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我见众生皆草木 > 077收好,我的抚养费33

077收好,我的抚养费33

    周怀隽咳嗽着,越咳越急,越急吸入浓烟喉咙越疼。

    因为扭动,面目狰狞,当初被火光燎烧过的脸上,斑痕清晰明显。

    徐艳将他从暗室内推出来后,怒不可遏地盯着他。

    “你是要自杀吗?你要是出事了想过我怎么办?你答应过表哥要照顾我一辈子,你怎么可以抛下我不管?”

    她愤怒地盯着他看,越说越急,越急眼眶里的泪就越是不由自主地涌下,用手臂紧紧压住自己的眼。

    周怀隽咳嗽渐渐止住,说道,“你想多了,只是不小心将窗帘引燃。”

    徐艳哪能不清楚,只是她不这样将真情展露出来的话,多疑的他或许不会相信自己对他的忠心。

    “你不是自杀?”瑟瑟抽泣地询问。

    “不是,烧佛经的时候不小心引燃。”

    “我还真以为你是,吓死我了……”瑟瑟手捏着帕子拭泪。

    “烧佛经以后还是找个空旷的地方好不好?如果以后再出现这样的事,要是我没有及时出现,你想过小笙怎么办没有?”

    说起小笙,周怀隽的神情柔和了下来。

    “小笙近来怎么样了?”

    瑟瑟瞧他眼底的那丝宠溺,心底复杂。

    即便毁了容后,眼睛依旧那么好看,灿若星辰,深邃如海。

    此时眼底的那深深的溺爱可是从来没对自己有过的。

    她承认,嫉妒周笙。

    瑟瑟从他怀里退了出来,眼神平静,语气也冷。

    “她挺好的,又养了几只小动物,说真的,咱家就开成了野生动物园吧,以后我们俩就坐在门口收收门票也能过日子。”

    此时周怀隽眼神如同冬日的寒冰浸润着盛夏的暖阳,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自己在监控视频内看到她平日里和动物们相处的那一幕。

    她的女儿怎么就那么可爱?

    不过,有一点却是让他始终耿耿于怀。

    “小笙很吸引动物的体质很奇怪。”

    徐艳不解道:“有什么好奇怪的?”

    动物都是贪吃的,拿着点食物就能诱惑它们下来,可是这些动物都被养得贪心得不行了,最近她经常救被那烦人的猴子骚扰过。

    周怀隽盯着她瞧,温声道,“找医生给她检查检查身体。”

    徐艳咬着唇角应了声,“我会让医生给她看的。”

    ······

    徐艳满腹心思地离开出了书房,想要攻克周怀隽的心思,还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

    她想起从黄叙口得来的那事。

    “你说周笙过去为了钱,堕落到去卖身?”

    “对,刚出狱的时候,我看到她一大早便从一辆豪车里下来。”

    “她很缺钱吗?”

    刚出狱的那阵,遇上白家鑫遇袭,根本没时间和精力去找她。

    等到白家鑫清醒的那一刻,得知了于水先被捕抓的消息,第一时间就是要自己去把周笙给带回来。

    而这一个多月里,周笙究竟跟谁相处过,没人清楚。如果她年纪轻被人蒙蔽了,也不是没有可能。

    黄叙,“她喜欢养猫猫狗狗,路边见到什么毛绒绒的东西就往家里带,根本就不考虑自己的经济情况,缺钱也不是没有可能。”

    徐艳,“如果再让你见到那个人,你还能否指认得出来?”

    黄叙摇头,“那天早上,男人坐在一辆红色的超跑里面,我看不到他的样子。”

    “大概是什么样的男人?”

    “那辆车,我记住车牌号,后来去查过,车主是个四十五岁的中年男人,叫顾鹰。”

    徐艳诧然,“那个琴行老板?”

    黄叙点头。

    “周笙当初便是被我和我师(傅)管舟从那琴行里带出来的,据我所知,周笙为了修琴,经常跟那家老板接触,在此之前,周笙经常去他家送过外卖。”

    徐艳沉着脸,神色不虞。

    顾鹰到底是什么身份?

    如果周笙这段日子跟顾鹰接触过,说不定周笙已经成了别人埋在周怀隽身边的一颗定时炸弹。

    瑟瑟满腹心思都在想着该如何解决面前这个困境,瞥见黄叙还站在眼前。

    瑟瑟眉心微微发紧,“你想要什么?”

    “我要周笙。”他一板一眼地说。

    ······

    阳台外,一只灰白色的鸽子扑闪着羽翼,在高不可攀的天穹下振翅而飞,尾翼绕着岛屿盘旋,忽而,灰色的眼睛放大,似乎在看到什么,俯冲而下。

    快要接触到在少女的掌心的时候,将自己的速度变慢,绕着少女的身体盘旋过了一圈后才停留了下来。

    大橘眯了眯眼看着绕着周笙手边上的鸽子,“这只鸽子是肿了吗?”

    弗陵,“我喂的。”

    大橘,“”瞧把你骄傲的。

    弗陵凑在它耳边听它说话,心口微微一跳,“听到这么了不起的消息啊,那今天一定得要好好犒赏你,想吃什么?”

    “虫子,这有点”弗陵眼底露出一些难色。

    弗陵逡向姜哲的视线,他靠在阳台栏前,目光放眼望着一望无际的海面,走过去时,见他将手上的屏幕掐断。

    他侧过身望向了她,“你给我的手机该不会是监控我的工具吧?”

    弗陵挽唇,歪了歪头看他有意无意的动作,“手机好用吧?”

    没待他回,便说,“想打电话就打,不需要避着我。”

    弗陵双手放在栏杆上,手臂伸出外摩挲着阳光。

    “反正,这里所有的信号都被屏蔽了。”

    “你还是不相信我。”姜哲凑在她眼前,一字一顿地说道,“周笙,你,不,相,信,我。”

    弗陵抬着下巴,瞧了一眼他手上的手机,“这东西算是我上回让人把你喂鲨鱼的道歉。”

    姜哲将手心覆住她的手心,也渥着她掌心上的那一簇暖阳。

    “周笙,我要是还原谅你那我得多缺心眼?”

    她明艳的脸上始终泛着笑,天真无邪的样子,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她开心来得重要。

    姜哲眉心微沉,长臂微伸,便将她带回怀里,手覆在她头顶,让她靠在自己的胸口上,“口是心非,道歉都没有一点道歉该有的样子”

    他的声音渐渐低沉下来,眼神晦暗。

    “周怀隽其实也没什么必要的吧,他当初是怎么对你的,你忘了你还有大橘,有进宝,还有蠢狗,你想要什么都让你养,但不要爸爸好不好?”

    “你想把我闷死不成?”弗陵从他胸口上艰难地将头抬了起来看他。

    他忽然也低下头,碰了碰她的眉心,柔软的冰凉的唇角轻擦着。

    两人的身子都有些僵硬,像是电流流过全身,酥麻感渐显,他停下了,不动,也不敢动,眼神里倒映的全是此时此刻的她。

    像是惊弓之鸟。

    弗陵率先回过神来,低着头,手臂轻轻地将人推开,“帮我个忙好吗?”

    姜哲也松开了手,往后退开了一步,在等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