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进入他人梦境这种事情并不是完全不可能实现的事情,在很多年以前,就有相关的心理学学者做过类似的实验,它被称之为梦境心电感应实验,其实这一实验的概念原理很简单,是基于一个被广泛公认的真理:那就是处在快速眼动睡眠期时如果被叫醒,被试有很大的几率复述全部的梦境内容。

    那么,按照这一条件进行试验,由一个远方的心电感应发送者专注发送一个目标主题,而让大量接收者去接收这一主题,接收心理暗示,随后进入梦中,在rem快速眼动过程中将其唤醒,对比每个人的梦境内容描述,实验者欣喜的发现,有很多实验者在梦里梦到了近乎完全一致的梦境内容,并且都见到了彼此。

    你可以认为在受到心理暗示后产生相似的梦境只是一个巧合,彼此的梦境是相互独立的。

    但是你也可以认为,他们都处于了同一个人的梦境中,就不知道是蝶梦庄周,还是庄周梦蝶了。

    而对于这一现象可能产生的原因,也只能用遇事不决的量子力学来解释。量子物理学里提到过,宇宙中所有的物体都有其相关性,这鬼魅般的超距作用,即使是享誉盛名的国际物理学大师,也没办法理解其原理。既然万物自有其关联,那么大脑之间也未必不可能没有微妙的联动,只不过是因为梦境实在是太过奇幻,人类的所知有限罢了。

    夏坤以一个虚心求教者的态度,听易玲聊了很多可能的梦境连接方法,深深地为易玲的脑洞所折服。她认为现在的条件下最应该尝试的策略是催眠疗法,让两个情况相同的被试进入相同的暗示梦境,再通过检测脑电波活动,同时唤醒二人。

    “确认梦境连接策划案的可行性以后,我们就需要进行清明梦实验,只要有人能在共鸣梦里保持清醒,就能记录梦里所做的一切,也才能确认其他人是不是处在同一个位面梦境中”

    易玲向夏坤侃侃而谈,夏坤注视着易玲的眼眸,20岁的她目光里充满着对梦想的追求和渴望,这是现在的人们眼中很少见到的神采。

    夏坤正要说些什么,刹那间天旋地转,等夏坤回过神时,自己已经换上了一件白衬衫,手里仍捧着一束鲜花。

    脑海里姬洪凯的声音又开始影响他的意志。

    似乎他要去完成一场非常艰巨的任务。

    咚、咚、咚。

    夏坤敲着门,敲了大概五分钟,才听到房里有微微的响动。

    咔哒。

    开门的依然是易玲,但现在的易玲和当年的意气风发差别很大,她留了长发,戴了眼镜,一副没精打采的模样,看到门外的人是夏坤(姬洪凯)以后,当时便哽咽起来,一把抱住了夏坤。

    夏坤轻轻地抚摸着易玲的后背,“是心理学会那边申请的研究基金又失败了吗?”

    “嗯他们真是群迂腐的家伙!”

    易玲紧紧地抓着夏坤的胳膊,脑袋深埋在夏坤的胸膛里幽幽地啜泣着。

    夏坤(姬洪凯)紧紧抱着易玲,接着便艰涩地开口道,“要是觉得累了的话就休息吧。你可以一直做你喜欢的研究,以后我来养你就好。”

    听了夏坤的话语,易玲的啜泣声逐渐止息,“这是这是在向我求婚吗?”

    夏坤点了点头,接着便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戒指盒,有些紧张地单膝跪了地,

    “我不能再这样,一直让你等着了。”夏坤放任自己意识里的姬洪凯来驱动操作,这操作他玩不来。

    “哎你等等我打电话叫你来只是想抱抱你的,你怎么突然——”易玲掩着嘴巴,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你竟敢算计我我知道了,你当初放弃攻读博士学位,急着毕业去当公务员,原来就是为了今天”

    “那么,你的答复呢玲?”

    这是姬洪凯第一次用这么亲昵的方式称呼自己的恋人,一向大大咧咧不修边幅的易玲也是一颤,只见她的视线左右飘忽,嘟嚷着答道。

    “现在认知诃学的研究进展非常顺利,我能做的其实也已经没剩多少了。虽然很可惜,但如果我把现在手头上的工作转交给雪莉,应该也”

    “等一下你不用因为要和我结婚,就特地去辞掉工作啊?”夏坤疑惑道,“你还可以继续你喜欢的认知诃学项目研究的!”

    “不了我确实也已经累了这项研究确实不是一两代人能够积累出来的创举,雪莉她很有天赋,交给她的话我也很放心,而且——”

    夏坤看着易玲有些娇羞地作着抚摸着肚子的动作,不禁讶然失声。

    “什什么时候?!”

    “上周检查出来的,已经半个月了。”易玲温和地说道,“你的事业和我的研究都处在上升期,没有空照顾孩子,所以我本来想和你商量把孩子打掉的——不过现在看来,好像没有这个必要了。”

    “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才跟我说——”

    姬洪凯(夏坤)轻轻地抚摸着易玲的肚子。

    “嘻嘻工作太忙了呀。”易玲的表情确实是释怀的表情。

    改变全世界的伟大研究成果又能如何?终究还是比不上自己的幸福重要。

    至于夏坤这边,虽然知道自己这是在扮演姬洪凯,但是这种连姬晓轩都不知道的秘密

    夏坤同学羞耻地头皮发麻。

    还好在易玲打算和姬洪凯继续亲热的时候,再一次天旋地转,这一次回忆又随着时间走了大半年,夏坤(姬洪凯)按时下班回家,拎着媳妇最喜欢吃的糖栗松糕回到家中,看到恋人正在悠闲地织着毛衣。

    现在易玲的肚子隆起地很高,已经很有少s妇的成熟风韵了。在姬洪凯的思维影响下,夏坤回到家中第一件事就是上前去听易玲肚子里的胎动。

    “听得到声音吗?小家伙闹腾的很厉害,今天狠狠踢了我一脚,弄得我差点直不起腰来。力气这么大,一定是男孩子吧我已经想好了,男孩子就叫姬非夜,很有男主角名字的感觉,是不是?”

    “如果,是女孩子呢?”

    “女的就叫易水寒,很有女主角名字的感觉,是吧?”

    “等、等等,那姬晓——”

    夏坤正要和易玲争执,忽然听到了敲门声。

    “赶紧去开门,我师妹来看我了。”

    易玲推了夏坤一把。

    于是夏坤匆匆去开门。

    然而,此时此刻出现在他面前的女人,让夏坤整个人陷入了超越无数梦境的极度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