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 第三百六十八章险象

第三百六十八章险象

    这一别,也许就是永别。

    有句想问的话明明到了嘴边,却无论如何难问出口。

    苏佑觉得身子如入冰窟,才刚刚相聚几日,这便又要分开,而且再不知道何时才能相见。

    “小潋,你要去哪里。”

    朱芷潋苦笑一声“大苏……这我不能告诉你,我得活下去。”

    这句话,就像在两人之间隔出了一条河。

    我不告诉你,不是因为不信你,我只是想活下去。

    祁楚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大喊道“怎么啦,你不是喜欢她吗?那就跟她一起走啊!你抛下她一人算是个怎么回事儿啊?”

    一起走?

    苏佑一怔。

    他好像从没想到还有这样一个选择,祁楚的话则还在继续。

    “你这个国主,做得又窝囊,只要温兰活着一天,你就只是个摆设,要是这样,还不如干脆离了这里,过你想要的日子去啊!”

    苏佑觉得祁楚的话真是任性而荒谬,惊讶之余忍不住笑了一声,然而他看向朱芷潋时才发现,后者竟然用期盼的眼神看着自己。

    “大苏……我知道让你抛弃这国主之位不是我一个亡国之君可以说得出口的话,可是她有句话说得没有错。不管你爱不爱听,有温兰在,你永远都不能成为真正的国主,你便是继续呆下去,也不会有任何改变。而且……我也实在不想和你分开,和我一起走吧咱们离开这里,咱们离开这片伤心之地,好不好。”

    傀儡,木偶,隐忍,苦闷。

    苏佑脑中一片混乱。

    然而千头万绪,快刀乱麻,也许真的是该做个了断的时候了。如果绞尽脑汁也不能阻拦温兰的各种阴谋诡计,如果拼尽全力也依然只能忍气吞声,那么索性抛下这一切从头再来!不破不立,我弃了这个国主的身份,重新做回苏晓尘,做回原本的自己,或许真的能走出另一片天地呢?

    苏佑想到这里,将心一横,一股压抑已久的意气冲到喉间,他斩钉截铁地答道

    “好!我与你走!从今日起,我不再是那个苏佑国主,我也不在乎我是伊穆兰人还是苍梧人,我只凭本心行事,无愧天地,依然做回原本的我,苏晓尘!”

    朱芷潋一把紧紧地抱住苏晓尘,“大苏,我也答应你,你我以后定然再不分开,此生两不相负,可好?”

    “嗯!执手同老,此生两不相负!”

    祁楚又在一旁赶紧催道“好好好,同老同老,我去替你们到门口看看情形,你们赶紧出城同老去,别还在这里磨蹭!赶紧的!”

    朱芷潋指了指窗外,说道“大苏,你别急,我的船就在下面,咱们先逃上船去,其他的咱们走一步看一步,路上再想办法。”

    话音刚落,门口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显然是有一大群人正向这边赶来。

    祁楚不由叫苦“叫你们赶紧走,偏不信,这下被堵在这里要被温兰一锅端了吧!”

    赫萍见此情形,把心一横,对苏晓尘说“国主,若您信得过奴婢,此处请交给奴婢来应对,还请带着明皇陛下去里面躲避!”

    朱芷潋见她神情坚毅,点了点头道“大苏,我见她是个可信之人,既然现在逃是逃不出去了,不如就交给她吧。”

    苏晓尘道“好,便是死,也死一起!咱们先去里边。”

    祁楚无奈,只好拖起地上的赫琳,又紧紧地捂住她的嘴。

    赫萍见他们藏了身,于是整了整衣衫,将外面的房门大开。

    一群人已经赶入院中,为首的一人正是大巫神温兰。赫萍急忙奔了出去拜倒在地上“大巫神,大事不好了。奴婢正想要去禀报大巫神。”

    温兰早已疑心祁楚来壶梁阁通风报信,见赫萍奔出来喊大事不好,以为自己猜得不错,便急忙问道“到底出何事了,快说!”

    “奴婢本来已经伺候国主睡下了,不料血族的王长姬忽然闯了进来……”

    温兰转头怒目看了一眼祁烈,心想,果然是这个祁楚!哪儿都有她来搅局!

    “继续说!”

    “奴婢说国主已经歇下了,有什么事还请明日再来,可是王长姬全然不听劝,力气又大,奴婢和赫琳两个死命想拉住王长姬,根本拉不住……”

    众人心想,祁楚岂是寻常女流,那可是祁烈的姐姐,莫说你们两个,便是再来两个,也拉不住。

    “王长姬这么急着来这里见国主是要做什么?”

    温兰故意想让赫萍说出来给在场的人听听,尤其是给祁烈。

    “王长姬闯进来见了国主就让他去来仪宫救人,说再迟了就救不了了,还说什么救不了娘总得救下女儿。”

    一句话把一众人说得面面相觑。

    朱玉澹身死不过只是刚刚发生的事,这个奴婢就能如此准确地说出来,而知晓此事又不在场的只有祁楚一个人,不是她来这里告密还能有谁?

    温兰心中大怒,这个祁楚,竟敢坏我好事。

    “国主人呢?我要找国主说个明白!”温兰见房门大开,就要踏入房去。

    赫萍见他已一脚踏进房门,急忙大喊道“国主不在这里,他已经和王长姬赶去来仪宫了!”

    温兰不觉回头问道“什么?去来仪宫了?”

    “是,王长姬说要赶紧去来仪宫让明皇带着玉玺逃跑,奴婢听着觉得大事不好,就想向大巫神来禀报,好容易等到国主和王长姬出了门,这才赶紧想找大巫神来,不料刚出门就遇上了您!”

    温和在一旁静静地听着,此时忽然开口问道“国主今日操劳,晚饭后没有犯困么?竟然还有精神去来仪宫?”

    自己吩咐赫琳给苏佑下了昏睡的药,按理说早就该躺在床上才是。

    “国主说今日见不到明皇,没心情吃饭,只是喝了几杯茶。”

    赫萍知晓了膳食中的缘由,便搪塞了过去,既解释了为何苏佑不困,又装成自己不知道赫琳下了药。

    “哦……”温和有些失望,没想到苏佑竟然阴差阳错地避开了。他看了看四下,又问

    “怎么不见赫琳?”

    屋内苏晓尘和朱芷潋本来就已经心吊到了嗓子眼,听得温和这样问,心中一紧,祁楚更是使出全力死死地捂住赫琳的嘴,唯恐她发出一点声音。

    赫萍被问到赫琳,也是有些心慌,她左右看了看,有些不知所措,道“咦……赫琳呢?刚才还在这里的,怎么就不见了呢。她最近总是忽然就喊内急,也许是如厕去了。要不然再等一等?”

    温和知道赫琳常常以内急为由出来通风报信,见赫萍这样说,对兄长低声道“说不定赫琳确实是去报信了,只不过与我们正好擦肩而过。”

    温兰点点头道“看来国主真的去了来仪宫,我们赶紧过去看看,休要让他二人生了什么误会。”

    说着,急忙朝院外走去。

    珲英忍不住悄悄地问祁烈道“祁楚真的来通风报信了么?”

    祁烈苦笑道“不知道,咱们还是跟着温兰去一起去看看吧,你侄子在那儿,你也得护着点。”

    说着意味深长地朝屋里看了一眼,口中吹了一声哨,翻身上了马。

    他不知道那个叫赫萍的侍女说的是真是假,但是他本能地觉得,姐姐就在屋子里。

    赫萍见众人确实已经走远,这才发现自己的背上已经全部湿透,她转身进屋,坐在地上朝屋里喊道“快出来吧,他们已经走了。我……我的腿都软了。”

    朱芷潋和苏晓尘这才小心地探出头来,祁楚还在紧张地捂着赫琳的口鼻,等到回过神来,“哎呀”了一声。

    “大约是方才太用力了没注意,我把她给闷死了。”祁楚不好意思地笑起来,好像只是不小心踩死了一只小蚂蚱。

    赫萍见赫琳眼睛还睁得大大的,满目都是惊恐和慌乱的神色,想到与自己相伴近十年,情分难舍,不由心酸泪落“唉……虽是她咎由自取,总是可怜……”

    苏晓尘见赫萍可怜,忍不住说道“赫萍,你和我们一起走吧。”

    赫萍心中一阵暖意,但抬头见朱芷潋与苏晓尘两人站在一起,忽然有些不自在起来。

    他自有佳人相伴,我何必落人嫌隙。

    于是摆手微笑道“国主,奴婢走不动了,就留在这里,哪里也不去,若能侥幸留得性命,一定每日祝祷国主与明皇陛下身体安康!”

    祁楚见赫萍甚是忠心,又通世故,很是喜欢,忙宽慰道“国主,你赶紧带着她走吧,这个丫头有我在呢,必能保她性命。哦,对了。”祁楚忽然想起了什么,从袖中掏出一物递给朱芷潋。

    “这是我无意中得的,瞧着还不错。将来二位的好事我不一定能赶得过去,贺仪么我今天就先送了。”

    朱芷潋接过来一看,是块晶莹剔透的玉麒麟,只见那麒麟足踏祥云,神姿威武,栩栩如生,雕琢得甚是精美,一看就是非凡之物。她翻到麒麟的背面,竟然镌着一簇七角兰花,不禁“咦”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