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玄幻魔法 >刁蛮小仙女 > 第三十八章众人的选择

第三十八章众人的选择

    于是大殿之上很多人都站出来开始报名了,更有甚者还有许多不是大乘期的修士也站了出来。可叶清语怎么可能收呢,大乘期要是去了十有是给那些妖兽送菜去的。

    大会一直商讨道深夜才结束,两人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已经是子夜时分了。这两天叶清语的心情已经是差到了极点,因为她无法说服自己的男人和她一起飞升仙界。

    “为什么我要你给我理由”

    “没有理由,只是我还不能离开凡间。你不是说这个世界与神界有着不可分的秘密吗我就是要找出这个秘密。”墨君炎看着自己的妻子,眼睛中带着的是一种肯定和决心。

    “这不是理由”叶清语坐到了男人的身边,再次劝慰道“丫丫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

    墨君炎将少女抱入怀中“你在担心什么你难道是在担心我和那丫头”

    “你敢”她是相信丫丫的,再说今天见到她的时候已经发现她有了自己的道侣了。叶清语躺在男人的怀里声音柔和了许多“究竟是什么事回请你知道什么事情只要我想知道的,想去查的事情很快就会知道的。”

    墨君炎伸出手来呱呱她的鼻子“小语始终是最聪明的,这件事情还是推测现在依然找不到任何证据。白洛川还有一股力量留存在这个世界上。”

    女人的眼睛眯起来“你说什么难道他还有后人在这个凡间。”现在她的确是已经没有时间来管这里的事情了,只是想了想“十年,我只给你时间的时间。十年之内你不将这个吃了飞升仙界,我就直接从仙界回来将你给抓回去。雷霜我留给你,无论你呀处理什么时候雷霜必须要在你的身边。”

    “好好”男人又要想做那种事情,却是别少女给拦住了“你答应过才行”

    “答应,答应。我们就快要分开了,小语难道不想要喂饱我吗”

    真的是一个不知羞耻,极度变态的男人。可是叶清语只能无奈的妥协了,一旦妥协男人就肆无忌惮起来。自此之后的半个多月来,叶清语走路时候总是感觉才在棉花上一样。

    这一天,雷霜被单独叫道了一个房间中。再次重申了自己的想法和意见,然后给了他很多的东西。

    “什么”

    “封印之地的战斗,你不用参见了。我已经和师姐说过这件事情并且分析了这么多年天道宗收集到的信息,做了综合判断结果就是白洛川最后一股力量可能也在这大群的修士之中。你的任务就是在我们进入封印之地的时候进行观察,还有一点就是不要让他们在外面搞破坏。”

    一缕及其不同的气息出现在房门外面,叶清语也差点忽略了这一点。她给小雷打了个颜色,下一刻门口的那道身影就被人给抓住了。抓住他的人是水鹭,刚要提着他进来的时候,那个修士直接化作了一丝青烟消失无踪。

    这么诡异的事情,在水鹭的眼前出现。并没有让少女感到了什么意外的事情,因为这件事情很显然她是知道的。

    “星辰幻兽一族的伎俩,可是刚刚那个人绝对不是幻兽一族的人。”她看了一眼自己的娘亲然后道“这个应该是混血,并不是真正幻兽。”

    水鹭的真是身份雷霜是不知道,所以她的眼神扫了一眼这个前辈问道“小鹭姐,你凭什么说这个人不是”

    “因为,我的身上就有一半星辰幻兽的血脉。只是这么多年的净化已经所剩无几了。”

    这是一个意外的消息,雷霜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道“主人,我觉得留下来的人最好是小鹭姐,她比我更合适”

    这件事情叶清语不是没有考虑过的,只是仙界的事情真的是却少不了水鹭。于是她就将道了仙界之后所要做的规划给两个手下简单了说了一下。两人才知道,飞升通道的事情远远地没有结束。

    这个原因足以让雷霜多留在人家十年,等着十年之后再飞升仙界了。

    今夜的风很大,但是对于将要离别的人是如此的悲凉。丫丫现在已经是大乘后期了,只是自己的孩子还是很小不原因这么早飞升仙界。于是放弃了那颗破阶丹,这是叶清语始料未及的事情。要是只有她和一起飞升仙界的话,怎么能够最快的在仙界建立天道宗的势力范围呢

    圆月,苍松,翠柏,孤影看上去非常的苍凉可是在苍凉之下,会有多少有情人恩怨缠绵呢。这是芸萱城背后的一座独峰之上,两到身影依偎在一起声音虽然很小,但是已经站再哪里这里很久的叶清语听的十分的清楚。

    她无奈的撇了撇嘴走了过去,两人其实早就发现了有人走过来。女人从男人的怀抱中脱离出来,面对叶清语展开了一个无奈的笑容。

    “丫丫,怎么你决定是要留下来。还是和我一起去仙界。”这是询问也是在肯定这次叶清语是必须要走那拆散鸳鸯的小人了。

    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现在的天道宗宗主李丫丫,而男人正是李丫丫的双修道侣古天明。叶清语仔仔细细的在那人的身上扫描了一变,然后点点头“你就是古天明,你和师姐至于两个选择,分离十年然后重聚,否则现在就是你们永远分离的时候。”

    李丫丫有点不解,于是开口问道“师妹,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男人就算是修炼千年万年也不能飞升仙界。”她的神识已经控制住了眼前的男人开口质问“大胆妖兽竟然敢欺瞒我的师姐,信不信我现在就送你上路。”

    “九古长老的嫡系后人,骗一骗别人还好说。竟然骗到我的头上来了说,妖兽一族究竟有什么计划”刚刚说完一把寒光宝剑就落到了男人的脖子上。

    今天早上抓到的那个幻兽气息的人,是妖兽的兽魂变化而成。这种气息很久就找到了线索,如果没有今天的事情这些人要是在外面弄掉破坏的话。估计跟随叶清语进入封印之地的人一个也活不成。

    “为什么要骗我”这个男人骗了自己的感情,也骗了自己的心。李丫丫夺过叶清语手中的剑大声喝道“说,为什么要骗我”

    古天明其实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于是跪在了丫丫的面前滴滴得道“我承认我骗了你吗,但是我对你的爱是真的。难道你一点也看不出来吗”

    叶清语夺过丫丫手中的宝剑“我相信你,否则就不用等到现在来找你谈谈了。儿子和老婆还是族人和父亲,你自己选择。”她从上向下俯视着跪在地上的男人“古天明,你是个心地善良的妖兽。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这三百年来个大陆剿除白洛川余孽的事情不会那么顺利的。”

    “可,这些人是我的族人,家人还有”

    “古天明,你从来就没有选择的机会。自从你招惹上我师姐之后,你的命运就注定了。”

    古天明脸色情暖不定的变化着,这种对峙一直持续了半个时辰他才松了口“你让我怎么做”

    “阻止他们破坏封印之地的事情,然后给你十年的时间辅佐墨君炎挖出”然后我会帮你成为真正的人类修士,进入仙界之门。

    叶清语给的诱惑是在是太大了,不得不让古天明第一时间就点了头。

    “发下血誓,然后开始行动明天雷霜会跟着你,三天之后我们会正是进入封印之地,希望在飞升之路打通之后能看到你的好消息。”

    古天明直接奉献出一丝自己的元神,交到了叶清语的手里。就看到叶清语将元神上打赏了一个烙印,就听古天明说“从此之后一切依照主人的命令行动,专心爱护妻子绝不背叛。”

    叶清语手中的灵魂有沉了几分,随后便点点头转身就离开了。今天晚上的震撼真的有点大,躺在自己身边多年深爱自己的男人竟然一直在监视者自己。她看了古天明一眼“今天开始孩子和我睡我还保留着你的身份就是为了刚刚你和师妹说的话,等十年之后上了仙界之后,我们在在一起吧”

    意思就是上不了仙界的话,她永生永世就不会原谅自己了。深深的叹了口气,将古天明拉了起来“走吧”

    现在还能够你这样说话,他已经心满意足了。要不是看在刚刚发的血誓的情况下,估计现在这女人已经杀了自己吧

    “现在不能分房睡,因为我们身边由父亲的人。”既然决定走上另一条路古天明已经决定豁出一切了。

    李丫丫气喘吁吁的道“好吧不过这个人必须要尽快除去。”

    当天晚上,一个黑影闯到了李秉成的房间之中。一把匕首顶住了他的喉咙将他带到了一个密室之中。

    将苏秉承绑过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师傅和师爹两人。男人看到古天明和李丫丫的时候怎么不明白现在是什么情况呢自己的身份一定是暴露了,他恶狠狠的盯着古天明声音变得低沉而带有恐吓的感觉“古天明,你真的背叛族长了。”

    “本就没有什么背不背叛的,别忘了族长的位置来正不正当,别忘了当年你们是怎么对待我的亲生父亲的。”

    苏秉承一愣“原来你早就知道了,可是我告诉你已经晚了。你们是进不了封印之地,这个封印之地就会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殆尽的。”

    “是吗”一声粗犷的男子声音出现在这个密室之中,当苏秉承看到了男人那恐怖的面容的时候。一下子就瘫了下来,嘴里不住的念叨“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丑陋男人上前一把抓住了苏秉承的脖子狠狠的剜了他一眼“我是死了,可是又活过来了。当年的一把天火差点让我魂飞魄散,要不是天命之女叶姑娘的人找到了我。我恐怕如今还在博海城的大街上,过着凡人乞丐的凡人生活呢”

    其实早在一个月前,来到封印之地外围的时候。叶清语就怀疑了修士大军中有不同的声音力量了。跟何况千羽年前许多的修士前赴后继没有追到的师姐,竟然让一个名不仅经传的矛头小子给追到了手。她怎么可能不去查查呢,可是一查就查处了很多的问题。

    “臭小子,你难道真的以为,叶姑娘是真的凭借你今天的一次小小的试探。就知道了这么多的事情的。”古山气氛的在自己儿子的脸上狠狠的挂了一巴掌,然后走到李丫丫的面前道“不错,不错。我儿子的眼光还是不错的。什么时候,能去看看我的小孙子呀。”

    这个老爷子是不是有老不正经了,你现在这幅尊荣要是让儿子看到了不是要天天做噩梦吗

    丑陋男人拍了拍丫丫的肩膀,李丫丫知道这个人的身份并没有躲闪。然后道“前辈,外面的事情已经解决了”

    丑陋男人呵呵的笑着道“当然,叶姑娘手下的人就是厉害。那些圣地周围的符阵已经被彻底的铲除了,还有那些人都被杀的不剩太多了。长老阁的人已经带着修士直接朝着族地杀去了,我估计恐怕收获不会很大的。”他的眼神扫了一下跪在地上的孙秉承,地上的男人直接就瘫到了地面上。

    审问犯了错误的弟子,还有对手的修士的时候没有李丫丫可真的是不行。在这丫头担任天道宗宗主的三百你多年间,只要进入天道宗的妖兽还是人类修士从来都没有受得住秘密的。

    “师傅,师傅你干什么”

    丫丫嘴角抽了抽“从今以后你不是我的徒弟,看在师徒一场的面子上。今天我就送你一个好东西让你尝尝滋味,如果你加持不说的话后果是什么你一会就知道了”

    看着李丫丫从储物袋中拿出来的正是大家平常吃饭的竹筷子,两个大男人一头的黑线。可是当那两个筷子插入苏秉承的鼻子里慢慢搅动的时候,男人不断的傻笑着。一直到一刻钟之后,他又哭又笑的开始求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