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什么?”陆晓夕不明白了。

    顾瑀纠结地开口:“爷爷虽然是喜欢古董知识,你没必要那么深入研究,只要知道个大概,他就已经很喜欢你了。

    你这么做我也很感动,但我希望能给你带来幸福快乐,我不希望你因为我,委屈自己。”

    “傻了吧你。把自己想得这么伟大。”陆晓夕撇撇嘴,脚下加快了几步: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个爱财如命的人。我买房的二十几万,就是从潘桥赚得。

    我开始去潘桥是为了赚钱,现在觉得研究咱们华国历史文化也特别有意思。”

    “你高兴就好。”

    “还有更高兴的呢,今天你来了,我们去买一个大件儿搬回家。有你在我就不怕被坑了。”

    “好啊。”

    经过几个月的沉淀,陆晓夕终于又淘到一件宝贝。

    那是一张红木桌子。店家知道那红木的价值,要价不便宜,要八万整。

    陆晓夕上周就看好了,一时没钱也没下定决心就没买,这次顾瑀回来,她是准备买下来了。

    八万块,基本是陆晓夕手上自己和父亲所有的家当了。

    但她相信自己触物的本事,那八仙桌中间镶嵌了一块紫檀木,应该有三百年以上。

    这个东西藏在里面,除非把桌子拆了,否则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

    陆晓夕买那桌子,就为了这块陈年紫檀木。

    有了明确目标,两人就直奔那间古玩店。

    “呦,这不是经常跟着金爷学习的小陆吗?我知道你,古董知识特别扎实,是个好孩子,运气不错。”店老板听说陆晓夕要买桌子,还主动给她便宜了两千块。

    “你最近没去金爷店里啊?哎,金爷这下是真的栽了,搞出婚外恋来,跟他老婆闹离婚呢,听说那小三还是他小姨子,连孩子都怀上了。”店老板跟陆晓夕八卦着。

    “这么快……”

    陆晓夕早就知道白鹂梦不是省油的灯,金爷早晚要遭殃,就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哎,我早就看那个小姑娘不对劲儿,金爷这下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陆晓夕只是笑笑,绝对不多说一句废话,完全充当一个忠实的听众。

    等路过“古缘”的时候,店铺里正在不停往外搬东西,似乎正在搬家。

    陆晓夕打听了才知道,金爷爱妻如命,当年这家店是注册在他妻子白芸梦的名下,包括店里所有的东西都是白芸梦的。

    两人这下闹大了,白芸梦直接把他店里所有的古玩全卖了,而且是低于市场价大甩卖。

    金爷现在算是被净身出户,也是真狼狈。

    陆晓夕想了想,还是到外面电话亭,插上电话卡,给金爷打了个电话。

    金爷手上有大哥大,那玩意儿虽然笨重,却是后世手机的早期版,至少能接电话,属于暴发户标配。

    好在金爷电话还在,接了之后,很快就过来了。

    顾瑀把桌子帮陆晓夕运回去,陆晓夕干脆就在附近,请金爷吃了顿饭。

    不管怎么说,这位也是她的古董启蒙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