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玄幻魔法 >我穿越成一个国 > 第四百零九章大地母神的馈赠

第四百零九章大地母神的馈赠

    对地母宣战

    诸神暗暗抹去额头冷汗。有了地难母的经历,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再去挑拨地母。

    冥府之战,地难母祸世后,天神们已经深刻明白创世神这个层次到底意味着什么。

    千年之前,若非地母神无意伤害这些天神,他们根本活不下来。

    “这件事跟大母神无关就算人类最初来自大母神,但千年以来诸多域外文明降临,而且当年那批人类也被大清洗过。”

    一位天神强撑着反驳:“布尔国的人才不是地母眷属”

    “他们当然是地母造物。”夏国早有准备。鲍叔牙再度播放投影:“千年之前,地母所缔造的人类文明因为某些事而被天神覆灭。”

    老牌天神一个个心惊肉跳,某些事不就是地母之乱吗

    “但在那件事后,人类并非全部灭绝。战神殿下出身的那一系人类,最终不就成为图穆第一王朝的前身吗”

    “还有西北的多雅王国,同样保留地母神传承。”

    “布尔国的先祖出自图穆第一王朝,还是神明遗留的后裔,自然是地母嫡系。”

    投影在天空中的图片,展现布尔城废墟中残留的神殿遗址。

    “这些遗址的建造风格和图穆王朝一脉相承。可以说,布尔城就是图穆王朝的附属文明之一。这一点,可以请图穆方进行证实。”

    皮球踢到图穆王朝,图穆方的几位使者脸色大变。面对诸神的注视,再感受背后各国使者的关注,他们只能硬着头皮说:“没错,最初的布尔国国民的确出自我国。”

    一边是天神,一边是大地诸国,哪边都得罪不起啊

    使者咬牙道:“他们是我国一个没落家族在外建立的城市,然后形成独立国度。”

    这种事情在大地上很常见,除却域外文明外,绝大多数本土国都是这般来历。

    鲍叔牙满意一笑,请图穆使者坐下,再度重申:“虽然布尔国国民几乎全数死亡,但我们通过他们的尸骨提取信息,和图穆、多雅、巴多等本土王国的国民血统根源进行对照,可以证实他们来自同一族系。”

    夏国准备充分,连基因图谱都已经拿出来,根本不怕天神们的询问。

    “但这仅仅说明血脉传承,谁知道他们是不是早就放弃祭祀地母”

    如果凡人放弃祭祀神明,也无法论证他们属于神明眷属。

    “当然在祭祀了。”鲍叔牙又把投影图调控,这次浮现许多瓦罐碎片以及帆布花纹。

    “布尔国的文明受到三大本土王国影响,尤其是多雅和图穆两大王国。在他们的日常物品中可以看出,他们存在着蛇崇拜以及生殖崇拜。这一点与多雅王国不谋而合。”

    多雅王国是菲尼迪雅亲自到来,她起身为夏国证明:“我国崇拜蛇文化,因为蛇是地母神的象征,我相信在布尔国内仍留有对地母神的信仰崇拜。”

    看到天空中一幅幅图片闪过,黑咒神暗暗后悔:当初我们摧毁布尔国,怎么就没有把这些东西都销毁呢。

    “其实这件事不仅涉及布尔国的国民。大家想想,难道布尔国仅仅祭祀地母神吗对天王的崇拜,对太阳神的崇拜,对雷雨之神的崇拜,难道布尔国内不存在其他天神的神殿吗”赵高极其阴损的说:“这次布尔国覆灭,不仅是一支地母造物的毁灭,更是诸位殿下的神官女巫被无辜杀害。难道诸位殿下不打算为自家眷属报仇吗”

    天空中,诸神面无表情,相互彼此打量。

    如果某位殿下的神官被四神所害,结果却一直不吭声,反倒是夏国出面讨还公道,这就不仅仅是丢人那么简单了。

    黑暗女神:“不用瞎挑拨。布尔国规模不大,对诸神的祭祀仅限于几位大神。其中以太阳神的信仰最为广泛。不正是为此,才有这次廷议吗”

    她直接把锅甩给太阳神,将诸如谷神、雷神、爱神等神都给摘出去,主动跨过这个问题。

    “就算证实布尔国仍在祭祀母神,也无法论证地母眷属。地母眷属”女神心中一动:“他们身上有母神的神性庇护么”

    “没有神性庇护,那就是普通种族。”

    此时,猛虎之神不禁为自己发声:“没错。地母创造万物,大地上任何一个种族的来源都可追溯至地母。如果天神杀人有罪,那么人类杀害动物,是不是也有罪”

    “毕竟动物也是地母的造物。”

    伊挚:“动物没有社会性祭祀,无法为诸神提供信仰,怎么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眷属”

    “但许多动物的灵性和能力并不弱于人类,你怎么知道母神不眷顾”精灵之主插口:“比如蛇类,蛇类作为大地眷族,天然受到母神垂青。但蛇类也没有社会性的大规模祭祀。”

    于是,就着“地母眷属”的话题,双方展开激烈辩论。

    为了确保天神们至高无上的地位,他们绝对不容许自己的仆人得到自由,成为大地母神的眷族。

    而夏国这边为了争取人类的利益,也必须为人族提高自己的身价从而攀扯地母。

    姬乐冷眼旁观,心中渐渐烦躁起来。

    对于地母眷属这件事,他其实并不愿意把人类比作地母眷属。但既然天神们咄咄逼人,不肯给予凡人独立,也只能用这种方式暂时提高地母的地位。

    将天神和人类拉到同一个水平线,同样视作创世神的造物,无非是长子和末子的区别罢了。

    诸神争吵,从最初的黑暗女神、精灵之主,逐渐牵扯漫天诸神统统加入进来。

    而夏国怡然不惧,虽然辩护团只有寥寥数人,但一个个轮流登场舌战诸神,倒也不落下风。

    两位神王看这场辩论津津有味,不时随着观众们进行附和。

    但高台上的审判之神脸色越来越黑。

    “够了”最终,审判神忍不住了。他厉呵道:“都闭嘴”

    木槌狠狠一敲,临界主神的神威蓦然爆发,将整个会场覆盖在他的审判领域内。

    起源神王眼中闪过赤光,忍不住要出手时被同伴按住。

    永梦神王握紧他的手腕,盯着太阳神的方向:“别着急,再看看。”

    太阳神随后升起光之力,抚平诸神的纷争。他缓缓道:“既然诸神认为人类不存在与天神等同的地位,而夏国认为人类拥有相应的价值,那么就让天平来裁决吧。”

    审判天平是天王打造的主神器,和风雷水火等从世界自然本源中凝聚的主神器不同。

    天平本身并不特殊,仅仅是一件普普通通的金属器。是天王用自身神能赋予“审判”的力量,让这件天平成为本宇宙象征审判、裁决的神器。

    审判之神点点头,将桌子上的审判天平托起。

    当审判之力注入天平后,这架天平冒出璀璨神光,在天空中形成百米高的巨大投影。

    然后天神伸手一抓,黑风从大地喷出,无数哀嚎的冤魂飞到审判神身边,在他手中凝成一枚黑色砝码。

    “这颗砝码象征布尔国的价值。”

    砝码落在天平右侧的秤盘上,天空中的天平虚影右侧,也浮现一座巨大的城池虚影。城市中,无数冤魂诅咒着四位天神,让诸神触目惊心,也让大地诸国使者升起兔死狐悲之感。

    天空中的诸神,大地上的观众,渐渐又将立场转变,用异样的眼神看向被告席

    “然后是神明。”审判神手指向猛虎之神,虎神瞬间感到自己体内的力量被悉数抽空,在天平左侧凝成一枚赤色砝码,使得虚影天平左侧,出现一头巨大的神虎。

    “既然诸神认定神明至高无上,那就来衡量双方的价值。如果四神价值高,则天神无罪。如果国家这一侧的价值高于普通神明,则要对天神进行惩戒。”

    审判之神操控神力,天平不断来回摇晃。

    过了好一会儿才平衡下来,天平微微向右侧倾斜。

    顿时诸神哗然,虽然猛虎之神属于诸神最底层。且是上位天神赐予神性,助他一臂之力封神的新晋天神。

    但他好歹也是天神啊

    一位天神所化身的砝码,在天平上竟然比不过区区一个国家的凡人吗

    “这不可能布尔国仅仅是大陆最常见的城邦国,除却一座城市外,只有附近地域的七八个村落。总共加起来,也就一两万人。他们怎么可能跟一位天神的价值等同”

    “黑幕这件事绝对是黑幕”

    诸神义愤填膺,纷纷指着审判之神动手脚。

    但审判之神对此结果也很意外,看到这结果后,又尝试性将黑咒神的本源神力凝聚为砝码搁置在左侧。

    同样,比布尔国的砝码要轻。

    接着是刚勇之神。这位神明似乎别有不同,当赤红色的砝码落入左侧时,哪怕仅仅是一枚砝码,也把对方布尔国的砝码压下,天秤缓缓向这一边倾斜。

    审判之神若有所思:“同样是新晋天神,所掌控的神职不同,他们的价值也各不相同呢。”

    最后是衰老之神,所有神人明显看到,当这枚砝码落入左侧时,天秤不仅仅是微微倾斜,而是直接坠落,将另一侧高高翘起。

    “毕竟是中位神,而且还有一个与命运有关的神职。”

    审判之神将四枚砝码同时放在左侧,天平重重压下。

    黑暗女神神色舒缓:“看起来,天神更加贵重,区区一国之民倒也算不得什么。”

    话虽如此,但一个国家的价值等同一位低等天神,也是一件足以让诸神侧目的事情。

    不少天神开始反思,是不是要重新审视神明和凡类的关系。

    “算不得什么”姬乐站起来:“左侧砝码是四位神明的总和,而右侧仅仅是一个国家的亡灵冤魂。除此之外,国家最宝贵的财富是文明。还有,布尔国祭祀诸神,也要算上这一部分价值。”

    “而且作为原告,我们不仅仅是为了布尔国而针对四神。我国也被四神攻击,是不是也要算上我国的价值”

    夏国的砝码

    被告席上的诸位神明露出惊色。

    仅仅一个布尔国的砝码就能跟一位下位天神比肩。如果是夏国这等王国,怕不是能比肩上位神

    就在这时,大地传来剧烈的晃动。诸神明确感觉到一股磅礴的神力从大地深处涌现。

    丰饶之母面色苍白,颤抖道:“本尊”

    地母降临了

    诸神神情肃穆,纷纷站起来迎接这尊执掌冥府的强权大母神。

    不过地母并没有真正现身,而是聚拢神力在天空形成一道投影。

    这是一尊青气环绕的神明,祂仿佛拥有男女两种性别,浑身散发勃勃生机。

    诸神和万灵看向这位神明,从那模糊不定的面庞中,都仿佛看到自己的脸。

    “朕与天王创造天地,诞生生命。但凡天地之后所孕育的一切生命,都是我们的子嗣。”

    此言一出,夏国方大喜。

    这句话无疑确定一点,地母认可布尔国作为她的眷属。

    “曾经朕与天王协商,欲在我等隐退之后擢升生命神王统率诸神。”

    “但因为某些缘故,生命神王无法诞生。”

    “因此,朕将生命神王的力量平等赋予天地诸生命。”

    “生命神王来源于众生,亦当回归于众生。”

    伴随地母的话,天空中的神像虚影化作点点青光散入大地,没入在场诸神体内,没入在座诸国使者的肌肤,同样也融入远方大地一应众生的体内。

    地母神将“生命神王”送给所有生灵

    这一举动彻底惊呆诸神。

    这无疑确立人类和天神的关系。

    天神是创世神缔造的长子,拥有统治世界的权能。

    人类虽然弱小,但也是创世神认可的孩子,是幼子。虽然一个人类无法和一位天神媲美,但数量繁多的人类集合在一起,也足以爆发强大的能量。

    如今最明显的,就是天平两侧的砝码。

    随着地母神的馈赠,那右侧砝码冒出无边青光,来自生命神王的神力加持在上面,让两者重归于平衡。

    当然,这无法让人类和天神平起平坐,仅仅是从生命的意义上,赋予凡人不逊色天神的价值。

    天神是创世母神的造物,人类也是创世母神的造物,而就连姬乐这等外来种族也因为地母神的馈赠而得到世界认可。

    纵然天王的诅咒还在,可只要地母认可,生命神力传承在大地万族血脉内,就足以抵抗天王的压制。只要种族内诞生一位天神,就可以净化天王的诅咒。

    至高天,天王对此保持沉默。往大地看了一眼,继续创造自己手中的全新生命天使军团。

    几位主神静静观看生命神王的消散,太虚神尊发出一声叹息:“凡人的潜力增加了啊。”

    没错,几位主神感触最深。

    地母无私,将生命神力赠予大地上的所有生命。这些人类就是生命神王的眷属。

    但凡眷属,都能祭祀自己的主祭神。但凡眷属,都能凭借自己体内的神性蜕变为天神。

    如今地母的馈赠,让所有人类都具备蜕变天神的可能性。而且在情感爆发时,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类或许也会爆发奇迹,发挥比平常高出十倍甚至二十倍的力量。

    “不过这次馈赠中似乎少了点什么。”太阳神目光隐晦的看向黑暗女神幽蒙。

    在地母神的这次馈赠中,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将魔族弃在一旁,仿佛不承认魔族的地位。

    即,魔族并非生命神王的眷属。

    “连兽人和精灵都承认了,可唯独魔族摒弃在外,这也说明地母对魔族的态度”

    兽人是地母的失败造物,如今附属世界融合大地,兽人也在这片土地上生存。

    秉着存在即为合理原则,地母仍认可了这批失败造物的身份。

    精灵来自精灵之主,勉强算是“孙子”,也得到生命神王的神力传承。

    但唯有来自冥府,象征死亡力量的魔族和生命之力格格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