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青原帝听后转头看向那宫女,眸子一眯道:“你说什么?德妃?”

    那宫女哭着说道:“是啊陛下!前几日公主哭着回来,说夜里黑,她不小心撞到了德妃娘娘,德妃娘娘便让人掌她的嘴,任公主如何解释也没用用啊,陛下!”

    青原帝听后周身顿时一凉。

    德妃竟然命人打了深儿?

    秦婉深再不济,也是他的亲生女儿,青原的公主,如何能在这后宫任人随意殴打?

    德妃怎么敢有这个胆子?!

    他冷眼看着那宫女,说道:“你所言可是真的?可知陷害嫔妃是何罪名?”

    那宫女吓的浑身一抖,却是磕头说道:“陛下,奴婢怎敢说谎,公主前几日夜里被德妃娘娘教训之事萱芍的宫人们都知道,陛下可以问问其他人,奴婢若有半句假话,便让奴婢天打雷劈啊!”

    她哭道:“公主平日里从不苛刻奴婢们,奴婢只想八公主快些解毒,好醒过来啊”。

    青原帝见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倒也的确不似作假,便对身旁的公公和刘太医说道:“去承德宫搜!”

    若当真是德妃

    这后宫可真是要好好整治一番了!

    虽说庶母管教庶出的子女也并无不可,可只因深儿撞了一下,德妃便敢掌嘴堂堂公主,这后宫岂不是要乱套么!

    如此说来,深儿平日里还不知要受多少委屈呢。

    青原帝这般想着,又是看了看那宫女,冷声道:“去太医院再请一位太医过来,就说朕在这里”。

    那宫女听后面上感激不已,谢恩道:“多谢陛下,多谢陛下!”

    便起身向太医院跑去了。

    一个不受宠的公主,自然是不用惊动两名太医的,可既然陛下在这里,太医院自当上心。

    不多时,便看见那太监回来了,手上上面放着一个锦盒,对青原帝恭敬道:“陛下,在德妃娘娘的柜子里搜到了这个,刘太医说,似乎就是那毒药”。

    “哦?”青原帝眸子一眯,看向刘太医道:“你可确定?”

    刘太医颔首倒道:“回陛下,这东西的味道与那酥雀如意卷上面的毒药味道十分相近”

    青原帝心下一震,莫非,德妃还真有这胆子给深儿下毒?

    只因,深儿撞了她一下?

    而就在这时,方才那宫女也回来了,与她一同进来的,还有太医院的陈太医,也算是医术精湛的老太医了。

    “老臣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

    “行了行了,免礼,快去看看深儿!”青原帝打断道。

    “是,是”,陈太医听后不敢耽误,赶紧上前为秦婉深探脉。

    只见他那眉头皱了又舒,舒了又皱,许久,他才低声道:“竟是有些像九舌草”

    青原帝见此说道:“陈爱卿识得这毒?”

    陈太医放开手恭敬道:“陛下,臣以为,八公主这症状和脉象,十分像是中了九舌草之毒,可”

    “可什么?”青原帝问道。

    陈太医为难道:“可九舌草这味毒药,青原是没有的,只有凌祁一带才有,八公主如何会中了这毒?所以臣也不敢肯定”。

    “什么?”青原帝惊讶道:“凌祁才有?”

    他看了看那锦盒,说道:“可是这个?”

    陈太医见此立刻走上前去,拿出那锦盒内的东西看了看,又放在鼻下闻了闻,而后惊讶道:“就是这个!”

    这下,不止青原帝了,屋内的几人都是惊讶了。

    先不说德妃给八公主下毒一事如何奇怪,但说这毒药,德妃到底是从哪里得来的?

    按陈太医所言,这九舌草青原根本就没有,那德妃到底是如此得到的?

    而谁知,就在众人这惊讶之际,一名公公匆匆而来,跑到屋内的时候,因为太急更是绊倒在了门槛那里。

    青原帝身旁那掌事公公立刻训斥道:“大胆小梁子,圣上面前毛手毛脚的,成何体统!”

    那小太监赶紧跪好,却是急道:“奴才该死,奴才该死!陛下恕罪,陛下,大事不好了,德妃娘娘在承德宫一直哭喊着自己是冤枉的,说她并未给八公主下过毒,方才方才竟是撞柱以证清白了!”

    “什么!”青原帝猛然上前一步,说道:“现在如何了?”

    那小梁子说道:“已经去请了太医,德妃娘娘眼下正昏迷着,不知伤的如何”。

    青原帝只感觉一个头两个大,这一个两个都是晕着,到底要如何是好!

    他看向陈太医,冷声道:“深儿这毒可解?”

    陈太医听后恭敬道:“回陛下,臣可一试,想来并无大碍”

    意思便是能解了。

    青原帝这才放心下来,却是怒道:“有人醒了再来回禀朕!”

    说完,便大步离开了萱芍宫,可那眉宇间的怒气,显然是不打算去承德宫了。

    这两人一个一个相继晕倒,换谁谁不怒,干脆他也不管了,谁先醒来再说吧!

    那小梁子见此更是懵了,那那德妃娘娘那里该如何是好啊。

    还是那掌事公公临走时对他摆了摆手,低声道:“该如何便如何,德妃娘娘醒了再来报便是”。

    小梁子才点了点头又是跑回了承德宫。

    第二日。

    这一日的功夫,此事竟是被传的沸沸扬扬,不止是大臣们,甚至连民间都听到了谣言,可这传言也不知是谁传出去的,竟是说秦婉深中毒一事

    是秦若瑜所为!

    这下,可是闹大了!

    据说这八公主突然中毒,而后陛下在德妃的宫里搜出了毒药,可毒妃娘娘抵死不认大喊冤枉,最后,竟是已死自证清白,对着柱子就一头撞了下去!

    这是有多大的冤屈,多大的委屈啊!

    这般看来,此时当真不像是德妃所为啊!

    更何况,八公主一个无权无势的落魄公主,对德妃根本就没有威胁,德妃为何非要置她于死地呢!

    德妃若当真做好了死的准备,何不赌一把,直接堵死皇后,说不准她还能爬上来呢,毒死个无关紧要的公主作何?

    再加上她已死自证清白,此事怎么看,都怎么透着蹊跷。

    而谁知

    后来太医竟是发现,那毒药是出自凌祁的!

    他们青原,根本就没有这种毒药!

    这就更诡异了!

    德妃一个后宫嫔妃,如何会有凌祁的毒药?

    所以此事,必然不会是德妃所为!

    德妃分明是遭人陷害了啊!

    而陛下也查过了御膳房,竟然是什么也没查出来!

    这就更让人震惊了!

    单说皇宫之中,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在八公主吃食里下毒的人,又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毒药放进德妃寝宫,陷害她的人

    怕是除了皇上,便只有那权势更盛,身边暗卫武功绝顶的凌祁丞相了吧!

    而慕容丞相自然不会与八公主有何过节,最为重要的是,慕容丞相若是真想杀了八公主,即便是他在陛下面前动手,谁还敢说一个不字呢!

    何需偷偷摸摸的下毒?

    那么,便只剩下了

    丞相夫人!

    再加之这毒药是出自凌祁,整个皇宫都只有秦若瑜可能有,众人便越发确定了。

    看来看去,能有这能耐,就是下毒,又是栽赃的,便只有秦若瑜一人了!

    而后在众人疑惑,秦若瑜为何要下毒杀死八公主之时,又是有谣言传出,竟然是前几日德妃娘娘要掌嘴八公主,而慕容丞相恰巧路过,念及八公主是丞相夫人的妹妹,便出言救下了她!

    只因为此事被秦若瑜所知晓,她便醋意大生,怀疑八公主要沟引慕容丞相,这才下毒打算杀了八公主!

    可她万万没想到,这毒药青原竟然没有!

    更是没有想到,德妃竟然会以死来自证清白!

    以至于此事竟然东窗事发了。

    而此事已经被传的满城风雨,几乎当青原百姓震惊不已了。

    丞相夫人

    竟然仅仅因为这点子‘子虚乌有’的事情,就要杀死八公主?

    就要活活毒死一条人命?

    这这也未免太嫉妒心强,心狠手辣了吧!

    一时间,众说纷纭,议论纷纷。

    第二日一早。

    秦婉深服下解药后又是昏迷了一夜,今日一早才醒来了,再听见宫女说了昨日的经过以后,竟是哭着替德妃求情,口口声声说德妃娘娘不会给她下毒,她相信德妃,德妃定然是冤枉的。

    众人得知后更是唏嘘,这八公主刚刚及笄,不知人间险恶,更是不知外面谣言,实在是太过单纯心善了些。

    德妃自然是被冤枉的,那真正要杀她之人,竟是更为亲近的皇姐!

    她知道以后,怕也是不会信的吧,想来,还要傻傻的替秦若瑜辩驳呢。

    而今日,德妃也醒了过来、据太医所说,德妃伤的很重,眼下虽然已无大碍了,可额头上那疤是下不去了。

    这般情况下,众人更是相信,当初德妃娘娘因为受了冤,撞的有多使劲,真真是奔着死去的啊!

    入夜。

    萱芍宫。

    亥时的皇宫便已经安静得可怕了,而秦婉深此时正躺在床榻上熟睡,房间里幽黑一片,安静的连秦婉深的呼吸声都听得到,却正在这时,安静的房间内传来了‘嘎吱’一声。

    自然是开门的声音。

    秦婉深猛然睁开眸子,毫无犹豫的坐起身来警惕的看着前面,而后,那眸子越整越大,里面几乎是写满了惊恐和不安。

    “八公主,慕容丞相从太羽殿负气而走!”

    那人的声音响起,是个有些甜美的年轻女子声音,任谁听了也会觉得十分喜欢。

    可唯独秦婉深!

    她听到这声音后几乎是浑身一震,那眸中闪烁的,竟是哈夹杂着些丝丝惶恐。

    可在听到这女子所说的话后,秦婉深却是猛然抬眸,声音竟是带着点点期待,说道:“慕慕容丞相离开了太羽殿?还是负气而走?

    那人似乎已经习惯了秦婉深这般不安低微的样子,是冷声道:“是,接下来怎么做,你明白的!”

    秦婉深听后眼中的恐惧和不安竟是被笑意取代,她立刻点头说道:“我明白!我明白!”

    慕容无月负气离开!

    显然是因为这几日的事情,慕容丞相与秦若瑜大吵了一架,男人本就不喜欢任性无理的女子,上一次他二人一定就因为自己而争吵过了,再加上这一次旧事重提,慕容丞相救下自己的事情被传的满城风雨,秦若瑜这般要脸面的一人,如何能轻易揭过?

    而慕容吃丞相是什么人?

    哪里受得了女子的无理取闹,任性妄为!

    且

    秦婉深眸中的笑意越发浓烈,几乎快要笑出声来了。

    且若是慕容无月信以为真,真的以为是秦若瑜嫉妒心浓,且心狠手辣的给自己下毒,那么想来,慕容无月怕是明日一早,就要与秦若瑜和离了!

    哈哈哈!

    这般想着,她立刻起身下了地,对眼前那女子说道:“我我明白的,我定然将此事办的干干净净,不会让慕容无月看出一丝破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