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第一娇 > 第八百九十九章劫持

第八百九十九章劫持

    苏蕴语落,大皇子一党的人便朝苏蕴背后站了过去。

    “平阳侯府世代忠良,忠魂烈骨你们人人知道,想必,苏大人的意思,也是平阳侯的意思!更何况,陛下眼下这种情况,还能主持大局吗?”

    “不错,送陛下回寝殿,恭迎大皇子进宫登基,这才是明智之举!”

    苏蕴等不及了。

    大皇子一党,也等不及了。

    这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

    就在一炷香前,这些大皇子一党的人,才义愤填膺满腔正义的围殴了五国使臣,可这一瞬,他们就巴不得大皇子立刻回来。

    这天下,还是大夏朝的天下。

    只是换了个皇帝。

    换个皇帝,多正常的事,反正原本也是用不了几年,皇上就要退位,就要有新的皇帝登基。

    新的皇帝,为什么就不能是大皇子呢!

    更何况还有那样一道先帝的遗旨。

    这思绪,顺理成章。

    禁军们彼此相视一眼。

    一个时辰前,他们收到的指令是服从大殿之上大多数人的意愿。

    不论此刻苏蕴说什么,这大多数

    一群禁军面无表情的开始在心里默默的数人头。

    一个,两个,三个

    一圈人头数下来,嗯,要把皇上送下皇位的,算不上大多数,可要是算上这些外国使臣,就称得上是大多数了。

    怎么办

    密令说的是,大殿之上的人,这些外国使臣也算是人吧?

    算吧?

    算!

    禁军嘴角一抽,压着内心纠结拧巴又无奈的疑惑,朝着皇上冲了过去。

    然而,就在禁军动手一瞬,一直沉默的刑部尚书忽的一个原地空翻,直接飞身上了皇上所在的龙椅一侧。

    眼底闪着愤怒的光。

    “平阳军出征之前,陛下唯恐这京都变天,曾留下数千平阳军秘密驻守皇宫,怎么?各位要和平阳军较量较量吗?”

    禁军顿时步伐一顿。

    苏蕴眼角一抽,看向西秦使臣。

    西秦使臣

    他们西秦留了十来个人在平阳军观摩学习,没有回禀说是有平阳军额外留下啊!

    西秦使臣与苏蕴一个,眉来眼去,苏蕴立刻朝着刑部尚书道:“这种时候了,尚书大人就不要做这种无畏的反抗了,我们又不是乱臣贼子也不是朝廷逆贼,我们只是匡扶皇室,而起,也不危害陛下!”

    刑部尚书瞪着苏蕴。

    忽的,下颚一样,扯嘴冷笑。

    “人人以为,平阳侯府老夫人死于病故!”

    刑部尚书话音一起,苏蕴猛地心头一抽。

    “给我把他抓起来!”苏蕴厉声吩咐。

    然而禁军目光齐齐看向皇上背后的四十五度斜上方。

    他们的头儿,正悄悄摸摸悬在那儿,朝他们做出一个手势。

    暂停。

    禁军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禁军一头雾水一脸懵的立在那里。

    苏蕴的话没有起到作用,刑部尚书就有时间继续道:“然而,谁能想到,平阳侯府的老夫人,是死于苏蕴苏大人之手!”

    “你胡说!把他抓起来,快,你们看不到我手里的金牌吗!”

    禁军

    我们头儿吊在那儿呢!

    你们看不到吗?

    对,你们看不到!

    我们头儿吊的隐秘。

    要不是他之前和我们说过他会吊在那,我们也看不到。

    “苏蕴为何杀死平阳侯府老夫人?当然是因为,苏蕴与朝晖勾结逆贼荣瑞,被老夫人发现,老夫人苦劝无效,被苏蕴残忍杀害!”

    刑部尚书的话,再一次引起朝堂议论。

    苏蕴青筋毕现,“胡说,全部都是污蔑,赤果果的污蔑!你只不过是想要阻挡大皇子登基罢了,你为什么害怕大皇子登基,难道当年与陛下一起合谋害死先帝的人,是你?”

    苏蕴信口胡诌,忽然发现自己发挥的非常不错!

    顺着这个话题,苏蕴越说越愤怒。

    “勾结外人,害死先帝,篡夺皇权,我说呢,原本不过是个七品小官,居然成了一品尚书!原来有这样不为人知的交易!”

    “快,把人给我抓了!”

    悬挂在房梁隐蔽处的禁军统领,朝手下做出一个手势。

    行动。

    金銮殿上的禁军立刻不在犹豫,朝着刑部尚书和皇上就扑过去。

    有大皇子党,就有保皇党。

    御史带头,一群朝臣朝着苏蕴就扑了过去。

    “我看谁敢动!”

    一个御史,平时看起来走路都要喘三喘,今儿却异常矫健的将一柄大刀横在苏蕴脖子处。

    仿佛他之前只是伪装成喘三喘的绝世高手。

    事实上,大刀横在苏蕴脖子前,他的确在大喘。

    苏蕴

    苏蕴人都懵了。

    劫持他做什么。

    就算是劫持,难道不应该劫持西秦领队那些人吗?

    “你们放开我,我知道你们爱国忠君,可你们这爱,是愚爱愚忠!你们要为天下黎民百姓着想啊!天下百姓,谁想打仗!”

    保皇党劫持了苏蕴,半分不退缩,压根不管苏蕴说什么,只道:“你们将那些使臣给我绑了,我就松开他!”

    禁军

    你搞错对象了,我们压根不在乎他。

    我们在乎的是他手里的金牌。

    你倒是赶紧抢了金牌啊!

    然而,一群保皇党,似乎没有一个人有这样的想法。

    金銮殿上,混战一片。

    西秦领队和南梁使臣面面相觑。

    怎么也没想到,会发展到这一幕。

    这

    画面实在是有些诡异。

    直觉觉得不正常,可又说不出哪里不正常。

    就在保皇党劫持了苏蕴的一瞬,外面的禁军,将整个金銮殿,团团围住。

    一个苏蕴的心腹身着铠甲大步流星走进来。

    “启禀苏大人,卑职已经将金銮殿全部围住。”说着,他一扫苏蕴身侧的人,面无表情继续道:“另外,朝中重臣家眷,也已经请进宫来。”

    那些保皇党闻言,骤然大惊。

    “什么?你居然让人绑架了我们的家属,果然入刑部尚书所言,你早就勾结了逆贼荣瑞?”

    保皇党里,有人朝苏蕴发出愤怒的质问。

    苏蕴冷笑,“只要各位配合,我们绝不会伤害大家的家属分毫,毕竟我的目的很简单,让大皇子回来,将这大夏朝的江山,交给他原本该有的主人!而不是这个偷盗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