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带着军火库闯大明 > 第一七五章步步紧逼

第一七五章步步紧逼

    面对叶大成的纠缠,郑芝龙不得不应战,只是不再壮着自己数量有很大优势而冒进了。

    即便叶大成一再挑衅,也尽量忍耐,不想再爆发先前那样的大战。

    面对郑芝龙的如此谨慎,叶大成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因为以现在手中掌握的实力,与郑军水师全面决战,并没十足的把握。

    即便真的取胜了,恐怕新军的损失也不小,这不是叶大成想要的结果。

    最初的计划是,先将郑军水师引离金门,一步步刺激、激怒他们,然后创造机会与其发生小规模战斗。

    利用郑军水师庞大反应迟钝为契机,一步步吞食,削弱其实力。

    一开始计划很顺利,郑芝龙壮着郑军水师的规模庞大,甚至还想着将这支新军水师吃掉,所以被成功的引出了金门。

    一路上,双方也发生了一些小规模战斗,但这些都不痛不痒,直到未时到申时的那场战斗,让郑军水师一下子损失了大小船只一百多艘。

    似乎这一次,把郑芝龙打得有些痛了,变得非常的谨慎,即便叶大成派出船队摆开进攻架式,也不主动出战。

    依然以防御阵形应对,边防守边拉开距离撤退。

    战列线阵形在速度上并不占优势,毕竟是侧舷对着对方,如果对方不应战,一心想逃,还真的有些棘手,不得不经常调整航向追上去。

    因为只有接近到一定距离,才能提升红衣大炮的精度。

    精明的郑芝龙正是看出这一点,所以才不再上当。

    经过先前与新军的正面交锋,他重新评估了自己的实力,觉得凭借现在的力量,想要消灭这次新军水师已经不太现实。

    既然这样,何必还要在远离金门岛的海域与新军发生决战,回到金门岛海域才能更大的发挥郑军的实力。

    如果能够把新军引进中左所(今厦门)附近,那就更好了。

    叶大成不是喜欢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吗?到时候把他引进去,两头一堵,来个瓮中捉鳖,看他还怎么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正在郑芝龙想着这个计策时,突然听到一阵轰轰声响从远处传来,硝烟和火光在远方海面上升腾起来。

    “怎么回事?炮火怎的这般密集?难道叶大成发起了全面进攻?”郑芝龙惊疑的问道。

    没有多久,消息传来,身边一个参将汇报道“新军一支船队直接插入我方后队阵营,想将我船队西南角六七十艘船分割下来消灭掉。”

    郑芝龙目光一凝,“叶大成狗急跳墙了,他想干什么?”

    但不管怎样,已经有一支新军船队插入阵营中了,郑芝龙自然不能视而不见,而且这也是一个可以将对方消灭的机会。

    “传令下去,不惜一切代价牵制着他们。左右两翼立即迂回到后方,将其包围,集中力量将其消灭。”

    此刻,新军一支由四十艘超过一千料的大船组成的编队如一条长蛇般,已经凶狠的插入郑军水师尾部侧后方,两舷的火炮汹涌的开火。

    郑军水师根本没有想到新军突然会有此举,顿时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离得稍远些的船只甚至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情况,依然按照原命令继续撤退。

    离得近些的船只连忙调头支援,但是没有统一指挥,所以基本上是各自为战。

    可是,还没等更多的战船调头支援,叶大成亲率新军水师主力已经出现在了郑军水师的左侧,发起凶狠攻击。

    有力的策应了那支新军船队,让其成功的将郑军水师阵形西南角的六七十艘船给切离开来。

    叶大成一声令下,自己所在的这支船队立即调头,如一条长蛇般游向这支小股郑军水师左侧。

    新军水师两支船队如两条毒蛇,两条线形形成一个约七十度的夹角,一个向着西南方向,一个向着东南方向。

    “轰轰轰……”两支船队游走之间,侧舷的火炮凶猛的输出,凶狠的砸向这支小股郑军水师。

    这支不到七十艘战船的郑军水师船队,阵形本就有些松散,而且船只大小参差不齐,火力配备参差不齐。

    现在又要应对两个方向,百余艘新军战船的凶猛围剿。

    火炮数量是他们的几十倍,炮弹仿佛雨点般砸下来,他们的反击是如此的苍白无力。

    一艘艘船被打得木屑纷飞,火光四起,目光所及处,有的船在燃烧,有的船在缓缓下沉,还有的船像无头苍蝇般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躲避。

    终于,炮声渐歇,原来是新军水师那两条长蛇终于游走了,留下一片狼藉。

    虽然这支被切割开来的船队没有被全部消灭,但已经损失了大半,一些落水的船员和士兵在拼命的呼救着,伤员躺在甲板上哀嚎,还有更多的人焦急的救火。

    直到新军水师的船队拉开了一段距离并汇合,郑芝龙的战术还没有布置到位,计划自然落空。

    这也是郑芝龙第一次指挥这么庞大的船队,他也深深的意识到这样一支庞大船队的调度,是如何的困难。

    但显然,新军水师各种命令和指挥的传达,比他郑芝龙要迅速多了,这在无形中就占了莫大的先机。

    郑芝龙既悲愤,又无奈,明明有好几次机会可以重创新军,就是由于命令传达和船只调度不及时,将大好机会白白浪费掉。

    也许叶大成正是看准了这点,才这般肆无忌惮吧。

    又吃了一个大亏,郑芝龙更谨慎了不少,让整支船队的速度放缓,以便应对新军随时可能的突袭。

    叶大成既然占到了这种便宜,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再找机会下手。

    双方在大海上纠缠不清,一直到了晚上。

    另一边,唐宁与老对手郑鸿逵在佛潭对上了。

    佛潭背靠佛潭港,看唐宁摆出的阵形,似乎要背水一战。

    郑鸿逵很惊疑,斥候已经获悉了不少有用信息,新军南澳水师主力已经与己方水师主力在海上交战。

    佛潭东面是佛潭河,南面是佛潭港,只有北面和西面还有路可退。

    可是这两面已经被他郑鸿逵的一万多人给堵住了,而且还有从敦照港增援过来的援军,加起来兵力至少是唐宁的三倍以上。

    郑鸿逵很想发起全面进攻,一举将唐宁这个罪魁祸首给拿下,但是有了之前的一次次失败,他是真的没有任何把握。

    之前还是据坚城而守,现在之于野战,胜算更小了。

    所以,郑鸿逵的策略时,不惜一切代价将唐宁拖在这里。

    只要不让他逃掉,等水师取得了海上的胜利,就可以从海上夹击唐宁。

    到时候,任凭唐宁再厉害,也是插翅难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