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玄幻魔法 >农园医锦 > 第181章渴望同类
    金灿灿的阳光,从窗棂上洒下来,斑斑点点的细碎光芒铺满炕桌。桌上铺着一张宣纸,旁边放着一方砚台,一个粉妆玉琢的小小少女,咬着笔杆,皱着一对秀眉,冥思苦想着,仿佛遇到的天大的难题!

    一只修长有力的大手,从她手中抽出那张写满歪歪扭扭字迹的宣纸。小小少女抬起俏脸,一双大而玲珑的眼睛,略显迷茫地看向大手的主人。忽然,她意识到什么,红着一张小脸,伸出手去抢自己的“计划书”:“尘哥哥,快还给我!”

    她的毛笔字,相当于刚启蒙的孩童的水平,中间还夹杂着许多简体字,估计这世间除了她,没有人能看懂她的“鬼画符”了吧?臭哥哥,不止一次取笑她的字。气死人!

    凌绝尘垂眸看向宣纸上的内容,长长的浓睫毛在他的眼睑上投下一弯阴影。他的表情十分专注,不时地俯身在宣纸上补充些什么。顾夜凑上去一看,顿时茅塞顿开。计划书上所有的问题,都仿佛迎刃而开,顾夜心中的迷茫,也瞬间豁然开朗!

    尘哥哥真是太厉害了!她心中所能想到的,和未曾想到的,他都替她想到了。让她瞬间有种找到知音的感觉!计划书经过他的改动,更加详实,操作性更强!果然不愧是经商世家出身,甩她这个研究型人员几条街。

    尘哥哥太帅了!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这句话她颇为赞同。奋笔疾书的尘哥哥,仿佛一副淡而传神的水墨画,让人百看不厌。

    尘哥哥的眼睛好漂亮,睫毛好黑好长好翘哦!尘哥哥的鼻子好挺,仿佛雕刻大师的绝世之作;尘哥哥的嘴巴好性感,肉嘟嘟的,还有唇珠呢;尘哥哥……顾夜撑着下巴,对着凌绝尘发花痴。

    “好了,你看看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带着磁性的声音,将她唤醒。顾夜忍不住又赞叹一句:尘哥哥的声音好好听,就像羽毛拂过人的心弦……

    “回神了,看够了没?”小姑娘对着他的脸流口水,这种现象不是一次两次了。凌绝尘有些无奈,又无比庆幸,这一世他长了一张她难以抗拒的容颜,才能如此快速拉近彼此的距离。

    顾夜舔舔唇:“没看够,一辈子都看不够!”

    “那……我就永远待在你身边,让你看一辈子,好不好?”凌绝尘感觉自己是诱惑小红帽的大野狼。小红帽如此美好,大野狼要先下手为强,把她骗到手好好疼爱。

    顾夜认真地想了想,在凌绝尘期待的眼神中,用力地点点头,道:“好!你留下来,不要跟你那些凶残的兄弟争那点家产了。我会努力赚多多的钱,我养你!”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貌美如花,完美!

    被一个十一二岁的小丫头,郑重其事的要“保养”他,凌绝尘不知该用什么心态和表情面对了。

    “对了!隐珍阁是你的产业,能把隐珍阁经营成遍布各国的奢侈品牌,你定然有过人的经商头脑。你可以来帮我打理我的制药作坊,你也知道,我只专注于研究,不太善于搞经营,咱俩的能力正好互补!”顾夜越想越觉得,尘哥哥是个不错的帮手,用看金子的眼神,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顾夜火热的眼神中,带着满满的期待,让凌绝尘如何舍得拒绝?反正他是要在丫头身边待上大半年的,就帮她把她计划书上的一切,变为现实吧。凌绝尘露出了仿佛能融化人心灵的天使般笑容,粉色的丰唇吐出令人欣喜的两个字:“好啊!”

    “太好了!尘哥哥,你真是上天赐予我的守护天使!”顾夜高兴地原地转了个圈儿,那双闪烁着喜悦光芒的大眼睛,传达她心中的情绪,“尘哥哥,你知道吗?有时候我会有种错觉,我们以前就认识吧?”

    凌绝尘沉默了片刻,深深地看着她,缓缓地点头道:“是啊,我们是认识啊……去年秋天,你从山崖上坠落,我恰巧路过,顺手接住了你……”

    “不是那次啦!”顾夜总觉得尘哥哥身上,有一种熟悉感,让她卸下心防,忍不住想要靠近他,“尘哥哥,你相信人有前世今生吗?”

    “佛法有云:生死轮回,循环不息。没有前世,哪来的今生?”凌绝尘心中有一丝丝的紧张,生怕小丫头看出什么,又期待她看出点什么,矛盾不已。

    “尘哥哥,你说,会不会有人忘记喝孟婆汤,把前世的记忆带到今生呢?”顾夜前世曾经是跟尸体打交道的医务工作者,本不相信所谓的世道轮回。可是,她出现在这里,又如何解释?

    面对陌生的世界,她极力压抑自己、隐藏自己,生怕在人前露出马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总会想,在茫茫人海间,会不会也有一个人,跟她一样来自另一个时空,也在小心地隐藏着他(她)的来历?要是跟穿越老乡面对面,她会不会一眼认出这个同类?

    尽管这一世,她有了亲人,有了朋友,可她还是觉得孤单。她渴望能有个让她敞开心扉,吐露自己所有一切的人存在。

    在尘哥哥的身上,她感觉到类似“同类”的气息,不时有种莫名的熟悉感缠绕心头。她在他身上施展外科手术的时候,他不会觉得惊讶,不会追问,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态度坦然得,有时让她忘记他是个古人。

    在尘哥哥的身边,她莫名觉得放松,不需要去刻意掩饰自己。哪怕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对他的眉毛露出垂涎,对他完美的身体伸出“咸猪手”,对他进行调戏和挑逗,他都表现得极为自然。不,不是“表现”出的自然,而是自然而然的流露。

    她有种感觉,不管她做什么,尘哥哥都能接受,无论她做错什么,尘哥哥都能包容。她有时候忍不住会想,尘哥哥会不会就是那个她期待中的“同类”?

    可是,她又不敢轻易去试探,生怕幻想破灭,她又是孤孤单单一个人,灵魂无依,心灵无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