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雷鸣只能看着眼前的道纶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无法动弹分毫。

    “你想干嘛?”雷鸣说道。

    道纶笑了笑说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吐真剂。”

    一个箱子被道纶拿了出来,随后道纶从里面取出了一针药剂。

    将针管随着雷鸣手臂之上的插入血管,拔出的那一刻道纶笑着收拾起了箱子。

    开始的雷鸣并没有任何不适,但随后脑袋开始出现了眩晕。

    那种晕乎乎的感觉,让雷鸣开始无法控制自己。

    “感觉还好吗?”道纶说道摘下了雷鸣已经有些变形的墨镜。

    “好。”不想回答的雷鸣居然开始控制不住的自己的嘴巴。

    “先说你自己。”道纶说道。

    “我叫雷鸣,黄金级别。单人作战,能力是电。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用不出来了,我很焦急。”雷鸣说道。

    “好了,你来这里的目的。”道纶说道。

    “喜鹊死了,似乎是米娅害死的。米娅的任务是去往底特律给一个叫道纶的博士送东西,所以我打算干掉道纶,然后取代他的位置询问这个米娅为什么要杀掉喜鹊。”雷鸣迷糊的说道。

    “喜鹊是谁?”道纶问道。

    “曾经一个研究所的朋友,我们的房间就隔了一个拐角。我是老人,他是后来的新生。喜鹊在中国有一群成员,是他们说喜鹊被米娅害死的。”雷鸣说道。

    此时的雷鸣虽然晕乎但还是能感觉到自己说了什么,很奇怪的思维逻辑。在对方提问之后,雷鸣脑海中很快会联想到对方所说的话。然后立刻就会不由自主的回答这些话语,似乎是大脑的某个神经中枢被药物控制了。

    原本保守的自己,此时感觉到软弱无助。就算对方是坏人,但也恨不得将所有的事情与对方倾诉。

    这就是吐真剂吗?雷鸣感觉自己就要搭在这里了。

    “那好,再说说米娅是谁?”道纶说道。

    “一个黄金级别的灭杀,似乎是送血者。在灭杀中都是少数的存在,很少治愈他人。在灭杀底层很出名,我需要质问一下他关于喜鹊的事情。”雷鸣说道。

    此时的道纶眉头微皱说道:“贝塔,把米娅的资料调出来给我。”

    “主人,米娅只有不完全的资料存在云端。”贝塔说道。

    “不完全?”道纶不解的说道。

    “此人的档案全在他人档案的描述中有提及,所有的任务都是与他人协作完成的。最早可追溯到三十年前,但资料也只是提到名字并未有任何描述。最近的资料有因为调查视频案被临时提升到钻石级别,还有就是给底特律的道纶送去物品的任务仅此而已。阿尔法的数据还有部分加密未破解,详细档案需要等待破解。”贝塔说道。

    “与他人协作完成?那么送来的东西又是什么?”道纶说道。

    “临时建立的任务,并未描述物品。”贝塔回答道。

    “好吧,完善系统破解加密吧。”道纶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自己虽然有阿尔法的底层密码,但阿尔法成为人工智能之后的几年时间内也囤积了或多或少道纶都无法挖掘的资料。这些资料都有云备份和密码组成。只有级别足够才能调取这里的级别就是钻石、白金之类的,道纶只是外人并没有级别。贝塔吞噬掉阿尔法其实并不是完全的将其替换,打个比方更像是一只寄居蟹杀掉了另一只寄居蟹霸占了对方的外壳。从而能得到更大的提升空间一样,此时的贝塔也无法完全的利用自己抢占来的整个屋子。只能被动的等待消化,才能得到最完善的数据。

    无奈的道纶拿出了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另一头男人接了起来说道:“博士?找我有事吗?”

    “最近的流浪儿童都注意一下,有编制的就算了。没有的收留来的都让爸爸们送到你这边,我记得是叫艾文的。遇到不说名字或者说自己叫这个名字的都送来我这里。”道纶说道。

    “好的,博士。”电话那头回应道。

    道纶笑了笑,挂掉了电话。

    敲门声响起,一位男人出现在门口拿着一块板子说道:“博士,这玩意你收吗?”

    “显卡吗?拿进来看看。”道纶招了招手。

    男人缓步走了上来递上了板子。

    “看不出好坏,二十美金的两倍。四十美金你看合适吗?”道纶说道。

    “博士说什么就是什么。”男人笑着说道。

    道纶将钱包打开抽出了钱与其交易。

    进来的男人看见墙上的雷鸣说道:“这人怎么回事?居然还是使徒?”

    道纶眉头微皱说道:“不该问的别问,出去吧。继续做宣传,只要是电子设备都先往我这里运。我需要升级我手头的东西,我这里的设备太差劲了。”

    “好的,博士。”男人说完走出了门。

    道纶此时眉头微皱,带着雷鸣出了房间。

    道纶也发现了一个事情,自己这里并没有什么阶级分化。

    所有爸爸都是直来直往的,所以这个雷鸣还是要藏一下比较好。

    道纶带着雷鸣去了更加里面的小房间,这个房间内到处都是齿轮和蒸汽设备。

    中间的一个透明箱子内有一个杯子,许久才有一滴清澈的物体滴落在杯子内。

    道纶将雷鸣挂在了一旁的墙上,随后伸手拿起了透明箱子内的杯子一饮而尽。

    喝完的道纶脸色十分难看,将被子继续放回了原位。

    随后缓步走了出去,留下来雷鸣被锁在这个房间。

    此时的雷鸣是有意识的,但十分的迷糊。

    能够知道自己是怎么被带来的这个地方的,但为什么被带来却一点也不清楚。

    “又来了一个人。”

    细小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我不是人,我是灭杀。我叫雷鸣,黄金级别”雷鸣下意识的在回复对方的问题。

    “什么灭杀,你我就是使徒。你被博士带进来的,看样子我死了之后就是你了。”

    “使徒是使徒,灭杀是受过教育和规矩的使徒。已经不是使徒了,已经”雷鸣此时几乎撑到了自己所能支撑的极限,随后迷迷糊糊的晕了过去。

    “你是怎么了?傻了吗?”

    “回答呀,晕死过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