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玄幻魔法 >我的造梦空间 > 322梦里也要吃狗粮
    夏坤最近经常在现实中呈现出窘态,虽说在梦里有治疗修复仪让他复原如初。

    “科科,坤哥你最近越来越把持不住了呀,系不系快要被青丝同学给攻陷了?”

    夏坤将艾丽莎攥在手里反复揉捏,“你给我……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可以了,工具妖精。”

    “我也、也是有妖精权的好吧!这几个月以来,我为坤哥你做牛做马,既有功劳也有苦劳,所以我需要申请和坤哥三位恋人同一等级的宠爱!”

    夏坤无视了艾丽莎的诉求,直接点开了系统界面,“启动梦魇位面。”

    “先答应我的诉求!”艾丽莎怒道,“你这阵子根本就没有好好……”

    “我给你涨1000造梦币的薪水。”

    “马上启动!”

    艾丽莎创造了梦靥位面,服务态度立马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这次和上次的体验也是类似的,祝愿坤哥武运昌隆!”

    夏坤没有多言,径自钻入了梦魇空间的位面。

    这就是他和赵青丝所提及的正事,梦靥空间,不解决梦魇空间的精神恶魔,夏坤就会掉san值,受到未知的惩罚。

    这是夏坤唯一能够做梦的地方。获得了造梦之力的夏坤能在任何梦里保持清醒,唯独梦魇空间除外。

    梦魇空间的精神恶魔并没有实体,它的力量就是让夏坤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而且在这个空间里所发生的事情,一定程度上也预示着现实的状况。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也能收集一些情报,避免某些悲剧的发生。

    夏坤已经不再考虑梦魇空间和映射现实的前后关系了,那属于毫无意义的沉没成本。

    ……

    等夏坤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正身在绿茵场上。

    “比赛……吗?”

    现在场上的比分是4:1,对手是东川路大学。

    这个4球,是对手踢出来的。

    而距离终场结束的哨声还有十分钟。

    “夏坤?你在发什么呆?赶紧动起来!”

    肖进挥汗如雨,脸上的神情却无比悲哀。

    是了……这场比赛如果输掉的话,他们这次青连之行就要彻底结束了。

    夏坤突然想起自己是刚被换上场的,之前是出过什么意外吗?

    不管了……先把当下的比赛踢好才是关键。

    夏坤在最后的十分钟里神勇发挥,一直冲锋在前,所有人都把希望寄托在夏坤身上,一拿到球就在找机会传给夏坤。

    不过东川路大学的防守十分严密,他们的防守阵容如铁桶阵一般,我方队友一拿到球,立刻就有三个人上前围堵,这根本不是最后十分钟应有的丰沛体力。

    不过……

    这一切并难不倒他挂比夏坤。

    刚上场的夏坤同学在球场上宛如一道幻影,队友传接不过来他就主动往前靠,反正他可是球王级的盘带技术,在坐的众人可没有谁能够铲断他脚下的球。

    于是,在夏坤一路的神勇发挥下,东川路大学经历了一场令人绝望的噩梦十分钟,比分在终场哨声响起前,由夏坤的临门一脚大力抽射,转而定格在5:4上。

    观众席上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夏坤也被围聚过来的队友们紧紧抱住,围拢着抛向天空——他远远看到替补席上已经跑过来的赵青丝,他还留意到了坐在观众席上的杨雅晴。

    她怎么也来了……

    就在夏坤疑惑的同时,他留意到观众席上忽然迸发出一道耀眼的光点。

    光点扩散的同时,观众席上迸发出一道震耳欲聋的爆炸,巨大的气浪扩散开来,刹那间瓦砾横飞,球场上的球员和观众席上的观众们全都被掀翻在地。夏坤在耳鸣状态下艰难爬起身来,他只能隐约听见一些哭喊的声音。

    混乱中他第一个想到的自然是赵青丝,他依然还记得赵青丝奔跑时所在的方位,但那里已经被一片瓦砾所掩埋,到处都是断壁残垣和斑斑的血迹,越是朝着青丝所在的位置走去,夏坤的意识也就愈发恍惚了。

    他拼命地徒手挪开瓦砾,连指甲和手掌都磨破了也毫不在意;但就是在这时,紧接着的一次爆炸掀起又一波气浪,而面对飞溅过来的砂石,夏坤下意识地用身体护住身下的瓦砾,避免爆炸对瓦砾下的青丝造成二次伤害。

    终于,在夏坤的努力下,他终于将青丝挖了出来——只不过。

    夏坤的心脏在一瞬间骤停了。

    他颤巍巍地抱起血泊中的青丝,在她耳边颤抖着、呼唤着青丝的名字。

    不过,这一切似乎都是徒劳的。

    青丝受了很严重的伤,如果不及时救治的话……

    夏坤在自己受伤的时候可以轻松入梦,但是看着青丝受了这么严重的伤,他始终都无法集中精力进入梦中。

    陀螺……陀螺……陀螺在哪……

    夏坤四处搜寻着陀螺的所在,但他却在口袋里发现了一缕青色发丝,一瞬间,有关青丝的记忆全都涌上心头。

    只有在真正的梦里,失去的滋味才会那么真切可信。

    对于夏坤来说,这个地方就是梦魇空间。

    悲痛的夏坤抱着赵青丝发出无助的嘶吼,一直到一旁的杨雅晴一瘸一拐地向夏坤走来——她也在这次爆炸中受了伤,但已经完成了包扎,状态还算可以。

    “你到底……要哭到什么时候?这可不像你啊。”

    夏坤并没有理会杨雅晴,他沉浸在失去青丝的痛苦中无法自拔,连呜咽声都是嘶哑的。

    “呜哇,这恶臭的狗粮,为什么我在梦里也要吃狗粮。”

    “梦里?”

    “不然呢?”

    夏坤注视着怀里面色苍白地赵青丝,又看了看手中的一缕青丝,意识逐渐清明。

    夏坤从梦魇空间里出来,一旁的艾莉莎赶紧上前递给夏坤递毛巾递可乐,“辛苦坤哥了,擦擦眼泪吧,眼睛都哭肿了。”

    “有吗?”夏坤揉了揉眼睛,艾莉莎当即掩嘴笑了起来,“嘻嘻,心虚了吧,坤哥!我就知道你又——”

    艾莉莎被夏坤当做手办摆在书桌上。

    夏坤两次在梦魇空间都是靠自省意识到梦境的。其实这和平时人做噩梦的规律相同,一般来说,当一个人意识到自己在做梦的时候,这个梦就离苏醒不远了。少数的情况是怎么也醒不过来,那就是鬼压床——当然即便出现了鬼压床那也没什么好怕的。除此之外从噩梦中苏醒的法子就是失重感,一般来说噩梦都会终结于自上而下的坠落,夏坤显然是前者。

    第一次他联想到姬晓轩不存在于这个世界才察觉到这是个梦,而姬晓轩对夏坤来说一直是理智和正确的代名词;而第二次因为杨雅晴的狗粮学说让他清醒过来,两次梦魇空间,夏坤都有参照对象来打破梦境,也不知道是偶然还是某种必然。

    不过比起对付下一次精神恶魔的策略,对于夏坤而言更重要的是该如何应付梦魇里所预知的情况?

    足球场……炸弹?

    如果夏坤梦里的场景真的出现的话,那这次事件造成的损失恐怕非同寻常。

    必须要扼杀爆炸案发生的可能性,哪怕一丝一毫的线索都不能放过。

    夏坤开始筹备他的侦探计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