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玄幻魔法 >我的造梦空间 > 125是你的话,就没关系

125是你的话,就没关系

    “不知为何,恰如其分的话总是姗姗来迟,并且错过最恰当的时机。”没有色彩的多崎作与他的巡礼之年

    因为海滩距离酒店宾馆只有几百米不到,所以除了安然之外大家都没带手机。见雨势渐渐变大,大家先匆匆回了趟酒店,但并没有从安然舅舅那里得到姬晓轩回来的消息;

    等大家再准备出去寻觅姬晓轩的时候,突然间电闪雷鸣,天空间也已下起了倾盆大雨,暴风雨顷刻间就来临了,剧烈的狂风呼呼作响,大家不由为姬晓轩的安危担心。

    “事到如今只能分头去找了,”夏坤叫上涂伟,安然舅舅也叫上了酒店的几个小伙一起搜寻,林安然她们当然不愿就这样在酒店待着,但被夏坤给令行禁止了,“现在外面的风雨很大,你们不能再跟着出什么意外,这样顾不过来。”

    “没有关系我不会拖后腿的多一个人也多一双眼睛,这次旅行计划是我组织的,班长要是真有什么意外,我肯定没办法原谅束手旁观的自己。”

    林安然在这里没有向夏坤作出退步,坚定的目光直视着夏坤的眼眸。

    “好吧但你一定要跟紧我,不要四处乱跑。”

    “我知道。”林安然用力地点了点头。

    本来赵青丝和朱丽也说要一起出门帮忙搜寻,但夏坤这次强硬了下来没有答应,最终还是只带了林安然出门众人披着娇娇舅妈准备的雨披一出酒店,立刻就被侵袭的狂风掀翻了雨伞。

    好大的风这是台风吗原来这边也会刮台风

    众人分了不同的方向,沿着海滩沿岸搜寻姬晓轩的身影,夏坤和林安然兵分一路,夏坤撑着雨披雨伞,林安然在夏坤的掩护下大声地呼唤着姬晓轩的名字,但雨声实在是太大了,姬晓轩就算在附近,也根本不可能通过雨声分辨出林安然的声音。

    尽管如此,林安然还是没有放弃,她呼唤的声音一次比一次要洪亮,几乎是扯着嗓子在喊的,夏坤紧紧攥着林安然的手,同她在倾盆大雨中艰难前行着。

    姬晓轩给人的印象一直都是十分理性的存在,仔细想想,她突然不辞而别,是会去哪个地方呢上洗手间不对,她应该知道回来的;去买东西也不对,那是同理的赶不及回到酒店,在某个地方避雨不对,从距离上分析的话,应该是够时间在雨下大以前赶回去的

    夏坤多想在这个时候睡一觉,去梦里问问梦中的姬晓轩会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但现在的状况明显不允许他这么做。

    但就在这个时候,夏坤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姬晓轩身处于那个噩梦里的场景。

    “我讨厌泡在水里的感觉。”

    姬晓轩曾那样说过。

    但,那是理性的姬晓轩会说的话。

    就像夏坤也会展现出自己感性的一面,姬晓轩难道就不会有吗

    看完一本小说后油然而生的感慨,虽然这样的推理相当荒谬,但也并非全然

    夏坤改变了思路,他转移视线,从海滩沿岸扫向远处的大海在洞察药剂的帮助下,他那锐利的目光能透过雨幕直至整个海平面终于,他眼前一亮。

    夏坤大声向身旁的林安然呼喊示意,“赶紧回去喊人帮忙她在海上。”

    “海上”林安然顺着夏坤的目光远眺过去,果然在朦胧的暴雨里看见了一团漆黑的人影,“那是姬晓轩吗她怎么会在那种地方”

    夏坤此时已经松开了对林安然的庇护,他取下雨披,顶着狂风暴雨朝海里走去。

    “夏坤我来救她你又不会游泳”

    林安然追上夏坤,急匆匆地要冲进海里,却被夏坤一把拉住,“没听过那句话吗淹死的都是会游泳的人。”

    “可你不会游泳,不是更没办法”

    林安然的话音戛然而止因为夏坤冲向那团黑点的时候,顺手将遗落在海滩边的救生圈挟了起来。

    夏坤虽然水性极差,对于游泳的理论知识却学的很好,他挟着救生圈,拼了命向姬晓轩游去。

    此时海水刚刚没过姬晓轩的胸膛,她的衣服已经被倾盆大雨浸透,披散着的头发也黏在脸颊双鬓上,往日的高冷感已然不在,此刻的她就像落汤鸡一样狼狈,标志性的凛然双目也空洞无神,仿佛遭遇了什么诅咒一般。

    “姬晓轩”

    提了一口气之后再吼出声的夏坤中气十足,这一声怒吼也把姬晓轩从浑浑噩噩的状况下拉了回来。

    她像是睡醒了一般,突然扭头望向夏坤,露出了几乎不可能在她脸上出现的、宛若流浪猫般柔弱的求助眼神。

    然而夏坤却下意识地觉得,自己曾见过姬晓轩的表情。

    夏坤向姬晓轩伸出手臂,一如在姬晓轩噩梦里,姬晓轩希望他所扮演的角色一样,这时一个大浪突然打了过来,夏坤呛了一大口海水后,迅速抹了把脸,但当他再次抬头时,姬晓轩已经从原本所伫立的海面上消失了。

    唔

    耳边还依稀地能听见安然从在雨中的呼喊,这一刻的夏坤也无法留有太多理性思考的时间,他一手托着救生圈,脑海里回忆起林安然教给他的游泳知识,深吸一口气然后憋住,一头扎进水里。

    与大家所想象的不同,姬晓轩从来就不是什么家教极严的大小姐。

    她们家虽然确实十分富裕,但家中资产大部分来源于母亲丰厚的学术奖金,姬父一整年和女儿见面的次数几乎不超过十次。

    虽然每周的电话联系几乎没有断过,但她对于父亲的印象一直以来都十分模糊。

    为了填补父爱的空白,姬晓轩的母亲易玲在世时,无论去哪都会带着她。

    但也仅仅只是带着她罢了。

    而且,也正是一直带着她的原因,才会让当时年仅9岁的姬晓轩亲眼目睹了母亲的病亡,她因重度急性哮喘发作而挣扎不止那副恐怖的模样,至今也是姬晓轩今生都挥之不去的梦魇。

    突然而至的暴风雨、喧嚣的海滩。

    这正是母亲当初病故时的场景复现。

    “所以说这是ptsd吧”

    姬晓轩缓缓睁开了眼睛。

    虽然此时暴风雨已经结束,天空却依然阴云密布。

    姬晓轩躺在一片金黄的沙滩上。

    浸湿的水珠顺着某人的脸颊滑落,滴在她的脸上。

    夏坤四肢着地,撑在姬晓轩的身体上方,他脸色发青、发白的嘴唇也一直在打颤。

    “ptsd,也就是,我在萌姐送我的心理学教科书里学到过,就是”

    “你看了我刚才在昏迷时所做的梦,是吧”

    夏坤惨然一笑,向姬晓轩艰难地点了点头。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没关系的,”姬晓轩微微侧过头去,眼波流转,即使偏离了视线,她的眼眸里也全都是夏坤的身影,“是你的话,就没关系”

    姬晓轩话音刚落,夏坤忽然间发出一声闷哼,四肢再也无力支撑他的身体,他慢慢下沉,缓缓靠在姬晓轩的身上。

    而在这个时候,没有色彩的姬晓轩同学,已然被夏坤滚烫的鲜血所染红。

    他的右腰小腹处被一根木棍贯穿,伤口处已经血肉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