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嘘……麻烦小点声。”

    林安然紧张之余没忘记夏坤的嘱托,不能吵醒他一定有重要的原因。

    姬晓轩点点头,放缓了脚步,靠近看着夏坤躺在林安然怀里的模样,这时林安然拿着笔在草稿纸上写字,

    首先,她不能让人误会自己和夏坤的关系。

    不过姬晓轩好像并不在意这件事,她接过笔写道,

    这件事关系到夏坤的秘密,林安然这里一定要谨慎谨慎再谨慎,绝对不能让姬晓轩察觉。

    就算夏坤想要告诉姬晓轩这个秘密,那也得由他亲自来说,她可不能擅自做主。

    林安然写完就后悔了。

    这哪能说服姬晓轩啊!

    她那攻气满满的狭长凤目,一直在细细审视着沉醉在温柔乡中的夏坤,

    她又从林安然那里接过草稿纸和中性笔。

    林安然快要哭了,班长真是个讲道理的人。

    姬晓轩把准备通知给夏坤和林安然的事情,主要是夏坤之前的角色更换情况以及节目时间安排写在了稿纸上,让她等夏坤醒了再通知他。

    再然后,她去座位拿忘带的演讲材料,临走时她还非常贴心地把教室的门给带上了。

    总觉得哪里有点奇怪……

    林安然虽然脑子转地不快,但她的少女直觉却出奇的准。

    这也造成了她经常在做一些无用功,就像现在这样浪费时间想一些以她的脑子根本无法想明白的问题。

    结果让夏坤在她的膝枕上爽了很久。

    果然……是这样啊。

    姬晓轩快步走在前往学校礼堂的路上,她紧紧攥着手中的演讲稿件,脑海里一直在不断地回想着夏坤方才熟睡时的模样。

    这段时间夏坤开始不断地在教室睡觉,考试成绩和排名却青云直上,即便是黑马崛起,但表现和结果完全不符。

    由于早就察觉到他的梦里一定有什么蹊跷,所以在见到夏坤睡在林安然怀里时,她并没有表现地过于惊讶。

    而之所以当时会愣住,也不过是因为猜想夏林两人之间关系而产生的迟疑。

    夏坤同学果然有秘密。

    她开始愈发地对夏坤感兴趣了。

    像她这样不断地寻求着挑战的强者,只会对她难以理解的事物产生兴趣。

    而除此之外,哪怕她那万众瞩目的父亲只派出了办公厅主任带贺词到场,她也不会产生丝毫的不满和难受。

    毕竟自出生起,她印象里的概念,也只涉及到外婆和已经过世的妈妈而已。

    夏坤艰难地睁开了眼睛。

    这次他睡觉醒来感觉有点晕乎乎的,这是使用后的后遗症吗?

    ……

    他发现自己还在林安然的大腿上枕着,她不是说

    她也睡着了她侧着身子趴在课桌上睡着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扭到腰。

    林安然本来就缺觉,想的事情一多就头疼脑热、倦意来袭。

    于是夏坤起了身,正打算帮林安然挪个位置,她也马上翻身醒了。

    “啊……你睡饱了?现在几点?”

    夏坤看了看表,“快到吃饭时间了。”

    “你剧本背的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

    “那就”

    林安然站起身来,却因为大腿上传来的电流般的强烈酥麻感,导致一个踉跄差点倾倒,最终还被夏坤一把扶住。

    “腿麻了吧?”

    “嗯,很麻……”

    “那坐下吧,我给你揉揉”

    “不用不用不用不用!”

    林安然一把把夏坤推开,“我、我自己来就好,怪不好意思的。”

    “我才不好意思,”夏坤说,“又麻烦你给我做了那么久的膝枕,我睡得很舒服。”

    “啊,是吗……”林安然尬笑着揉着自己的大腿肚子,顺带扭了扭腰疏松筋骨,“你只要真的记住了台词,那就没问题。”

    夏坤轻声应了一句,还向林安然比了比拳让她放心。

    其实夏坤参加了这么久的节目组,对岳飞的台词早就熟稔于心。

    他天性又比较沉着冷静,根本不会感到任何紧张和心理压力,所以背起台词来很快。

    终于到了真正要参演的时候。

    岳小天的几个死党还在等着他能在最后一刻带着伤出现,在姬晓轩面前展示出自己不屈的精神意志,令她为之倾倒

    但终究他们还是没等到,只等来了全身披挂、看着就让人不爽的夏坤。

    除了少数几人,没人在乎夏坤这身扮相究竟好不好看。见夏坤已经整装完毕,妆容也都画好了,姬晓轩便上前询问夏坤,

    “台词怎么样?有把握吗?”

    夏坤点点头,“我只保证能串好台词。”

    姬晓轩应声道,“只需要你做这么多,辛苦你了。”

    “下面,请大家欣赏,由高三班同学带来的情景话剧满江红,大家欢迎!”

    第一幕发生在大江之上,渔夫划着桨,朴素扮相的林安然怀中携抱幼子出现在船头,在孩子们的好奇追问下,她用极其温柔的声线,向孩子们讲述起过去的事情

    这一幕没有岳飞,所以整体过渡十分平稳。

    第二幕一开场就是岳飞那首著名的满江红自白,高三班第一直男夏坤初一登场,众人的心开始揪紧。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这首诗大家耳熟能详,夏坤朗诵地也挺好,气势出来了。

    “好像还不错?”

    后勤组的几个人在后台议论着,姬晓轩也松了一口气。

    只要不怯场,后面的事情就好办。

    夏坤的岳飞扮相比岳小天确实要好些,他比瘦弱的岳小天要壮实,说话声音中气十足。

    虽说后面接台词时表达出的感情有些别扭,特别是和妻子李氏的对台戏显得不够温柔,但这也无伤大雅,反倒把岳飞赤诚耿直的形象展现了出来。

    “关前场灯,追光灯跟上。”

    “拉幕,旁白开始讲剧情。”

    “舞台喷气,放。”

    “背景音乐准备。”

    剧情衔接方面,因为有姬晓轩明确的组织调动,是所以没有出现任何差错。

    至于夏坤这边,也近乎完美地承接了所有的剧本任务,简直就像这个剧本里如假包换的男主角一般,以至于后台的人都开始小声议论,怀疑夏坤是不是对这个主角早就觊觎已久,才做好了充足准备。

    整部话剧中间出现了一次配角忘台词的情况,那个角色是夏坤之前扮演的宋兵乙,就在左近的夏坤接话提醒了对方,才使得话剧没能出现大型事故。

    “于是,正德夫人李氏携岳霆岳震流落至红梅县附近,在此地受到民众的热情接待。岳霆、岳震在红梅县隐居后,潜心于武学,将父亲留下的拳谱发扬光大,经过世代相传,遍及江汉省东部诸县,练者从多”

    随着旁白的报幕即将结束,班长姬晓轩握着对讲机招呼音效人员,“武术伴奏准备,看灯光信号。”

    岳家拳表演使用的武术伴奏是耳熟能详的精忠报国,同时这也是当年校友们课间操里使用的伴奏。

    听到熟悉的音乐,看着那似曾相识的武术表演,嘉宾席上的老校友们不由纷纷抹起眼泪,互相低声诉说,感慨着韶华不再。

    最终的武术表演也顺利地结束了,岳小天站的主位被夏坤所填补,他的拳法步法相当标准,气势很足,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谢幕结束后,大家一个接一个溜出了礼堂。姬晓轩正在那清点人数,忽然听到远远有人吆喝着要合照。

    和平时的压抑不同,他们表现地很亢奋,彼此的关系也很亲密,看上去确实很像一家人。

    这很出乎姬晓轩的意料,毕竟在排练的时候,许多人都摆着一副不耐烦但又无可奈何的臭脸。

    或许……他们心里也清楚,这就是高考前的最后一次狂欢吧?

    “导演赶紧过来呀!你站最中间。”

    “班长!gk!”

    平时那些不敢轻易接近班长的男生女生,这会儿全都簇拥着姬晓轩,把她推到最中间的位置。

    她旁边连着林安然、林安然的再旁边是她的好友朱丽,在剧中扮演岳飞之女岳银瓶。

    夏坤虽然是主演,但还是很自觉地站到了第二排、老乡涂伟的身边。涂伟的表演相当吸睛,几次哄堂大笑都是他的滑稽台词带来的岳飞和秦桧站在一起合影也相当有喜感。

    “班长,你要比个心啊!”

    “对,和林安然同学一起比个心!”

    林安然这边倒是很配合大家的起哄,早就伸出右手摆作半颗心的手势,她和姬晓轩在一起,一想起中午给夏坤膝枕被撞见的事情就俏脸微红。

    高中留念吗……这样倒也不错。

    姬晓轩突然莫名其妙地想起,如果外婆有一天也离开了她,她很可能再也不会回到这座小城、这所学校了吧。

    姬晓轩抬起左手,和林安然的半颗心组成了一个完美的心型手势,脸上浮现出与平时不同的温和笑容。

    摄影师是别班的一个学生,他今天带了单反来拍照,正好被14班的熟人拉来拍照了。

    “你们准备好了吗?我要拍了。”

    “班长!你起个头喊茄子吧?”

    “不、茄子多俗气,咱们还是想点别的”

    这时,节目组里突然有男生起哄道,

    “大声告诉我,咱们伟s哥的弟弟大还是小?!”

    “小!”

    腼腆的女生们抿着唇没说话,红着脸露出了嫌弃的表情,男生们跟着一起喊了出来。

    单反男抓拍到这非常和谐的一幕,照片里的大家笑得都非常开心。

    就这样,红梅百年一度的校庆盛典到此结束,除了被锁在房间里,只能望着窗外的绽放的礼花痛不欲生的岳小天之外,大家都收获了一段十分难忘的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