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轰轰轰轰……”新军水师战船右舷处,一个个炮口位置冒出青烟,表明刚才这些炮位都发射了一发炮弹。

    一发超过二十斤重的炮弹落在一艘敌船的甲板上,仿佛天降陨石。

    随着轰的一声,甲板上的三个士兵当场被砸成肉泥,又凶狠的将甲板击穿,落入船舱内,在船舱内疯狂肆虐一番。

    这艘船还不是最倒霉的,另一艘超过五百料的大船上,一发超过二十斤重的炮弹轰的一声砸在船首左上角,砸出一个大缺口。

    炮弹并未停下,继续迅猛的冲上甲板,这个速度飞快的大铁球几乎是横冲直撞的从船首冲到了船尾。

    一路之上,不管是血肉之躯,还是坚硬的阻挡物,皆被其轻而易举的推开。

    撞击声音不断,一个个士兵直接被砸成肉泥,拦杆折断,弹箱被砸碎,甲板上一片狼藉。

    伤员在惨嚎不已,其他未受伤的也是惊魂未定。

    正在这时,两个黑呼呼的炮弹又打着旋的并排冲过来。

    在甲板上的一个士兵根本没时间反应,突然整个脑袋直接飞了出去,鲜血像喷泉一般从断颈处飙射出来。

    但是,炮弹并未丝毫停歇,又轰然掠过,没有直接击中桅杆,但是前桅杆却咔嚓一声断裂开来。

    原来,这两枚炮弹中间居然用一根铁链连着。

    在高速飞射下,这根铁链比之快刀还要锋利,可以切割人体,也能切割桅杆等一切阻碍物。

    这种炮弹,叫着链弹,首要目标就是击断敌船桅杆。

    大战中,桅杆断裂,自然会对整艘船产生巨大的影响。

    还有一种霰弹,就是将数量众多的小弹丸装填进去,点燃火药发射后,这些小弹丸就会像天女散花般飞射而出,没有任何规律。

    一艘抵近到新军大船不足三十米的郑军船只,就硬生生的承受了两发霰弹。

    只有眼睛大小的小弹丸几乎席卷了整个甲板,可以轻松的将人体洞穿。

    一时间,呆在甲板上的士兵和船员,一下子死伤大半,好不凄惨。

    “啊……”鬼哭狼嚎声此起彼伏,鲜血在甲板上不停流淌,渗进船舱内。

    特别是那些极尽想着靠近过来的小船,一炮之下,几乎整船的人都遭了殃。

    因为小船本就比大船要低得多,新军的火炮居高临下射击,霰弹可以轻松将整艘船覆盖,小船隐蔽的空间有限,几乎避无可避。

    有的小船上面携带的火药被引爆,没有炸到新军的战船,反而把自己炸得粉身碎骨。

    郑芝龙还想着这些小船能够发挥出新军冲锋舟那般效用,也想像上次新军炸毁荷兰战船那般。

    可他哪里知道,黑火药和新军用的炸药是不一样的,黑火药的爆感度要强得多,很容易被引爆。

    而炸药包,被霰弹或者其他实心弹打中也不会被引爆。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新军战船现在的火力强度,比之荷兰人还要强。

    倒不是说这支三十艘的船队装备的火炮比之荷兰人还多,而是战列线阵形可以很好的将新军的火力输出最大化。

    所以,新军水师那看似一条长长的线形,极易被斩断。

    可一番尝试后,郑军水师的士兵感觉这一条线,比之铜墙铁壁还要坚硬,让他们碰得头破血流。

    这不是一条简单的线,而是大海中的一条毒蛇。

    当然,他们的付出也不是没有任何作用,起码争取到了一些时间,让散乱的阵形收拢了不少,整队准备发起更猛烈的进攻。

    正在这时,几发信号弹升空,新军水师长长的线形,仿佛水蛇一般开始游动起来,拉开与郑军水师战船的距离,这是要撤离了。

    好不容易接近到如此近的距离,郑军水师自然不甘心就让新军水师再逃走。

    在一边掠阵的叶大成亲自带着剩下的战船行动了,向另一个方向摆出了一条战列线,这条线刚好和另一队的战列线成九十度左右的夹角。

    此时,郑军水师在向另一队靠近,侧翼自然就暴露在了叶大成这条战列线的视野中。

    “轰”的一声,叶大成旗舰上那门德式88毫米高射炮开火了,这绝对是旗舰上当之无愧的主炮。

    随着一团火光迸出,炮弹几乎是以一条直线横冲直撞的飞射出去。

    第一首敌船的船体前半部分,就像是纸糊的一般,直接被穿透。

    一掠而过,炮弹居然从船体的另一侧飞出,然后以迅猛的速度继续向前飞去,撞到了并排急驶的第二首船的船体上。

    第二艘船也毫无例外的被击了个透心凉,不可思议的是,炮弹依然没有停下,继续向前飞去。

    而这一路上,不缺少挡路的船只,一直到洞穿四艘船,一头狠狠的撞在第五艘船上,才堪堪停下,弹头掉入海中。

    当然,说起来慢,这一切的发生也只是转瞬之间,甚至被击中的五艘船都不确定发生了什么。

    只感觉整艘战船被一股巨力冲击,听到一声暴响。

    整艘船好像被巨力狠狠的推动了一下,航向猛的一个偏移,甲板上的士兵和船员像轱辘一般摔了个七荤八素。

    回过神来,一看之下,发现船体被凿了个对穿,恐怖至极。

    其中相邻的两艘船上的士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相望一下对方的船,那一个亮堂堂的大洞非常的醒目,脸上皆是充满不可思议的惊惧。

    叶大成不知道自己这一炮击穿了几艘船,但他看到了至少有两艘船被打穿了,所以还是比较满意的,连忙下令道“继续用穿甲弹。”

    是的,刚才正是一枚穿甲弹造成的效果。

    要知道,88毫米高射炮,在两里左右的距离上,可以轻松的击穿超过一百毫米的坦克正面装甲。

    这些木船在如此凶狠的武器面前,自然像纸糊的一般。

    不过,这是88毫米高射炮第一次在实战中用穿甲弹,原因很简单,只有在这样的大战中,才能够将穿甲弹的威力尽情的发挥出来。

    郑军水师的船队太庞大了,又如此密集,一炮下去,懵也能懵中好几艘。

    如果郑军水师也摆出战列线阵形,用穿甲弹就不划算了,一炮顶多击中一艘敌船。

    穿甲弹主要是穿甲效果,没有高爆的弹片造成杀伤,所以上次与荷兰人的战斗中,就主要用的高爆弹。

    高爆弹用得好,一发炮弹很可能就直接让一艘敌船报废掉。

    飞射的弹片还可以大量杀伤船上人员,而爆燃效果也可能引燃船上的火药。

    荷兰人就吃过这种亏。

    现在情况不一样,郑军水师的船队比上次南澳海战中荷兰人的船队庞大多了,也密集多了,并且是侧舷对着自己。

    高爆弹也许一发可以毁掉一艘船,但是一发穿甲弹却可以重伤好几艘敌船。

    而且郑军水师的船比荷兰人的船小得多,用一发高爆弹才换一艘敌船,叶大成还不乐意呢。

    所以比较之下,他还是觉得用穿甲弹划算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