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我是全能技工 > 第108章关于集资的若干问题

第108章关于集资的若干问题

    问这些问题的人都是他不能得罪的,他必须耐着性子向他们解释,他呕心沥血想出的计划运作模式是什么样的。

    其实这些人问的这些问题真有点为难他了,前世他是一个爆破专家,人称炸弹小子,而不是一个金融专家,顶多就是一个炒过股的小股民而已,而且还是常常亏钱的那种,俗称“韭菜”。

    “拿什么来证明呢?”留梦炎并不是一个庸才,他一下问出了问题的实质。

    这也是困扰宋晨的问题,像所有证明的那样,最后都必须是纸质证书,那么这就要面临防伪这个最大的难题了。

    可以说‘权利证明书’始终都会面临伪造的问题,无论实行什么样的严刑竣法,在巨大的利益面前,贪婪的人们甘冒一切风险。

    宋晨凭着穿越之后扩大了n倍的记忆,幸运的是钞票的防伪技术也在他记忆之中,水印、金属性、隐形数字,肯花时间还是能弄出来的。

    可是要他自己去做,那却是有相当难度的,还有一个危险办法求助小黑,这个几乎能让他瞬间掌握各种知识技能的小黑点。

    可是每一次求助之后,总感觉自己少了一点什么,能少用就少用吧。

    那还是稳妥一点吧,等有空了去拜访一下南宋画院,与画师合作的话,防伪的难题有望解决。

    “自然是用纸张,留相说的是制假的问题吧,如果计划得以施行的话,用半年时间就可以解决股票的防伪、防潮、保存、褪色问题!”开玩笑作为穿越者用这么久的时间都解决不了这些问题的话,那他真的该去撞墙了。

    想做一个合格的政治家,一定要学会说大话。

    “江老,你是怎么想的?”连老是盼着退朝的皇帝都被这个庞大而华丽的计划给吸引住了,一向对政事兴趣乏乏的他,都有点心动了。

    “臣认为应该部分赞成!”江万里的回答走的是儒家的中庸之道,不急不徐,这个也在宋晨的预料之内。

    宋晨一向低调,这一次之所以如此大张旗鼓,那是因为信用体系的建立,用现代的话说要有很高的话题度,才能吸引大家的关注,那时才会有人去吃螃蟹,随之而来的银行、存款、融资、举债才能发展起来,这是“工业救宋”的必经之路。

    这件事情是不能闷声发大财的,高调那是必须的。

    “皇上,小臣是打算修一条路把临安和嘉兴连起来,大概有一百五十里左右,退一万步说,武穆计划即使不成功,这一条路总不会让朝廷吃亏的!”宋晨对自己的武穆计划是非常上心的,希望从各个角度去说服上位者。

    他想通过这个计划,把南宋的工业、经济、财政提振起来,这样对抗蒙古人时就更有底气。

    “一百五十里路就能修到嘉兴了?你不知道中间隔个天目山,往少了算两地都有两百里路,宋晨你对这个计划不怎么上心嘛,这些数字都会弄错!”吕师孟颇为自豪,作为兵部尚书对临安地理很是熟悉,这些信息都可以手拈来,还顺道把宋晨踩了一把,真是爽。

    事实也是这样,中间有个天目山,两百里都是往少了算了,吕帅孟这回终于踩到点了,不是故意刁难。

    “小臣打算在天目山修一条隧道,”众人眼神迷离不清楚宋晨说的是什么,原来传闻是真的,这家伙真是一个喜欢造词的人,隧道是个什么玩艺。

    “通俗地说就是在天目山打一个洞!”宋晨非常形象地说到,那样子很是猥琐。

    “我还以为你要当愚公哟,把天目山可移开,呵呵。”吕师孟觉得自己的话很幽默,自顾自地笑起来了,最后尴尬地发现没有人跟着。

    “就事论事,宋晨说的话还是有迹可寻的,东汉时就蜀中就在秦岭山中凿下一个洞,让川陕两地百姓的往来,由一天的时间变成半天,现在我大宋都还在使用,这可是功在千秋的伟业呀,宋晨的计划很棒。”留梦炎摆出一副高姿态,‘帮’宋晨这个敌人说话,在众人心中的印象又抬高了。

    留相真是一心为国的‘贤相’呀,只要是有利于社稷的建议,即使是仇人提出的,都会不遗余力地支持,而宋晨了,却是一个无故殴打老人的混球,在场的士大夫不免脑补出这样的场景。

    宋晨自己心中暗暗叫糟,这就是传说中的捧杀呀,到时真的动工时,此贼不知道会耍多少花招,让他做不成,这样又会成为留老儿的攻击口实。

    “你说修建到武穆工业区的道路还好理解,但为什么要把有限人力物力用到嘉兴的路呢,此事应该是地方官的事情吧,而且修路虽然是好事,但是耗钱着呢!”江万里提出的疑惑很有道理的,一般官吏自己一亩三分地的事情都忙不过来,那会去把精力用在跟自己无关的事情上。

    “嘉兴到临安这一段运河河道淤积,冬天还不能通航,修一条宽畅的道路有利于两地通航,嘉兴在武穆计划里是一个重要的交通枢纽;至于耗钱的问题也呆以解决,可以收到过路费。”宋晨把江万里的疑惑一个一个的解释道,必须尽量多地为自己找盟友。

    “什么过路费?”

    “又是新词!”

    “这小子说话怪怪,感觉跟我们说话的方式都有点不同!”

    “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过路费!”

    宋晨点了点头,能够在朝堂上有一席之地的官吏没有一个是傻的,立刻领悟了宋晨的意思。

    “放肆,把我大宋当作什么了,过个马路居然要收费,这要在百姓之中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吕师孟说得慷慨激昂,振振有词。

    “这真的是有点荒唐呀!”江万里摸着自己的白胡须,摇晃着脑袋。

    “宋晨,准备壁思过吧!”文天祥责备道,用的是长辈对晚辈的口气。

    “好,好,好,”留梦炎确又一次出声支持宋晨,不知道的内情的人还会以为他才是宋晨的靠山呢,“武穆计划里对各项工程的来源有清晰的描述,上面说的是完全自筹的资金修这条路,这又有什么不好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