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窗外的雨声淅淅沥沥,帝都罕见地下起了瓢泼大雨。

    “上周发生在青连市的1214天阙足球场特大爆炸案事故一直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截止到目前,事故一共造成14人死亡,368人受伤,其中77人重伤,10人尚未脱离生命危险。”

    “这起爆炸案总共牵涉两名犯人,其中一名已被警方抓获,另一名则在爆炸中受波及而丧生。目前警方正在积极调查嫌犯的作案动机,目前尚不明朗,但不排除背后有特大组织势力指使的可能,欢迎广大市民群众提供相关线索……”

    夏坤关掉电视,坐在沙发上揉搓着太阳穴闭目养神。

    这时林安然从厨房里出来,看到落寞的夏坤,心里也有些难过。

    考虑了一阵以后,林安然才咬着牙开口,“雅晴今天转院回帝都,你要不要一起去探望她?”

    “人多的话会打扰她休息,我就不去了。”夏坤瞥了一眼林安然拎着的不锈钢保温饭盒,林安然知道他担忧的事情,当即鼓着脸道,“放心吧,这乌鸡汤是晓轩熬的,我只是帮忙看着火。”

    “哦……那就没事,”夏坤想了想开口道,“你跟青丝路上小心。她现在心情也很低落,麻烦你照顾她了。”

    “嗯,我心里有数。还有……”林安然把饭盒放在茶几上,坐在夏坤身旁,握起他的手道,“你已经尽力了……别给自己太大的心理包袱,雅晴不也没有责怪你不是吗?她愿意那样做,本来就是有了觉悟的。”

    “嗯。”

    夏坤微微点头,“我没什么好愧疚的,主要是多留意一下青丝。还有……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外面雨下得很大,注意安全。”

    “你跟我客气什么,太生疏了也——”

    林安然看不惯夏坤此刻默然的温柔,便上前踹了夏坤一脚,“倒是你啊,给我赶紧振作起来!别让我像个老妈子一样四处操心,再这样下去我很快就要变老啦。”

    林安然离开后,夏坤静静地躺在沙发上,开始整理过去一段时间以来混乱的思绪。

    从结果上来看,夏坤必须要承认,这是场彻底的失败。

    他在之前从没想过对方会这样草菅人命。

    在姬晓轩的梦中被孟莉打倒在地时,这位曾经的受害者摁着他的额头冷漠道,

    “你现在多少能明白我叫你们不要深入调查下去的原因了吧?他们不是你们这群小屁孩能够对付的了的……你现在还只是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他们想要捏死你,夺走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对他们而言……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比捏死蚂蚁……还要简单吗。

    在没有获得造梦空间之前,夏坤就是一个普通地不能再普通的寒门学子。

    他原本的人生轨迹可能是考上一个还算不错的大学,毕业后因为家境的关系不再继续深造硕博;

    然后夏坤会在一个一二线城市找到一份待遇还算不错的工作,在本地买房也许是不可能的,每天省吃俭用攒出一笔钱,然后回老家相亲,遇上一个还算不错的对象然后结婚;

    然后,夫妻俩打拼数年,终于在家乡的省会城市供上首付,成为一个房奴,在更加省吃俭用的同时开始考虑回家乡工作,还有后续车贷、以及孩子的事情……

    虽然当代阶层固化的问题越来越严重,但是慢慢地上升、不奢望阶层跳跃的话,也不是不可能的。

    一眼看到坟墓的人生虽然看上去有些悲哀,但实则不然。

    至少大部分状况下都能过得平安喜乐。谁不喜欢大起,可谁愿意大落?

    但人生没有如果。

    夏坤现在拥有其它人没有的超能力,这一力量能为他带来很多帮助,也让他在无意间发现了一个庞大的异能组织派系。

    如果现在退缩,夏坤当然可以继续隐藏自己的能力,过上平安喜乐的生活。

    而且,他会比之前那一眼就能看到坟墓的人生过得精彩许多。

    会产生恐惧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毕竟夏坤从没有想过用造梦之力作恶,也没有因沉浸于造梦之力而堕落。

    他原本的打算,也不过是想要利用造梦空间去见识更加广阔的世界。

    而他现在的对手,是一群视人命如草芥的穷凶极恶之徒。

    曾在书上看到这么一句话人在至暗时刻所做出的选择,会倒映出他们心中最真实的模样。

    夏坤站在落地窗前,静静地注视着窗外的风景。

    一场大雨洗尽了帝都表面的浮华,但帝都糟糕的空气质量指数,却很难让人感觉到神清气爽。

    简直就像……快要窒息一般。

    受肆虐的狂风影响,无数雨滴拍打在落地窗上,形成一滴滴水珠。

    在这些水珠的影响下,夏坤倒映在窗上的身影变得扭曲。

    究竟……什么才是真实呢?

    林安然陪着赵青丝去医院探望杨雅晴,这段时间赵青丝心情非常低落,一直记挂着杨雅晴的恢复进展。

    安慰的话林安然说的已经够多了,再说肯定会让青丝觉得烦的。于是她很贴心的没有开口,只是紧紧揽着赵青丝的肩膀,晓轩之前跟她讲过,恰到好处的肢体接触动作能更好的与对方共情,达到安慰的作用。

    “呐……安然,”

    赵青丝忽然抬头,那落寞的目光,就如同不知道该去往哪里的流浪狗一样无助。

    “什么事?”

    “待会儿雅晴要是打我的话,你就让她动手,不要拦着她。”

    “不会啊,雅晴为什么要打你?”林安然微微笑。

    “因为……”赵青丝的声音有些碎,“因为我,她的人生被毁了啊。”

    杨雅晴的伤势被判定为,虽然在第一时间的救治下避免了高位截瘫的可能,但仍因伤势过重,需要坐一段时间的轮椅。

    至于她最终能不能从轮椅上重新站起来,或许就只有天知道了。

    是以赵青丝在得知这一消息后,一直没有勇气去面对杨雅晴。

    不过在赵青丝自闭期间发生了很多事,大家不知怎的都忘了告诉她,林安然这才反应过来——

    好你个夏坤!这么重要的事情竟然没私聊青丝。

    不过,就算青丝的占有欲再怎么强,应该也能理解吧……

    “雅晴的伤势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重,她能恢复过来的,所以你也别……恩,去了你就知道了。”

    林安然陪着赵青丝来到医院,找到杨雅晴所在的病房。

    这是一间高级病房,里面的配置堪比星级酒店,两人敲了敲开着的门,看到杨雅晴坐着轮椅对着阳台的落地窗,一个中年的阿姨正在给杨雅晴喂饭,床头摆了很多鲜花和慰问品,虽然杨雅晴浸昨天才刚转院过来,但是探望她的人可不少。

    赵青丝一看到杨雅晴,就躲到林安然身后去了。

    早知道让阿坤也一起来了……不、不能再让阿坤难过了!我可以的……

    赵青丝正在恢复勇气。

    “你好、阿姨。”林安然此刻表现的就像一个非常靠谱的大姐姐,只听她温声道,“我们是雅晴的同学,是专程来探望她的……”

    杨雅晴并没有转过轮椅正脸看两人,阿姨转身歉然答道,“不好意思,我们小姐现在没精力——”

    “杜阿姨,你先去休息吧,她们没关系。”

    “可是饭菜——”

    “我自己会好好吃完的。”杨雅晴还是没转过身来。

    于是这个像是杨家保姆一样的杜阿姨悄声离开了病房,还贴心地把门给合上了。

    加油啊,青丝……你超勇的!

    林安然推了赵青丝一把,把姬晓轩煲的鸡汤饭盅递到赵青丝手边。

    青丝拎着饭盅,小心翼翼地走到还是没正对着两人的杨雅晴面前,“雅、雅晴……这是晓轩给你煲的乌鸡汤,我们专程带过来给你的、想、想让你补补身子。”

    “喝了你们的乌鸡汤,我的腿是就能痊愈吗?”

    杨雅晴的声音带着些诘问和冷漠,赵青丝早就有了被骂的心理准备,当下便像个犯错的孩子乖乖站正,不再前进。

    “对、对不起……”

    “你没什么好对不起的……也就是我自作自受。”背对着青丝的杨雅晴抬头凝视着下雨的天空,“你也别太愧疚了,我就只是单纯地想着,要是能救了你的话,夏坤说不定能多看我两眼……仅此而言,早知道会这样的话——”

    她的声音忽然变得十分激动,这和她平时表现的游刃有余完全像另一个人似的。

    “别这样,雅晴……”赵青丝的自责快要把她给杀死了,“我知道现在以我的立场完全没资格说你什么……你如果有什么要求,但凡我能办到的,我一定会满足你——”

    “那要是……把你的阿坤让给我呢?!”

    杨雅晴挪动着轮椅,她红着眼眶道,“我今后只能是个轮椅上的废人,以前的追求者不会再正眼瞧我一眼了,把你的阿坤让给我,这样的要求,你也能满足我吗?!”

    赵青丝浑身颤栗,她知道以杨雅晴的个性绝对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紧紧咬着嘴唇,过了许久才缓缓开口,

    “我愿意把这条命还给你,让我做牛做马都可以——但要我把阿坤让给你,那和要了我的命没什么区别……更何况,阿坤现在还不是我的东西——”

    杨雅晴和赵青丝对视了不知道有多久,就在局势紧张、一触即发的同时,杨雅晴忽然狡黠一笑,

    “比起夏坤那个臭男人,果然还是青丝你比较可爱!这样……我要你的命,你来给我做牛做马吧?说话算数的噢。”

    “哎?!”

    青丝握紧的拳头忽然松开了,她一脸懵逼地看着杨雅晴站了起来。

    “你不是坐轮椅的吗!”

    “本来是这样的。”杨雅晴走到赵青丝的近前,轻轻掐了掐她的脸蛋,“但是有一天,有一个十恶不赦的渣男背弃了曾经对其它女孩子许下的诺言,进入了我的梦里。”

    “不要把夏坤说的那么过分好吗。”看戏看了很久的林安然在一旁忍不住吐槽,“夏坤是征询过我和晓轩的意见才那样做的……只是没跟青丝你说而已。”

    夏坤曾经展示过梦中救人的神迹,那是配合造梦之力创造的梦境商品以及造梦法典·灵魂出窍完成的,上一个受益人是林安然的老爸,所以林安然打从一开始就不担心杨雅晴的伤势。简单来说,只要人没死,能做梦,夏坤都能在梦里救回来。

    赵青丝得知这一切后这才恍然大悟,自己彻底被杨雅晴给耍了!

    “看吧看吧,你的阿坤都不爱你了,你还不如——”

    “你这个——”

    赵青丝一把拨开杨雅晴的手腕,她对杨雅晴的愧疚完全消散地无影无踪,当她准备向杨雅晴发作的时候,杨雅晴一个趔趄差点滑倒,幸而她一把抓住了床脚才不至于出事。

    “你、你没事吧……”赵青丝没想到现在的杨雅晴会这么弱,小心翼翼地把她扶了起来。

    “不是被阿坤在梦里治愈了吗,怎么还……”

    “因为你的阿坤跟我没有羁绊等级,所以那个什么梦境里的药治疗效果很差,现在只是修复了脊髓,并发症还没有完全治愈。”杨雅晴叉着腰,威严满满地说道,“所以,为了答谢我对你的救命之恩,你的阿坤这阵子不得不努力和我在梦里亲密互动,通过提升我们的羁绊等级来彻底治愈我。”

    “原来……这一切都在你的算计之内吗……”赵青丝感觉很委屈,但是她又不能制止阿坤这么做,毕竟阿坤这是在帮她擦屁股。

    “拜托,如果我真的要是有那么厉害的话,你们的阿坤不早就是我裙下之臣了吗?”杨雅晴摊手道,“你们几个废柴哪能是我的对手。”

    这个女人……要不是她受伤的话——

    察觉到火线一触即发,林安然见状赶紧上前打圆场,“好了好了……赶紧把汤喝了吧,再这样僵着晓轩辛苦煲的汤就凉了。雅晴,你也适可而止一点,你还在恢复期,别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

    “好了好了,看在安然的份上,我就不跟牛马计较了。”

    “什么牛马?”赵青丝暴跳如雷,她明显是在挤兑自己。

    “你自己说的要给我做牛做马啊。”

    “你听错了,我说的是下辈子给你做牛做马!”赵青丝反应很快,可惜杨雅晴棋高一着,她掏出了口袋里开着录音的手机,

    “装什么装嘛,小丝丝~”

    “,!”暴走萝莉赵青丝启动口吐芬芳模式。

    如果杨雅晴立刻站起来很容易引起怀疑,所以她现在还是装作无法行走的样子,赵青丝硬着头皮服侍杨雅晴喝了汤,这时安然收到了夏坤发来的消息。

    “全体入梦?”

    赵青丝和杨雅晴也凑过去看消息,杨雅晴抹了抹嘴上的油乐开了花,“啊哈哈,也让我入梦了。你的阿坤已经离不开我了。”

    “胡扯!”

    赵青丝又和杨雅晴怼了起来,林安然拨开两人,“好了……既然夏坤让我们都去,现在就赶紧睡吧,雅晴你刚喝了汤,青丝又一直那么亢奋,不一定能很快睡着的……”

    一个小时后,身处造梦空间的夏坤终于等来了最后到场的林安然。

    “你为什么总是这么慢——”

    林安然堵住了夏坤的嘴,因为她羞惭满面。

    “还教训我们。”赵青丝忍不住嘟嚷,杨雅晴也在一旁帮腔,“就是就是,装着一副正宫的样子,结果一点也不勇。”

    “不准帮我腔!”

    “帮腔也不行?!”

    林安然红着脸嚷嚷道,“我也不想这样的好嘛……我担心你们睡不着,还担心晓——”

    “有空多担心担心你自己吧,”姬晓轩默然道,“现在你的睡眠质量可比我差远了。”

    林安然受尽po害,自闭到不再说话,夏坤也不为难她,走到姬晓轩身旁,面向众人道

    “这段时间我考虑了很多事情。说实话,一直以来我都有很多顾虑,担心你们受到不必要的牵连、担心过于轻率的举动打草惊蛇、担心我的能力有一天会暴露在公众的目光下……但是经历了上次的事件之后,我想通了一件事。”

    赵林姬杨四人不再打趣,全都认真地注视着夏坤的脸庞。

    “在此之前,我只顾着考虑如何自我保护,在不暴露身份的前提下调查真相……其实这让我变得相当被动。”夏坤正色道,“实际上,我大概完全低估了我、以及我们能办到的事情……”

    “就应该这样才对,阿坤!”赵青丝摩拳擦掌道,“我也咽不下这口气,一定要给他们应有的制裁。”

    姬晓轩对此颇为好奇,“我们能办到的事情……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夏坤接话道,“我打算向对方的一个干部动手,将他暴露在公众面前——并且,我打算以此为契机,将我们和他们的存在,一并暴露在公众视野下,让他们再也不能无所顾忌地对其他人下手。”

    “可是,如果暴露身份的话,那我们的处境不就变得很危险了吗?”林安然有些担忧。

    “虽然我不是很明白你详细的计划,不过我猜你打算暴露在公众面前的,恐怕并不是真实的身份吧?”

    夏坤微微颔首,此时他的心中也已不再有半点迷茫。

    何谓真实?

    何谓虚妄?

    恐怕,他们也并不见得比夏坤更了解多少。

    “假如他们的目的是掌控全人类梦境的话……”夏坤的目光澄澈如镜,“那就由我们……亲手碾碎他们的美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