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历史军事 >原始之王 > 《原始之王》正文 第两百八十五章引起男人之间的矛盾,一定是女人

第两百八十五章引起男人之间的矛盾,一定是女人

    子车丘被长鱼鲤气笑了。

    “鲤兄,听我说完不好吗,为什么你对我总是有这么大的意见,你每次都针对我,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吗”

    长鱼鲤冷笑两声,道“你自己不清楚吗”

    “难道是去年那头熊的事情”

    众人立刻来了精神,这其中有什么八卦吗

    八卦,是人类诞生以来,与生具有的能力,众人竖起耳朵,准备听听里面的八卦。

    子车丘一提这事,长鱼鲤就脸色涨红,就像一股火山,涌到了他的胸口,不吐出来,就会烧死自己。

    “你个奸商,一头熊,你换了我多少鱼”

    长鱼鲤伸出双手,十指张开,愤怒道“十车,整整十车鲜鱼,你个奸商,你提这事我就想杀你”

    子车丘笑道“我又没有逼你,是你自己同意的,你不同意,我还能强行交易吗”

    “不能呀,我们子车一族,从来没有强行交易的行为呀”

    子车丘转向其他人问道“大伙说,是不是”

    众人都没有回答他,子车丘一时陷入尴尬。

    咳咳

    子车丘咳嗽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接着一脸委屈的说道“我子车丘自问,从父亲手中接手部落后,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大家急需什么货物的时候,都是我们子车族帮你们找到的,寻找的过程中不需要人力吗,别人知道有人急需这种物品,突然给我们涨价,那我们收过来,再卖给你们,总不能亏本吧,说真的,我们真没赚到东西,赚到的东西,仅仅能养活自己,但是大家这样的态度,实在让人心寒,我们为你们忙前忙后,却得不到你们一句好话”

    其他人有些不好意思,但是长鱼鲤却一点也不感动。

    “厉害,厉害,一张嘴,便能倒黑为白”

    长鱼鲤指着子车部落,道“大家瞧瞧,这部落富不富有”

    没说的,相比于其他部落,子车部落算得上是皇宫了,仅仅部落院墙,便是用青石砌成,他们部落的屋子,不是低矮的茅草屋,而是木屋、竹屋,门前还挂着五彩斑斓的贝壳,风一吹,便能发出叮叮当当的悦耳的铃声。

    这还是表面的东西,再看看他们用的锅,那是黑陶族制作的最为精美的器皿,他们用来祭祀神灵的器皿全是漆族制作的漆器。

    制作漆器要割漆族附近的漆树上的漆油,漆油珍贵,一年也就只有几个物件,全被子车族给买走了。

    “装可怜没有用,我早就看透了你的嘴脸了,人会说谎,但是这些实实在在的东西,不会说谎,你的这个穷法,我们真的看不懂”

    仇富,可不是现代人才有的专利,原始人亦然。

    人性,不分时代,都是相同的。

    子车丘不想再说这个问题了。

    “哎呀,都说那里去了,今天我们不是要找到解决袭击我们的敌人吗”

    “我有办法抵御敌人的偷袭”子车丘正要继续说自己的办法,但是被长鱼鲤打断了。

    “别说了,我根本不相信你,你闭嘴吧”

    子车丘心中暗恨,长鱼鲤为什么这么恨他,他心里门清。

    “长鱼鲤,你处处针对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恨我吗不就是因为我娶了颜蓝吗”

    这个八卦太劲爆了,众人一脸幸福的看着子车丘,希望他继续爆料。

    颜蓝,本名叫做长鱼颜蓝,长鱼族的女神,擅长通过昆虫、植物根茎和矿石,调制出各种颜色,她调制的天蓝色最为著名,因此给自己改命颜蓝。

    颜色,在这个人造的东西都只有灰麻色、黑色的时代,是极为珍贵的,珍贵到是男人都想娶她,是女人都想跟随她,做她的仆人。

    作为长鱼族的族长,长鱼鲤自然也是极为倾慕长鱼颜蓝的,虽然自己是首领,但是也不敢直接强行占有他,其他部落的男人会活吞了他。

    虽然如此,但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他自然也是抢得一丝先机。

    想要去她,颜蓝给他提了一个要求,只要他能打死一只黑熊,自己就可以嫁给他。

    这只黑熊,便引出了子车和长鱼的矛盾。

    自己去打死一只黑熊,简直就是开玩笑,但是鲤为了完成娶蓝颜,便想了一个法子,让子车族的人帮忙收购一只黑熊,子车族一开始是拒绝的,他们可没有能力捕熊,但是长鱼鲤开出了十车鱼作为报酬,立马引起的子车丘的注意。

    接下生意,一边寻找黑熊,一边打听长鱼鲤为什么要花这么大的代价,求一只熊。

    这个时代的人,没有保密的意思,像是一堵透风的墙,一打听便知道为什么了。

    子车丘自然不能让他如愿,但是又舍不得十车鱼,便为长鱼鲤设计了一个陷阱。

    换了鱼后,长鱼鲤本来兴高采烈的去找颜蓝,信誓旦旦的说,这是自己打死的,但是子车丘早就提前告诉了颜蓝,这一欺骗行为,直接让颜蓝对他的好感,荡然无存。

    这只黑熊,便引出了子车和长鱼的矛盾。

    因为告密,子车丘和颜蓝建立了联系,一旦他外出收获,发现了新的有趣的玩意,便将其送给颜蓝,再加上一张能言善辩的巧嘴,哄得颜蓝对他痴情不已。

    两人结婚后,长鱼鲤便对子车丘恨之入骨,而子车丘也是对他,也是欲除之后快。

    尤其是现在,长鱼鲤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折损他的面子和名声,一个借刀杀人的计划便出现在脑海。

    “你还敢提颜蓝,她本应该嫁给我,就是你,揭我老底,坏我好事”

    “那能怪我吗,我也只是实话实说罢了,我只是不忍心颜儿被你欺骗罢了”

    “骗子是你”

    眼看长鱼鲤就要暴起打人,众人立刻拉住他。

    “鲤,不要冲动,我们今天是来商量对策的,这些事先放放”

    “漆族不知道怎么样了,八成也是死了,下一个部落会是谁”

    众人陷入安静,一种恐惧在其中蔓延。

    “要不我们联合起来,把族人们都搬到一起,这样人多,敌人肯定不敢再袭击我们了”

    一人提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