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接连几天下来,工作进展都很顺利。徐正勇和工作人员的关系愈发的好,徐正勇本来就不是一个坏脾气的人,其实,宋弋阳一点也不胆心徐正勇会与同事交恶。

    她之所以如此的担心还是因为徐正勇的死结仍旧没有解开。

    徐正勇和冯蕙芷的关系还是不远不近,让人着急。

    云凌也是接二连三的跑来剧组聊表关切之心,即使宋弋阳让他不要去,还是阻挡不了一个投资商对自家生意的在意之心。

    云凌坚决的表明这只是为了工作。

    工作?

    那为什么云凌一到剧组就粘着她?宋弋阳百思不得其解。

    午后,阳光依旧刺眼,剧组依旧热闹嘈杂,对于这一切,宋弋阳都已经非常的熟悉了。

    午饭后,宋弋阳他们习惯围在一起聊家常,萧宝儿很想挤进来,但云凌和徐正勇二人同仇敌忾,第一次如此正式的齐心协力,纵使萧宝儿也只好无奈退出。

    徐正勇一直与人为善,虽然还是比较冷漠些,但不会板着脸说教人。所以,但徐正勇皱着眉头,夹带着怒气的冲着萧宝儿说话时,萧宝儿哪里敢凑近。

    宋弋阳虽然觉得有些对不起萧宝儿,但她的为人宋弋阳真心不大喜欢。

    可能是因为最近一切都非常的美好,虽然辛苦,但彼此奋斗,共同努力的模样让宋弋阳安心。

    所以,当林夏慌乱的跑过来时,宋弋阳仿佛又置身于密室,无法正常呼吸。

    美好的日子总是在悄然告别,短暂又不会事先告知。

    再一次,宋弋阳在命案现场,却但不知道凶手的任何讯息。

    萧宝儿死了。

    宋弋阳听程琛说,与上次的命案有类似之处,被害者身上没有任何伤口,但一切需要等尸解报告出来再做说明。

    所以,因为萧宝儿的死亡,剧组歇业十天。

    十天的损失由投资人负责,当然,云凌不做赔本的买卖,导演组的人被迫写了生死状,戏会在最后截止日期出来,不会超出预期。也就是说,云凌将压榨剧组人员,徐正勇日后不得不加班。

    檀漓知道了这事后,大骂云凌是喝人血的资本家。残暴冷血无情等名词开始在别墅里盛行,但宋弋阳却并没有为此迁怒云凌。

    现实就是现实,无关世俗冷暖。

    云凌也似乎没有想解释什么。

    徐正勇也没有迁怒云凌。

    宋弋阳或许明白云凌想要告诉徐正勇什么。

    在教导徐正勇这一方面,宋弋阳向来不是感情用事的人。

    在休息的十天里,宋弋阳去见过易晁沣,但易晁沣似乎并不愿多说。因为他神情恍惚,似乎藏有心事。

    看来近日,他有烦心的事,这可能也是他只去过剧组两次的原因吧。

    就在宋弋阳他们为了这起命案奔波时,八卦杂志开始为了吸引眼球大肆报道相关信息,更有甚者说是两起命案皆与冯蕙芷有关。

    萧宝儿的粉丝也不问缘由开始对冯蕙芷进行谩骂和侮辱。

    萧宝儿和冯蕙芷在同一剧组,产生矛盾很正常,宋弋阳也觉得这样编造在理,可那个广告女明星的死与冯蕙芷有什么关系。

    而后,旧事重提。

    原来,冯蕙芷和那个广告明星曾经在后台发生过摩擦。而且那些旧照片还占了各大媒体的大封面。

    宋弋阳问了冯蕙芷才知道是为了林夏而与那人发生冲突的。

    林夏?

    宋弋阳再一次将疑点归结到林夏身上。因为担心冯蕙芷,宋弋阳让徐正勇去照看一下。

    奈何徐正勇没有接受这样的安排,而是程琛奉命去保护她。

    那天晚上,宋弋阳叫住了徐正勇。

    宋弋阳必须为她的操之过急跟徐正勇道歉。

    徐正勇平静的说道,“我知道您的良苦用心,但我不能去伤害她。”

    宋弋阳“你不会伤害她。”

    徐正勇唉声的说道,“以后会的。”

    待一阵沉默过后,徐正勇再一次对宋弋阳说“她现在很脆弱,极需要别人陪在身边,但我不能趁人之危,母亲,我想我是给不了任何人幸福的。”

    宋弋阳沉着脸回他,“胡说!”

    徐正勇挤出一点笑容,“这个世上有幸福的人,就会存在不幸的人,本就如此。既然他们已经足够幸福,我只能相对的不幸福,那样才符合平衡守则。”

    宋弋阳愣了一会,她在脑子里搜集词汇,可最后她只是丧气的问他,“那为什么你不能成为幸福的那一个呢?”

    “母亲,即使伤口愈合,但那种痛苦不堪的感觉一直都在,时间也无法完全治愈。无论我现在是谁,我都不能改变过去的自己。我不怕受伤,因为我习惯了,但是母亲,我恐惧害怕的是给她人造成伤害,给您带来麻烦。”

    宋弋阳想要说服徐正勇,但她明白她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徐正勇的心里一直都在和过去较劲。

    宋弋阳想起云凌的话,不能将主观意识强加在徐正勇身上。徐正勇是对宋弋阳是唯命是从的,只要宋弋阳坚持,徐正勇一定会听从,但宋弋阳不希望徐正勇不快乐。

    所以,她不再那么急切。

    她说道,“正勇,不要怕给我带来麻烦,只要是你的事都不麻烦。你放心,我不会再刻意撮合你和冯蕙芷。”

    徐正勇有点惊讶,他也没想到会如此顺利就说服了宋弋阳。他本以为母亲会有点不开心呢,他本以为要多费很多口舌呢。

    夜深了,徐正勇回房间后,云凌便走了出来。

    宋弋阳叹了口气,“哎,是我操之过急了。”云凌笑了笑,他慢慢的走过去,“弋阳,别这样,你今天的表现非常不错。”

    宋弋阳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云凌。

    忽然觉得有些疲倦,她躺在椅子上,头仰着注视着云凌。

    “我的红娘业务怕是要完蛋了。”

    云凌看着垂头丧气的宋弋阳,忽而低下头去,吻上了宋弋阳的额头。

    之后,宋弋阳抖了抖肩,似乎云凌的糖衣炮弹还不足以弥补她的挫败感。

    宋弋阳故意说道,“哎,真累啊。”

    云凌看到宋弋阳的举措,意会的开始给宋弋阳揉肩。

    云凌为宋弋阳改变了很多,亦或者是云凌本没有改变,他只是想要更多更勇敢的表达对宋弋阳的爱。

    宋弋阳知道云凌很爱她,司空皓也知道云凌对宋弋阳的感情。

    只是,看着二人有说有笑的生活方式,司空皓无法做到无动于衷,嫉妒就好像野草肆意践踏,将他本就不再完好的心无情掩盖,他似乎完全控制不住他的情绪。

    司空皓知道这不是一个好的开始。他的情绪已经无法收放自如,就好比他对宋弋阳的感情。

    在经历了前世的无缘,今生的错过之后,他似乎什么都没有拥有。

    他恐怕是已经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