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夏坤一向一如既往地干着语出惊人的事情,这一点倒是没让杨茉意外,虽然和夏坤就见了一面,但是她对他的印象极为深刻。两人久别重逢,虽然之前因为一些摩擦闹地并不愉快,但在杨茉主动道歉的情况下,林安然又好说话,两个人很快就牵起了手,就跟没事人一样了,真是不懂女生之间的

    夏坤之前一直没有问林安然她和杨茉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矛盾,因为那是过去的事情,夏坤知道不知道,都不会改变过去什么。而且别光顾着看安然现在这么沙雕,她也曾是和安然妈妈一样的淑女,所以夏坤也相信她有自己的想法。至于今天的双人约会,夏坤的任务是照顾安然的安危,一道视线都不能离开安然身边,只是一旁打扮时髦的阿龙一直在和夏坤热络的聊天,夏坤问什么答什么,完全是一副敷衍的态度。

    “哈哈,你是学心理学的啊,好巧啊。”

    夏坤眉毛微微一扬,“你也学心理学的?”

    阿龙摇摇头,“我不是,不过我知道你们学的那心理学,比想象中无聊很多吧?”

    “看怎么理解吧,”现在的课程是基础大学基础课程,什么高数、大物、计算机技术基础之类的比较多,唯一和心理学有关的也是基础心理学、发展心理学以及一个生物神经学相关的课程,“我觉得还行。”

    “别看我这样,我之前也听学妹们聊过,兴致勃勃地学了心理学,本以为就能够剖析人心、学很多心理学相关的内容了,结果上学一看,呜哇,全都是拟合曲线、数学建模,纯粹的理科实验,你现在还上大一,所以这些还没接触到,等你上了大二就明白多无聊了。”

    ……

    夏坤一看这个阿龙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就知道他不是什么正经学长,但他好歹也是安然朋友的男朋友,不让他接近安然就可以了,其它的他管不着。

    “哦。”

    “学弟我跟你说,你如果真的喜欢心理学的话,不如来体验一下我现在参加的一个工作室,叫做共情实验室,能体验到读心术和催眠这些神奇的东西噢?之前我带茉茉体验过了,真的超刺实验的有趣程度,不知不觉就落在了杨茉和安然的身后,杨茉急着去预订的餐厅吃饭,结果看男友在那和夏坤说话,顿时就生气地嚷嚷了起来,“你干什么啊?磨磨唧唧的。”

    “抱歉抱歉!茉茉”

    说着阿龙就来到杨茉的身边,“咱们待会儿吃完饭,带你的朋友去共情工作室玩玩吧?我们也好久没去那里玩了。”

    “不是一开始说好去唱k的吗?怎么又……”

    阿龙拉开杨茉,小情侣两个在那里你侬我侬地腻歪了一阵,安然快步回到夏坤身旁,“你和杨茉男朋友说什么呢?”

    “遇上了很重要的事情,”夏坤低声道,“待会儿也跟他们一起去。”

    夏坤的神情少有的严肃,见他这幅模样,安然也不多问,只是拉住了夏坤的手。

    “怎么了?”

    “没、没什么,”林安然冲夏坤吐舌,“拉拉手还不行啊。”

    “嗯。”

    夏坤现在真的是没时间跟林安然打情骂俏了。

    共情实验……催眠……同一个梦世界……

    如果对方不是在虚假营销,而是真的话,那么这家共情实验室毫无疑问和梦境世界的超能力有所关联。这是现实世界的最大突破口,现在夏坤唯一的顾虑就是会给安然带来危险。

    路上阿龙也向安然安利了共情实验室,不过对安然说的版本就很正经,说的像是和vr、ar一样,形容成一个新奇的体验项目,不过因为安然被夏坤打了预防针,听他描述确实和夏坤现在的能力类似,所以心里也有了个底。

    而等到阿龙和杨茉牵着手腻歪起来,夏坤忽然向安然咬起了耳朵,“待会儿去实验室的路上,你就假装接个电话有事离开,然后……过马路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不要闯红灯”

    夏坤被安然拧了一把。

    “干什么?”夏坤莫名其妙。

    “我跟你一起去,”安然说,“我可不是你的累赘,两个人也有个照应。”

    夏坤还要再说些什么,但是看到安然那温柔清澈的眼眸,顿时也就不再执着,“无论什么时候,都要站在我身后。”

    “嗯嗯,我知道。”

    不过她也要看情况。

    青丝和晓轩都能在夏坤遭遇危机的时候站出来,我也不会落下。

    四人一起愉快地吃完饭后,阿龙便招呼着大家往共情实验室去了。这个共情实验室和九道口的商圈不远,就坐落在两站公交不到的一个胡同巷子里。帝都保留了很多古城的特色,很多巷子都还保存完好。虽然有些幽深僻静,但毕竟在商圈,巷口处还是人来人往的。

    “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实验室的呢?”

    “这实验室是我大学一个师兄开的,他还在读研究生,挂的是他们学校的心理学教授的名字,所以绝对正规合法。现在实验室还在试运行阶段,每天也就接待10个客人左右,咱们这算幸运的,今天最后四个名额被预订到了,茉茉我够厉害吧?”

    “少来那些……”杨茉推了阿龙一把,继而转身向安然解释道,“第一次可能会有些紧张,不过没什么事的,我和阿龙经常在这边玩,都是熟人,几个学长学姐人很好的,进入催眠状态后精神就会很放松,不过醒来以后能记得的事情也会比较模糊,这是共情实验现在的一些弊端。”

    “怎么确保我们在催眠状态下身体是安全的?”

    夏坤突然冷不防地爆出这么一句话。他其实不用在意这个,毕竟艾莉莎在看着不过太过放松了也容易起疑,她就随口问问。这时阿龙便挥了挥手道,“放心,我们这都有监控摄像头的,如果不相信随时调看监控就行了……你也可以和安然分开体验,不过这样就体会不到一起游玩的乐趣咯?”

    阿龙故意把乐趣两个字咬的极重,这暗示其实已经相当明显了林安然经常出入夏坤的造梦空间,自然也能猜得出正常人在梦里想做些什么事情,当下便暗骂起男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来。四人有说有笑,很快就来到了胡同深处,一座墙壁和石门都结满了爬山虎的宅院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