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林安然之所以在这次月考里这么关照夏坤,其实还有别的一层原因。

    当然向黄六毛宣战是一方面,但更令林安然在意的是,夏坤这段时间花了不少精力在自己身上。不管是一起看电影也好,下课辅导也好,晚上回家的课外辅导也好;

    虽然在很多男生看来这是一件求之不得的事情,但林安然知道,夏坤绝不是那种会对自己图谋不轨的男生。

    若是高一高二还另说,现在都高三了,大家还是现实一点好,哪个毕业季的情侣不都是到最后要各自飞的,就算异地恋吧异地恋怎么像都不靠谱。

    他是真心把自己当做好朋友来帮助的。

    所以说,如果夏坤因为自己导致成绩下滑,会让她觉得很愧疚。

    更教人无奈的是,现在的林安然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拿来补偿他。

    所以只能默默地祈祷夏坤能发挥出应有的水平了

    林安然最大的毛病就是喜欢在重要的考试或任务来临前,替他人担心这担心那,所以到考试的时候,总是一脸懵逼。

    不过这一次她在夏坤的指导下好好刷了一波题,理综考试自我发挥觉得还不错,英语和语文虽然这阵子没复习,但也不影响结果,尤其是这次英语题目非常简单,拉分效果应该很明显。

    信心满满的林安然收拾完考试用具,正好看到夏坤从窗户边上经过。

    他又低着头在想题目啊

    林安然本能地想要靠近夏坤分享这次的考试经历,但又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有些过了,就待在了原地等了一会,直到夏坤回座位上坐着。

    “发挥地怎么样夏大学霸”

    “一般般,”夏坤说,“犯了几个低级错误,可能影响到最终成绩。”

    “啊没事没事,总有失手的时候不是嘛而且分数也还没出来,你也别太难过。”

    夏坤摇摇头,“我先去吃饭了。”

    看着夏坤稍显落寞的背影,林安然不由心里一紧。

    第二天林安然也没赖床,差不多在夏坤离家后5分钟就洗漱完去了学校。

    她知道今天早上月考的成绩花名册就会张贴出来,一方面对自己的结果比较在意,另一方面她也很担心夏坤的成绩。

    她今天一到教室,就看到同学们都围在讲台上看成绩。

    她在后面努力伸脖子看成绩单,有男生们看到她就主动让了位,还热情地拨开了人群,但另一个男生没等林安然看到成绩就直接开口,“林安然你这次进步真大,都到23名了。”

    “嘻嘻,这样”

    安然礼貌性地冲男生笑了笑,接着便自己凑过去看,果然在第五序列找到了自己的名字

    还好,英语和语文都比较高,数学比估分低了很多,但是理综发挥特别好,这都是夏坤的功劳。

    但,夏坤的成绩怎么会在这里

    林安然发现夏坤变回了19名,这是他以前的名次,但他现在可以在梦里学习,本来不应该这么糟糕的才对,你看他数学和理综都

    数学是位居班级一二的137分,理综也有259分,这分数也是相当出彩,语文虽然一般般但也不算差,拉分不会太多,但英语就

    英语怎么会只有88分呢

    确实夏坤说他犯了低级错误,但这分差也太匪夷所思了。

    林安然现在完全没心思庆祝自己的成绩了,哪怕这是她高中三年来名次最高的一回。

    她一声不吭地回到座位,夏坤坐在外面,主动给林安然让了座。

    夏坤一直低头在看英语试卷,班上的同学都在热议着这次的分数成绩,只有他好像与世隔绝了一番,让林安然看着十分煎熬。

    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夏坤。

    按理来说这次英语题目并不难,就算是以前的夏坤也能做到及格才对,哪会发挥失常成这样

    正好早读也是英语早读,科任老师很快就会来监督大家的早读情况,以黄六毛那狭隘的心胸,他肯定会当众羞辱夏坤的毕竟这事有前车之鉴:

    当时一个英语成绩不好的同学在课下调侃黄六毛,被他在窗户外面听到,后来黄六毛把他往死里整,每天英语早读都要拿着书在教室角落站着读课文,没背完书不让他吃早饭,持续了大概一个月。

    虽然说现在是高三,黄六毛应该不敢做这种会挨骂的事情,但夏坤肯定少不了一顿冷嘲热讽。

    林安然一直担心夏坤的事情,根本没心思复习偏偏今天黄六毛又来得特别早,他左胁上挟着一沓英语试卷,那应该是非选部分的答题卡,林安然一抬头就看到黄六毛那绿豆眼盯着自己这边的方向在看,其目的已经不言而喻了。

    “呐,夏坤”

    林安然拽了拽夏坤的胳膊,这时夏坤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

    “什么事”

    “六毛来了”

    夏坤抬头望向讲台,这时黄六毛已经叫了英语课代表,让他派几个人去分发试卷

    “早读的时候干嘛要发卷子,影响我记单词。”

    夏坤觉得记单词还是在现实世界背比较有气氛,毕竟一日之计在于晨。

    “你还有空烦恼那件事黄六毛肯定要找你算账的啊你不想想,该怎么解释吗”

    听了林安然的话,夏坤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表情,满脸都是黑人问号,“我学习是为自己学,为什么要对他负责。”

    “可你英语”

    啪、啪、啪。

    黄六毛拍着巴掌,示意早读的学生们停下来。

    “stop今天早上呢,我要跟大家说几个事情,大家一边拿到试卷,一边听我说。”黄六毛今天穿着崭新的蓝黑色条纹西服,领带打地十分整洁,背着手在走廊过道慢悠悠地晃着步伐,风度翩翩,十分优雅。

    “这一次月考,我们班的英语在全校普通班里拿到了第一,130分以上的有13人其中,我们的onitor班长姬晓轩同学,考到了全校最高的146分。”

    听到这耸人听闻的可怕分数,大家无不向正在一起帮忙发试卷的姬晓轩投去钦佩的目光,都自发地鼓起掌来。

    这时姬晓轩手里正拿着夏坤的试卷,她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夏坤的非选择题卷面,然后才把它交到夏坤的手中。

    “没错,姬晓轩同学的单选题只错了1题,其余的3分是作文扣的,”黄六毛接着道,“虽然我们知道姬晓轩同学的各科一向都是顶级水平,但是她也向我们证明了,nothing is ipossible if you study hard只要你努力学习,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相比较之下”

    黄六毛手里摩挲着白色粉笔的笔头,扣着手,单手撑着夏坤的桌子。

    “我们班有的student,靠着copy别人的答案提升了成绩,然后就开始沾沾自喜,只要监考稍微严格一些,就马上betray theselves原形毕露,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啊,夏坤同学”

    夏坤冲黄六毛点点头,表情非常淡定,看上去完全没有意识到黄六毛的针对对象就是自己。

    他今天话可真多,口水都溅到自己脸上了。

    夏坤擦了擦脸。

    气氛突然陷入一阵尴尬,连为夏坤揪心半天的林安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蠢货难道不知道我是在讽刺他吗

    噢i uand

    黄六毛想了半天,突然意识到以夏坤真实的英语水平,完全不可能明白刚才自己用的短语含义。

    “夏坤同学,please,你能解释一下的意思吗”

    夏坤站了起来,淡定地回答道,“使某人现行,原形毕露。”

    “你这不是知道吗”黄六毛窝了一肚子火。

    “嗯,但我也没说不知道啊”夏坤继续懵逼。

    同学们发出一阵哄笑声,看过夏坤分数的人其实都猜得到黄六毛的用意,但这哄笑却把黄六毛惹恼了。

    “笑什么笑很好笑吗shut up”

    黄六毛恼羞成怒,冲着全班人吼了一声,班上的人立刻安静下来。

    接着黄六毛又怒不可遏地望着夏坤。

    “你知道你知道个屁你知道这个词的意思,英语还考那么点分”

    被黄六毛没由来地大骂了一顿,夏坤终于这才楞了一下。

    见他终于变了脸色,黄六毛这才把积蓄已久的怨气冲夏坤大肆宣泄,“我原本你只是脑子笨,转不过弯,平时也还算努力,但你最近的态度让黄老师我非常不满,竟敢在我的课上公开睡觉,你把我当老师尊敬了吗你不知道学生的本分是什么吗啊你说说,学生的本分是什么”

    “学习啊。”夏坤答道。

    黄六毛用连环反问句责骂夏坤,是希望夏坤能认清错误、低头认错,哪知道这家伙还有脸真的回答,一点点羞耻心都没有,害得他、害得他、害得他都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其实夏坤今天在班里表现地特别惹人注目,因为他很少被老师劈头盖脸地骂,他那云淡风轻的表现,很多同学还是第一次见识到。

    有曾经被六毛骂到低头痛哭、向六毛发誓一定重新做人的;也有跟六毛水火不容,犟嘴顶牛,互揪衣领,发生肢体冲突的;但和夏坤一样装傻充愣,妙语连珠,让六毛无言以对的,这还是第一个。

    “那、你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吗”黄六毛被夏坤憋到面红耳赤,许久才逼问了一句。

    夏坤点点头,委屈地表示道,“我原先以为黄老师您不重视我,没想到您对我有这么高的期待。”

    六毛差点被夏坤气到吐血,“你竟然、竟然还觉得我对你要求高照你这个学习态度这样下去,你要是能学好英语,我r.huang当着全班的人发誓,当面eat **”

    终于,在六毛发出这样的毒誓以后,夏坤终于慌了,“黄老师您别这样我不听您的课,是因为我有自己的学习方法,我个人对您绝对没什么意见,请您别作”

    “黄老师,”

    这个时候,班长姬晓轩打断了夏坤的发言,并举手示意道,“这里面应该有一些误会,夏坤同学的分数错了。”

    “错了你怎么知道他不是88分”黄六毛顿时傻了。

    夏坤楞了一下,“啊我对过答案,光选择题就已经88分了啊。”

    姬晓轩点点头,冲夏坤隔空对话,“那就是了,应该是统计分数的老师没把你的非选答题卡分数录进去。”

    “你非选部分的答题卡,赶紧给我看下。”

    “哦,好。”

    黄六毛迅速从夏坤手里夺过非选部分的答题卡。

    非选部分有40分。

    这个分数可不寻常。

    非选部分总共也就45分黄六毛快速看了一遍夏坤的试卷,他就只有作文扣了5分,其他地方都是全对的。

    非选部分的题目很考验学生的英语功底水平,这边的短语部分全对的话,那就意味着他单选确实低不了。

    坐在夏坤旁边的林安然,当然也瞄到了夏坤的非选答题卡分数,她现在心里乐开了花,但她深知自己受过专业训练,一般情况下绝对不会笑,所以

    噗。

    除非忍不住。

    死寂一样的教室响起了林安然噗嗤的笑声,林安然涨红了脸,羞惭无地,埋头钻进胳膊里,再也不敢把头抬起来了。

    以往这个时候,如果黄六毛遭到了谁的嘲讽和diss,他一定会把那个人往死里整。

    但今天情况不一样。

    “大家先接着早读,ie我、我去一趟教务处改一下分数。”

    黄六毛舌头有点打结,他就像个斗败的公鸡一样,蔫了吧唧地挟着试卷逃离了教室。

    教室瞬间就像炸开了锅一样,变得热闹非凡。

    夏坤也赶紧被探出脑袋来的林安然拽着坐了下来。

    “今天早上搞什么鬼还有你怎么笑得这么开心,有这么好笑吗。”

    “不是你真的没去看排名噗哈哈”林安然还在笑个不停,她笑点真的太低了。

    夏坤点点头,“真没看啊,我从来不喜欢扎堆看名次,学校内部的排名有什么好看的,这又不是一模二模。”

    “嗯我相信你就是”

    “就是什么”

    林安然抿着笑意,憋了很久才终于缓过神来,“就是我觉得咱们的黄老师可能今后要多出好几个绰号了。”

    高中生们传故事总是能传的天花乱坠,果然在黄六毛毒誓事件发生的当天下午,坊间就已经开始有学生在私下给黄六毛取了之类的名字了。

    热度最高的名字据说是,其名字的缔造者涂伟,因为到处宣扬自己是夏坤的铁哥们儿而为此出尽风头,最后风头出到班主任那里,被班主任抓去狠狠地批评了一顿,并在班上做了道歉声明。

    最后,含着泪的涂伟在道歉声明末尾表示,“虽然弗洛伊德大师说过,,但我显然没有把控好尺度。或许我确实,在此再次向大家报以诚挚的歉意。”

    听了涂伟的检讨,班主任老张沉默了一会儿,旋即悠悠地开口,“最后一句也是弗洛伊德说的吧你通篇都只是在用弗洛伊德的名言串起这份道歉声明。”

    没错,不管逻辑通不通顺,强行串了起来。

    涂伟的眼里放射出同好的亮光,“张老师,我还以为你不懂哲学,原来你也知道弗洛伊德大师呀”

    “给我滚回去重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