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兵器大师 > 第两百七十一章全球恐慌

第两百七十一章全球恐慌

    阳光渐渐在东方泛起鱼肚白。

    繁华的城市有着忙碌的人群,日光升起,上班族匆忙的打着电话来往街道,因为错过一趟班车而懊悔,对面的面包店打开,糕点师揉好食材,做出好看的形状,放入炉子里,巡逻的警察在附近停下车,闻着面包的香味,点上一根烟,喝起了咖啡,听着收音机里播放的乡村音乐,一面观察着过往的行人,一辆黄色的校车驶过,满载学生里,有学生隔着窗户,礼貌的朝那边警车里的警察挥手微笑,对方的回应里,去往学校所在的方向。

    与一辆车顶载着野营工具的轿车交错而过,里面是一家三口正要前往郊外,度过难得的几天假期。

    不久,车子驶上了世界闻名的进门大桥,原本匀速行驶的速度缓缓降了下来,副驾驶还在瞌睡的妻子醒过来,看去开车的丈夫。

    “亲爱的怎么了”

    “不知道,前方可能发生车祸,堵车了吧。”猜测的话语从丈夫的口中迟疑的说出,后排抱着玩具枪,戴着面具的小男孩隔着窗户,看着大桥外面的景色,链接大桥的钢绳忽然在他视线里动了一下。

    “妈妈,刚刚那边动了一下。”

    女人整理着头发,侧过脸:“你只是还没睡醒,眼睛被在阳光下有时候会出现错误的幻觉,这都要怪你爸爸,这么早将我们叫起来。”

    “我只是不想在半路上堵车,不过现在..真该死,还真堵在路上了。”

    看着父母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话,小男孩郁闷的坐回去,下意识的又偏头看去外面,那边的钢绳,以及路边的铁栏栅都在微微震动。

    “爸爸,它们又在动了,这次我没有眼花。”

    “宝贝,它们是不会自己动的。”父亲笑了笑,旁边副驾驶上的妻子正要说话,脸上陡然一变,看着前方:“好像有点不对”

    就这时,有人从前方的车辆里下来,伸长脖子看了一眼,猛地转身,慌张的朝后面来的方向跑了起来。

    “怎么回事,那个不要车了吗”丈夫说了一句,随后叮嘱车里的妻儿:“你们在车里等我,我过去看看前面怎么回事。”

    打开车门出去,还未走出两步,双手一下揪住头发,转身跑回车里,不管不顾的发动汽车,在妻子的问话里,直接踩下油门,原地打过方向盘,将中间的隔离栏撞飞。

    “你疯了吗”

    妻子的大叫的同时,一声凄厉到极致的惨叫:“啊”的从他们后面传来,已经调头的车子里,女人回头看了一眼,一个奔跑的少女被一个奇怪的生物扑在地上,花瓣的口器直接将头颅整颗含了进去。

    许多奔跑的身影从尸体和怪物身边跑过去,疯狂的往桥外面的城市冲出,后面,黑压压一片怪异生物攀爬过一辆辆汽车车顶,在人群中展开撕咬,男人的叫声、女人凄厉的哭喊、孩子发懵的站在原地,然后消失在咬来的口器之中。

    有人试图躲到车身下面,旋即就被一袭长尾从下方拉扯出来,被撕成碎片,也有人钻进车里,强行驾驶汽车离开,被夹杂兽潮中,暗红皮肤的怪物,一拳将车顶砸扁,将人挤死在里面。

    尸体与鲜血伴随少量逃离大桥的轿车延伸而去的时候,这座城市还处于宁静、喧闹的早晨,随后黑色的洪流一刻不停的穿过大桥,涌进了城市里,而还有许许多多的人,正如往常一样工作、生活。

    下一秒,城市无数角落响起一声声凄厉的惨叫,混乱的人群奔逃,拥挤在一起,另一条分流而来的怪异生物从侧面直扑而上,掀起了一片片血浪。

    接到情况的米军基地,接到这条荒诞的消息,在反复确认不是恶作剧后,派出的几支部队已经在半个小时后进入城市之中,而突然出现的怪兽对于一些媒体来说,是最为难得的第一首新闻,随后,在恐怖的袭击里,依旧将新闻编排出来,发上了网络。

    通过视频、照片,将满地的尸体、被破坏的建筑,不断的进入世界各国网站,这第一拨消息就让全世界轰然炸开了锅,甚至有人冒险拍摄到了米军士兵与怪兽战斗的画面,强烈的刺激到了所有人神经。

    在所有疑问、恐慌爆发开来的时候,远在华国,拥有全世界最强局域网的国家,加上通勤局的有意扼制,将这些消息全部拦在了国门之外,第一时间掐断,以免造成全国性的恐慌。

    而此时的通勤局上下,有番号的部队已经开始进入紧急戒备,海军更是大规模出动,将海域封锁起来,甚至原本有间隙的岛国、南韩,就连一直不肯归附的湾省,上层之间展开了对话。

    对于米国那边的消息,他们知道的更加确切,无论如何,岛链防御,三国加一个省暂时联手合作。

    风波还未波及到华国百姓的头上,依旧过着与往日无异的生活。

    但也有人会先一步知道。

    办公室安静的能听到人的呼吸声,夏亦听完陈沙讲述的事情,他脸上神情一直都保持着冷漠,仿佛那边发生的事,或可能发生到这个国家头上,对他根本没有起到任何情绪上的波动。

    “这可不关我的事,打怪兽还是要奥特曼才行,再说了,我一个异能者,再强也抵不过无数的敌人,就是十万头猪,让我杀,手都要杀软。”

    夏亦起身将对方送出门,“天塌下来,有个高的顶上,有你们通勤局,还有那么多军队就够了,我就不凑这个热闹。”

    他笑着送走了陈沙,随后笑容收敛,通知马邦把车开过来,也不对工厂交代什么,转身上了车子,径直驶回别墅。

    “老板,发生什么事了”老板陡然的变化,作为身边人的马邦自然能感受得到。

    “一件很不好的大事..”

    夏亦闭着眼睛,后脑放在倚靠上,也不知道对谁在说,也像自言自语。

    “...但愿米国人能坚强,别让事态扩大才好。”

    不久,回到别墅,所有人被召集了起来。

    “将所有变革者召集,集中安置,等候下一步命令,另外,打电话给路铁匠,再赶制一批兵器,质量好不好无所谓,多就行了,如果发生任何事,你们没有我的命令,都不准靠近沿海一带,自家人管自家事,听懂了吗”

    众人面面相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看到夏亦从未有过的严肃,只得点头应下。

    就在遣散手下,夏亦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拿起电话,拨了江瑜的号码几遍,都是无法接通,想来,那边的通讯已经受到管制了。

    “别出事啊.....”

    相隔万里,夏亦也是没有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