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HI,痞子总裁 > 第一百九十五章报复霍廷琛

第一百九十五章报复霍廷琛

    小÷说◎网 】,♂小÷说◎网 】,

    第一百九十五章报复霍廷琛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我们都隔了几个秋了啊……”

    霍廷琛摘下脸上的墨镜,意犹味尽地说道。

    夏七夕有些嫌弃地擦了擦口水,催促他,“别恶心了,赶紧开车!”

    一会季奕扬又改变主意了,她可就没那么好脱身了。

    “遵命,老婆大人!”

    霍廷琛立刻启动了车子,绝尘而去。

    从副道行驶上主道的时候,夏七夕还是没能想好一个措词能瞒着霍廷琛悄悄去医院的。

    “先去酒店看一下布置怎么样,然后再去选一下敬酒的礼服?”

    霍廷琛一边开车,一边问着她。

    夏七夕心不在焉地听着,很敷衍地点了点头。

    到了酒店之后,夏七夕借口要上厕所,就自己一个人溜进了一楼的洗手间。

    镜子里反射出一张略显苍白的脸,夏七夕用水洗了把脸,让自己脑子更加清醒一些。

    从洗手间出来之后,她走了侧门,并给霍廷琛发了条信息。

    我突然有点急事出去一趟,马上就回来。

    发完信息她就将手机关了机,心想着就算最后季奕扬知道了,那个时候她也做完手术了。

    从酒店溜了出来之后,夏七夕直接打车去了医院。

    那边季源开和管雅婕已经等的望眼欲穿了,终于看到夏七夕出现时,他们恨不得就将她立刻绑进了手术室。

    一系列的检查之后,夏七夕才被推进了手术室。

    “过程稍微有点疼,你忍耐一下!”

    手术开始之前,医生很友善地对着夏七夕说道。

    夏七夕点头,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便闭上了眼睛……

    ………

    安芷凝和安旋约在咖啡厅内见面。

    “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吓着了?”安旋仔细打量着安芷凝,见她脸色苍白,一点血色也没有。

    安芷凝摇了摇头,比起霍一航给她的恐吓,她更心寒的是霍廷琛的反映。

    哪怕知道她的人生安全受到了威胁,他居然连面都没露一下,甚至一个电话都没有再打给她。

    这下她心死如灰,觉得自己一点希望也没有了。

    “曜尊那天发了好大的火,我还从来没见过他和老爷子正面起冲突呢!”

    安旋拍了拍安芷凝的手,说道,“廷琛那里没有希望了,不如你考虑一下曜尊?我看他对你也挺上心的!”

    安芷凝面色不悦地抽开了自己的手,端起面前的黑咖啡喝了一口,苦涩的感觉袭满了整个胸膛。

    “要是考虑他,四年前就和他在一起了!”

    她做不到,即使霍曜尊对她很好很好,可是她的心不在他身上。

    安旋瞧见她这副模样,也有些不忍,“你看看你回来没多久,都瘦了一大圈了!你现在有住的地方吗?不如去……”

    “不用了姐,范老师很快就回国了,有他在,也没人敢欺负我!”

    安芷凝捏着杯子的手握起,眼神愤恨地盯着窗外。

    范凌天一直以来都把她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有他做靠山,她也不用再顾忌霍一航了。

    “至于夏七夕,就算我得不到霍廷琛,我也不能那么便宜了她!”

    安芷凝重重地放下杯子,然后拿了包起身,“姐,我先回去了!”

    “那你自己小心一点!”安旋在身后叮嘱她,看她窈窕的背影款款往外走去,她拨了拨面前的咖啡,也没了胃口。

    安芷凝刚走到停车场,准备上车,身后突然伸过来一双手,直接扯着她的长发将她从车上拉了下来。

    安芷凝张口就要叫,来人已经捂住了她的嘴,直接将她拖上了另一辆停在角落里的车。

    安芷凝呜咽着,被甩上后座的时候,看到旁边还坐着一道熟悉的身影。

    “安美人,你可是把我害苦了啊……”

    来人正是唐启杰,只见他一身黑衣,手里把玩着两颗彩色的弹珠,目光狠戾地盯着安芷凝。

    安芷凝看到他,想要逃跑时,车门已经被锁死了。

    “唐,唐公子……”安芷凝有些结巴地叫着他,心里已经害怕得不行。

    唐启杰早晚会找她算帐,是她太大意了!

    “呵呵……”唐启杰阴阴地笑着,一只手攫住了安芷凝的下巴,脸上已经有些扭曲,“上次霍廷琛那一脚,差点害得我断子绝孙,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呢?”

    唐启杰的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多出了一把刀,锋利的刀口对着安芷凝的脸上拍了拍,“霍廷琛那个家伙出尔反尔,听说你是他最喜欢的女人……”

    “啧啧,这么漂亮的脸蛋如果毁了,真是可惜呀……”

    “不不不,唐公子!你误会了,霍廷琛现在根本就不在乎我的死活,你拿我威胁他没用的!”

    安芷凝算是明白了,唐启杰因为霍廷琛才蓄意报复,而她就成为了筹码。

    但是,唐启杰根本就不相信她说的,上次安芷凝那个女人故意勾引他,霍廷琛为她强出头的事,他可没忘。

    “有没有用,要试了才知道……”唐启杰残冷一笑,已经挥出了手里的刀子,安芷凝吓的大叫一声,“唐公子,我是说真的,你也知道过几天霍廷琛就要结婚了,新娘不是我!是夏七夕!”

    “你要找他算帐,不如去绑了夏七夕,绑我真的没有用!他现在根本就不想见到我!”

    “夏七夕?”唐启杰对这个名字也不陌生,上次他的弟弟为了这个女人,也被霍廷琛给弄进了医院,都快成为半个废人了。

    他和霍廷琛结下的梁子,不见血是不会完的。

    “是,他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你要出气,不如拿夏七夕出气,这样才能打击到他!你信不信,就算我现在给他打电话说我被绑架了,他也不会出现的!但是夏七夕就不一样了……”

    安芷凝的一番话, 让唐启杰信以为真了。

    “别给我耍小聪明!我把你和夏七夕都绑着,还怕他霍廷琛不乖乖就范吗?”

    唐启杰猖狂地笑着,然后就命令着手下的人,“去查一下夏七夕在哪里!”

    一想到霍廷琛的女人被他折磨的生不如死,唐启杰心里就涌起了一阵报复的快感。

    安芷凝缩在后座,看着唐启杰那张扭曲的近乎变态的脸,她才莫名的感到大祸临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