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夏坤从文汉市回来的时候是下午五点,他先回了安然家一趟,安然妈妈只从安然那里知道,夏坤在文汉市有个很要好的朋友,但她也没有细问,夏坤回来后在家里洗了个澡,安然妈妈也为他准备了饭菜,夏坤匆匆吃完就赶去学校上课。

    “……”

    夏坤回来的时候班长不在座位,她去帮班主任干活去了;

    所以他只能看到林安然嫌弃的目光。

    “抱歉。”

    “你冲我道歉干什么?你去陪朋友跟我又没什么关系……”

    “又麻烦你帮我请假了。”

    “是班长帮你写的假条,你应该更多地感谢她才对。”

    夏坤看着埋头刷题的林安然,“你真的没生气吗?”

    “当然没有啊,你在想什么啊死直男。”

    “那就好。”

    夏坤回头去学(bu)习(jiao)了。

    我当然不会生气了……只是会有一点小小的吃醋。

    他就算再怎么直男,难道会意识不到,自己的这种行为已经完全超越了网友的范畴吗?

    之所以是小小的吃醋,是因为她是个识大体的女孩子,她知道赵青丝没什么朋友,夏坤对她而言几乎是唯一的心灵归宿,换她是夏坤的话,她也许没这么果断,但一定会去陪她。

    不过……

    林安然脑子里一直想着夏坤去见赵青丝时赵青丝的场景。

    那该有多撩啊我的天!

    我的话,一定会当场以身相许的吧!

    朱丽刷完一套试卷,正想接着刷第二套,就在一旁看着林安然砰砰砰,旋即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夏坤在梦里安排完学习时间,现在又来到神秘商城时间。

    之前一段时间里神秘商城的产出都没有太合夏坤心意的存在,但是这一周好像有些不同。

    :提升梦境限定未来系商品的匹配率,10000币。

    :使宿主的灵魂脱离梦境,遁入现实,5000币。

    :可以复刻一件现实世界的物品到梦境之中,1000币。

    :随机开出一套动态梦境空间背景,000币。

    后面两个是已经出现过的神秘道具这个不提,主要是前面两个。

    预言之证应该是系列梦境道具之一,夏坤之前见过,这是可以提升造梦成功几率的商品。

    它们俩本质上都是在造梦的时候使用的道具,但显然预言之证是专门用来提升创造未来可能性的商品,虽然带有玄学理念,但如果真的能够发挥效果,哪怕只是把夏坤的高考预测卷从10提升到11,那也是完全值得的买卖。

    而这个则是首次出现的带前缀型商品,也是第一次能够让夏坤从造梦空间里走出去的梦境商品,现在的物品介绍没能告知夏坤详细效果,但灵魂出窍之后肯定也有属于自己的一套特定系列玩法,可能和类似。

    所以……买哪个呢?

    夏坤现在更倾向于买,因为它是绝对有用的梦境商品,有多大用处先不提。

    但是这东西又要另说了,万一它也和一样,有着特别的用法呢?

    夏坤之所以对这本念念不忘,本身并不是在期待着它能在梦里给夏坤刷出多少奇葩成就彩蛋。

    因为在夏坤看来,这或许是一个能让它兑现承诺的秘密武器。

    现在是高三的最后冲刺阶段,名义上周六下午还有半天休息时间,但大家都很自觉地往学校赶。夏坤和林安然在家里吃饭的时候,旋即询问起安然要不要看望父亲。

    “啊?也是……我挺久没去探望爸爸了,”林安然舀着碗里的汤,一想到自己现在考帝都师范大学还很困难,脸上就显得有些纠结。

    “还是去看看吧,我也跟你一起去。”

    “哎?你也要去吗?你去干什么……”

    夏坤歪着头疑惑道,“不……合适吗?”

    哪有什么不合适!愿意见家长再好不过了!只是……

    林安然低眉道,“爸爸现在的模样非常憔悴,你如果真打算去看他的话,要做好心理准备,场面有可能很不适。”

    “嗯。”

    夏坤点了点头,这时安然妈妈忙完了事,正准备坐下吃饭,林安然就提出了想去探望爸爸的想法。

    “这样……吗?我觉得你们现在还是应该以学习为重,爸爸那边有我和奶奶照顾就可以了。”

    林安然又坚持了一会儿,但妈妈依然没有同意她去探望爸爸的事情,甚至表现地有些坚决,还拿希望安然懂事点来压她。

    安然妈妈并不擅长隐藏心事,她比起平时随和的样子差别太多了,越是这样安然就越是怀疑,如若不是夏坤制止她,她一定会追问到底的,最后以安然妈妈要出去进货为由终止了这场对话。

    “……”

    闷闷不乐的林安然跟着夏坤离开家准备前往学校,但在抵达路口的时候,夏坤突然拉住了她。

    “一起去偷偷探望你爸爸吧。”

    “???”

    林安然又惊又喜,“我说你怎么这么快就屈服了,原来早就计划好这么做了吗?”

    夏坤摇摇头,“这倒不是,这是你们家的家事,我不适合掺和。”

    “你这也分的太清楚了……”

    林安然有一点小小的情绪,不过夏坤愿意陪她去探望爸爸她还是很高兴的,因为她一个人绝对不敢这样做。

    她从小到大都接受了极好的教育,一度是被极度富养的千金小姐,几乎从不会违背父母的意志,这次算是被夏坤给带偏拐跑了。

    不过兴奋归兴奋,爸爸的情况她也非常担心。

    陆总医院是红梅县最好的医院,属于三级甲等。放眼整个国内,三甲设在县城的情况几乎寥若晨星,也算是有些因缘际会,安然爸爸就一直住在这边的病房,有一个看护阿姨24小时照顾,平时安然妈妈和安然奶奶都会来探望。

    前一段时间安然奶奶摔了腿最近没法赶来,而安然妈妈又兼顾着工作、照顾安然和夏坤,所以探望丈夫的时间也变得非常稀少。

    “是120病房对吧……”

    “对,坐这边的电梯。”

    叮——

    电梯抵达了12楼,林安然按着胸口,深吸了一口气,从电梯里迈了出去。

    夏坤站在林安然身后,望着她的背影的那一瞬间,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实在欠了考虑。

    120病房空无一人,病床都是崭新铺好的。

    一个不妙的念头在林安然脑海里涌现出来。她深刻地记住了妈妈回避自己探望爸爸时的表情——惶惑,不安,自责、愧疚。

    夏坤看着林安然在那发愣,四处张望着,叫住从一旁经过的护士。

    “护士姐姐,请问这一床的病人去哪了啊?是一个植物人患者。”

    “这一床的病人前天转到iu去了,”护士拨着眼镜看了夏坤林安然一眼,有些疑虑道,“你们……是家属吗?”

    iu是重症加强护理病房的简称,一般如果病人转到了iu病房,就会下达病危通知书。

    林安然常年在医院奔波,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一向容易没事就哭鼻子的她没有在顷刻间表现出自己的情绪,只觉得大脑嗡嗡地响,好像周围的一切都和她没关系了,一时间天旋地转,无论夏坤怎么呼唤她的名字,她都没有了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