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埃米莉霍布豪斯的动作很快,返回开普敦后不久,埃米莉霍布豪斯就向开普殖民政府提交了一份长达15页的报告,对斯泰伦博斯难民营的“糟糕”状况进行揭露。

    在埃米莉霍布豪斯的报告中,罗克被描述成难民营的暴君,难民们之所以生活的如此悲惨,都是罗克一手造成的,罗克不仅仅肆无忌惮的克扣难民们的日常供给,而且还强迫难民为罗克工作,甚至在难民营内还有女人怀孕,这简直让人无法接受,要知道难民营内全是女人和孩子,那么孩子的父亲

    毫无疑问,虽然埃米莉霍布豪斯没有说明孩子的父亲是谁,但是任谁看过埃米莉霍布豪斯的报告,都知道埃米莉霍布豪斯将矛头对准了负责管理难民营的警察。

    如果仅仅是这样倒也罢了,毕竟谁都知道,那些难民并不是罗克造成的,埃米莉霍布豪斯千不该万不该,将报告提交给开普殖民政府的同时,还提交给了德国政府,结果德国政府马上开始炒作埃米莉霍布豪斯的报告,开普殖民政府,以及英国的声誉受到严重影响。

    “那个女人已经疯了,她大概是没想到,德国人得到报告会造成什么严重后果。”埃米莉霍布豪斯的报告刚刚出炉,亨利就赶到橡树镇安抚罗克,这也是奥古斯特罗素的意思。

    “得了,亨利,我早就提醒过你,要注意那两个德国牧师。”罗克并不意外,在英国和布尔人之间,德国肯定是更倾向于布尔人,这一点人尽皆知。

    “谁都没想到不过埃米莉霍布豪斯也是罪有应得,昨天早上,总督阁下已经宣布埃米莉霍布豪斯是不受欢迎的人,并将埃米莉霍布豪斯立即逮捕送回英国,等待她的或许还有审判。”亨利幸灾乐祸。

    其实还不够,再过一段时间,英国政府就会宣布埃米莉霍布豪斯是“祖国的敌人”,翻译过来的意思大概就是“英奸”,英国政府会将埃米莉霍布豪斯逮捕并驱逐出境,这才是真正的罪有应得。

    “不过,洛克,抱歉”亨利吞吞吐吐。

    “什么”罗克还没有回过神来。

    “我是说埃米莉霍布豪斯的报告,那可能会对你造成一定影响。”亨利确实是很抱歉,开普殖民政府可以将埃米莉霍布豪斯驱逐出境,但是埃米莉霍布豪斯的报告已经造成的影响却不可能消除。

    “没关系,你不用抱歉,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不管埃米莉霍布豪斯怎么形容我,我知道我在做什么就够了。”罗克想得开,就算有人会受到埃米莉霍布豪斯报告的影响,对罗克产生误解,那么也仅限于英国本土范围内,在开普,埃米莉霍布豪斯的报告不会对罗克造成影响。

    相反,因为埃米莉霍布豪斯的报告,罗克还会从中受益,至少在开普是这样,开普殖民政府和远征军司令部都应该感谢罗克,因为罗克成功“吸引”了火力。

    “我就知道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相信我洛克,这不一定是坏事。”亨利放下心来,这样的罗克,是所有人都愿意看到的。

    六月初,艾达一次性送来150顶军用帐篷和足够的冬衣、被褥,还有一些取暖用的煤和木柴。

    所有的难民终于赶在落雪之前全部住进军用帐篷,当天晚上,开普敦迎来20世纪的第一场雪,难民们对卡佩夫人感激涕零,如果不是卡佩夫人的慷慨捐赠,还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和孩子会在冬夜里悲惨死去。

    零星的小雪并没有影响到橡树镇的建设,克里斯蒂安雇佣了超过100名祖鲁人,他们分成四个施工队,围绕着橡树广场,按照罗克的规划重建橡树镇。

    和罗克刚到橡树镇时相比,现在的橡树镇堪称脱胎换骨,围绕着橡树广场,已经建成了数十栋木楼,这些木楼都属于华裔警察所有,自从李德的家人在橡树镇落户之后,安东也把家人接到橡树镇,他们成为橡树镇的第一批固定居民。

    罗克安排的很周到,为了让李德和安东的家人安心住下来,罗克分给李德和安东各100英亩葡萄园,并且允许李德和安东的家人,到罗克的酿酒作坊里学习酿造葡萄酒的相关技术。

    到六月中,更多的华裔警察将家人接到开普敦,橡树镇的华人已经超过五百人,罗克手中的葡萄园只剩下最初购买的那150英亩,后来陆陆续续购买的将近1600英亩葡萄园,都被罗克按照购买价转让给想在橡树镇安家落户的华裔警察。

    也差不多了,橡树镇周围,也就只有不到2000英亩的葡萄园,现在这些葡萄园,基本上都控制在华裔警察手里,有30多名华裔警察选择在橡树镇安家落户,他们的家都在橡树广场周围的黄金地带,除了橡树酒吧之外,最近这段时间,又有十几家商店、餐厅陆续开业,原本即将废弃的橡树镇,正在慢慢恢复生机。

    这段时间,埃米莉霍布豪斯的报告还在持续发酵。

    难民们在难民营内的“惨状”,引发全世界范围内的持续关注,大英帝国的形象一落千丈,英国国内在野的自由党以年青的威尔士民族主义者劳合乔治为首,猛烈抨击保守党和陆军的野蛮政策。

    除了军事观察员之外,瑞士、德国、荷兰、法国、以及美国纷纷向开普派出观察人员,并且向集中营捐赠了大量物资。

    七月初,在国际和国内舆论的强大压力下,英国国会不得不向开普派出调查团。

    “洛克,小心点,国内的调查团不用担心,你要小心那些德国和荷兰的观察员,他们肯定会找茬的,千万不要让他们抓住把柄。”亨利提前来到橡树镇提醒罗克。

    “放心好了,他们抓不到任何把柄记不记得,咱们刚到橡树镇的时候,我对你说过什么来着”罗克信心十足。

    “什么”亨利一头雾水,他已经忘记了,罗克当时说过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