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带着军火库闯大明 > 第一七四章初战告捷

第一七四章初战告捷

    叶大成率队突然加入,直接打了郑军水师一个措手不及,让他们损失惨重不说,追击的势头也为之一滞。

    即便有一些漏网之鱼冲破了封锁线,但正在撤离的那支新军船队完全有能力应对。

    此时郑芝龙刚率领近三百艘战船赶到,连忙集合力量向着叶大成这支船队的阵线末端冲去。

    郑芝龙已经摸索出来了,黑虎掏心战术不适合新军水师那种长长的线形阵形。

    如果直接向其阵形中央冲去,反而会受到最大的打击。

    因为向中央冲去,新军整支船队都有很好的射击阵位,郑军战船几乎要承受整支船队的火力打击。

    所以郑芝龙立即改变思路,指挥船队向着新军战列线阵形的后半部分冲去。

    这样的话,其前半部分由于距离和射击位置的原因,就不能发挥出最大作用,这无疑削弱了新军阵形战力的发挥。

    郑芝龙所率郑军水师的运动轨迹,自然无法瞒过任何人,叶大成第一时间做出应对,一声令下,信号弹发射,整支船队开始调转航向。

    经过一百八十度转弯之后,郑芝龙所率船队从冲向新军水师后半部分,一下子成了前半部分。

    调转船身后,刚才没有发射过的左舷火炮就可以疯狂倾泄了。

    “轰轰轰轰……”战列线前半部分的射角最好,所以最先发起攻击,硝烟弥漫,炮弹像雨点般砸落而下。

    超过十斤,二十斤,甚至达到三十斤的炮弹轰在船上,砸得木屑纷飞,整艘船都在晃动。

    链弹像飞梭的斩刀一般,将人体切断,将桅杆绞碎。

    霰弹降下的是一片弹雨,将整艘船打得千疮百孔。

    正在冲击的郑军船队,真是被当头棒喝,被打得一阵鬼哭狼嚎。

    但,这仅仅只是开始。

    战列线最前端的战船炮击过后,迅速的成为整支阵线的龙头,一边调整方向游走,一边装填炮弹。

    后面的船只跟上,第一时间瞄准目标,猛烈轰击,然后也跟着前船游走。

    如此这般,一艘接着一艘,既可以保持阵形的完整,又可以保证火力的持续输出。

    在短短的时间内,郑芝龙所率船队便遭到了叶大成所率船队战列线阵形的一次完整洗礼。

    在新军最末尾的一艘战船驶离之后,郑军甚至没有一艘完好的战船冲到新军船队二十丈内,有二十余艘艰难的冲进了这个范围,但已经是伤痕累累。

    大部分已经失去了有效动力,船员和士兵也损失惨重,几乎无力再发起反击。

    可这才刚刚开始,随着一声令下,信号弹升空,叶大成所率船队又迅速一个大转弯调头,游回来又来了一次。

    眼看着新军船队要再次调头重新来过,郑芝龙终于有些扛不住的下令道“撤退……”

    真是没想到,这看似简单的一条长长的线形,居然有这般妙用,这来来回回,左舷打了来右舷,右舷打了来左舷。

    反反复复,像扇耳光一般。

    新军的火炮威力大,数量多,比之当初打过的荷兰人还厉害甚许,这线形战法不似看起来那般简单,反而甚是高明。

    损失六七十艘船,不但没有破除这种战法,甚至连真正的接近都有些困难。

    损失这么大,而新军损失极小,双方的差距进一步缩小,再这样下去只会越来越不利,只能先行退走,重新整队再战了。

    郑芝龙退却,叶大成没有追击,因为他看到远处还有其他郑军船只开始汇集,己方弹药也消耗不少,便立即调转航向与另一队汇合了。

    待叶大成离开之后,郑芝龙才派遣一些船只将受伤的船只能救走的救走。

    如果不能救走的,则尽量将上面的人员和物资带走。

    叶大成本来是有机会抓到一批俘虏的,也能缴获一些物资,但他主动放弃了,他现在没有那么多精力去抓俘虏,也没多余的人员看管俘虏,还要供他们吃喝。

    不如直接交给郑芝龙,郑芝龙损毁那么多船只,把这些损毁船只上的人员转移到其他船上,势必会给其他船只带去一些负担。

    那本就是郑芝龙的人,他不救都不行,所以叶大成也乐意给机会让他把人救走。

    双方的船队又各自汇合到了一起,也各自粗略的统计了一下损失。

    新军有一艘一千料,排水量三百余吨的船只沉没,是被敌方一门红衣大炮击中了船体下沿,海水涌入,无法补救之后被舍弃的。

    船上的人员伤亡不大,都被及时救起,物资也大部分被转移到其他船上,唯一可惜的是船上的火炮了,因为太重而无法转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沉入海底。

    除了这一艘沉没的,还有三艘受重伤退出战场,另有十多艘受了轻伤,抢修之后影响不大了。

    人员方面,有三十余人牺牲,轻重伤员有六十余人。

    而郑军水师的损失,就要比新军大多了,郑芝龙都一时无法统计损失有多少,粗略估计,损毁的战船恐超百艘。

    如果算上受伤的,至少超过两百艘。

    至于人员的损失,却是无法统计,保守估计超过两千人。

    郑芝龙的心里在滴血,心情也非常沉重。

    似乎有一层阴影无形间笼罩着整个郑军水师。

    郑军水师没再轻易分散开来,继续向着金门岛的方向驶去,对于在后方跟着的新军水师,也没什么心情再管了。

    但叶大成自然不会让他们这般轻松的回去,不时的派出一支船队前来袭扰一番。

    可这次,郑军水师不再上当,摆出防御阵形,边打边撤。

    在郑芝龙想来,虽然这次战斗损失颇大,但是也消耗了新军大量弹药。

    如果回到金门,郑军水师可以得到休整和补充。

    而新军水师想要得到补充,恐怕没那么容易。

    而且,金门海岸多处要地部署有炮台,都是几千斤的红衣大炮,只要新军水师敢靠近,定让他们损失惨重。

    可显然,叶大成既然把郑芝龙引了出来,自然不想让他再安安心心的回去。

    见怎么引诱,郑芝龙都不再主动出击,便只有自己主动了。

    一支由四十艘战船组成的战列线向郑军水师的左侧掠去。

    而叶大成自己,则是掉在郑军水师后方掠阵,只要郑芝龙调头去全力攻击左侧的己方船队,他就可以对其侧翼发起攻击。

    除非郑芝龙分兵,但那样的话,恐怕又要上演一次上一场的战斗情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