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玄幻魔法 >我的造梦空间 > 146最后的真心话
    夏坤被林安然赵青丝架着不让睡,但姬晓轩有些支撑不住了她本来就身体抱恙强行过来的,路上又折腾的够呛,所以两人倒是对姬晓轩挺和气的。

    一直到姬晓轩靠在夏坤肩膀,挽着夏坤胳膊秒睡睡着之前,都挺和气的。

    “班长她还还真是黏你啊。”林安然冲着夏坤p笑。

    然而夏坤现在可没心思应付林同学的p攻势,只见他一脸忧伤,“这下我死定了,你们不让我睡觉,现在我要是贸然离开姬晓轩,她一定会扯断我的胳膊的。”

    “有这么夸张吗你们以前不是经常睡在一起都没事。”林安然继续发动酸蚀喷吐。

    “那是你忘了,我在梦里可以自愈的”

    “叫醒她也不太合适,暂时就先这样吧。”赵青丝望向林安然,两人达成了一致意见。

    嗯

    夏坤一脸困倦地打着哈欠,不时对上林安然和赵青丝的视线,他好奇地注视着对方,害羞的两人很快都偏移了视线。

    这微妙的气氛,容易让人滋生告白的念想。

    赵青丝和林安然视线四处游离着,不时望向夏坤的脸庞,此时他正注视着汉江的粼粼水波,眼皮不断地下沉。

    他平时睡眠质量极高,一两个小时就能恢复精力。可惜就算睡再久,他的精力也不会变得更加旺盛,而且由于今天的精力耗尽地太快,他很快就困倦了。

    这一天到晚睡啊睡的都睡习惯了,会不会得嗜睡症啊

    “呐,阿坤”鼓起勇气充能完毕的赵青丝望向夏坤的脸庞,“咱们就在这等着多无聊,玩点什么游戏吧”

    “好啊,玩什么。”

    赵青丝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一副卡牌,她总是随身带着奇奇怪怪的桌游道具。

    林安然看到牌面上的文字暗暗吃了一惊,“真心话大冒险”

    “嗯,上次玩vno的时候没玩,我一直还想玩。”赵青丝一脸渴望地注视着林安然,楚楚可怜的模样让母性爆棚的林安然完全不能自已,便跟着赵青丝一起望向夏坤。

    “可以啊,这个怎么玩。”夏坤的胳膊被姬晓轩的神舟平板咯地生疼,显然姬晓轩已经开始将她抱枕化了,他需要干点什么事情来转移来源于胳膊的恐惧。

    “其实这是个惩罚游戏,输了的一方就要选择真心话或者大冒险。真心话就是无论赢家抽到什么问题,你都要如实回答;大冒险就是要抽惩罚游戏,不过这里不好展开,我们只玩真心话。”

    原本兴致勃勃的夏坤立刻露出了嫌弃的表情,“听上去挺无聊的,这是陌生人刚接触时才会玩的社交游戏吧我们彼此知根知底,都已经这么熟了,玩这个多没劲。”

    “你、你什么时候跟我们知根知底了,不敢玩是吧”林安然对夏坤使用了拙劣的激将法,夏坤摇摇头,“反正没事做,玩就玩吧不过我只有一只手,要怎么比胜负。”

    “猜拳就猜拳好了,简单粗暴,第一个输的就是要接受惩罚的败者。”

    “好。”

    赵青丝的如意算盘打的很好,现在看上去是三人游戏,实际上是二打一,相信安然也很想知道关于夏坤的秘密和心事,她肯定不会难为自己。

    “那就开始吧石头剪刀布”

    夏坤和赵青丝同时出剪刀,林安然出了布。

    啧真菜。

    林安然一脸委屈地等着裁决。

    然后赵青丝后手就被夏坤ko了。

    “我是怎么个抽法”夏坤歪着头道。

    赵青丝摊着真心话的牌面道,“从这里抽三张,然后选一张问安然就好了。”

    “这样啊”

    夏坤单手从赵青丝摊开的真心话里单抽了三张出来,对着比较了一下。

    “啧这问题怎么怪怪的。”夏坤眉头紧皱。

    “没有啦真心话都是这样的。”赵青丝拿的确实是成人版真心话,不过她也有看过牌面,并不是多污的话题。

    “那就问这个吧,”夏坤一脸严肃地注视着林安然,“你身体那个部位最敏感”

    砰

    林安然立刻就炸裂了,她嚷嚷着要看夏坤的牌面,“一定有更正常一点的,给我康康你个变态”

    然而另外两张牌面是以及。

    好吧这样看来

    林安然愤愤地瞪了赵青丝一眼,赵青丝躲避林安然的视线抿嘴尬笑。

    真的纯情啊你光这样你竟然就觉得害羞和你那色气的身材可完全不相配啊。

    赵青丝咳嗽了几声,接着便转换御姐声线,“安然,既然决定要玩真心话,一定要如实回答,不准骗人。”

    “我知道”安然撩起自己的鬓发,低着头想了半天,“应该是耳朵吧。”

    “真的吗”赵青丝好奇地盯着林安然的右耳,“让我摸摸看。”

    “只是真心话,让你摸不就成了大冒险了吗所以还是”

    噫

    夏坤居然相当大胆地伸手捏了捏林安然的左耳,她一个激灵,整个人的身子都酥软下来。

    “还真的是”

    羞耻的林安然没有冲夏坤发火,她低着头去整理散开的真心话牌。

    “阿坤,你是不是做的太过了”赵青丝凑向夏坤低声道。

    夏坤当时也是一时兴起,看林安然一脸受气包的模样,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就道了歉,不过林安然没理会夏坤的道歉,她抬起头的时,脸上挂着坚毅和冷峻的表情,夏坤和赵青丝都一脸的凝重。

    看来,我们触碰了安然的逆鳞了。

    接下来她一定会不留情面地、狠狠地修理我们的

    两小时后,林安然同学获得了47连败

    “喂,”夏坤望着已经蒸完了汽,满脸都写着屈辱和不甘的林安然同学,“你真的还要玩吗我觉得我们已经把你玩了个底朝天了。”

    连林安然现在穿着粉白条纹蕾丝胖s次的事情都被夏坤知道了。

    “愿赌服输,这有这有什么,快接着问啊”

    已经没什么觉得羞耻的了

    林安然就差哭出声来了。

    “那,最后一个问题。”

    夏坤发问的同时,轻轻晃了晃抱着自己胳膊的姬晓轩,在两小时的香甜梦境下,姬大小姐已经休息的很好,这一次她没有因为起床气而呆萌化,逐渐睁开了惺忪的睡眼。

    “如果我说,我喜欢人的其实是”

    夏坤话音未落,漆黑的天空突然被一道亮光所点缀,接着就是“砰”地炸开的轰鸣声。

    啊又是烟花遮掩声音的老套路了,就不能想想别的展开吗

    但这一次没有误解和遮掩,睡在夏坤身旁的姬晓轩听到了夏坤的呢喃,而注视着夏坤嘴型的林安然和赵青丝,也都认真地注视着夏坤的嘴唇。

    毕竟只不过是几个字,从嘴型上看还是分辩出来的。

    “烟花大会开始了哎。”

    夏坤没有执着于向林安然寻求答案,他望向绽放着如同万花筒般的天空,大家也跟着一起望向汉江之滨汉江的水波倒映着色彩斑驳的璀璨夜空,彼此交相辉映,形成了对称的夜景,瞬间的绚烂让人沉醉迷离。

    烟花的绽放是极为短暂的一瞬。

    青春也是短暂的。

    但短暂并不影响它们的美丽。

    在最美好的青春年华,能和最喜欢的人一起度过,真是件幸福的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