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凤倾天下之王爷要造反 > 第二百四十二章大结局终

第二百四十二章大结局终

    他这暴脾气没把他整死了也算可以的了,要不怎么说唐华瑶在京城里的名声不怎么好呢。

    你看现在因为别人几句话却揍了人大家都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毕竟那个是长华郡主,只要他没打死人那都算他心情好了。

    只有几名聪明的,或者是知道朝堂上一些问题的人坐在桌上大约是明白了,为什么这位书生会被打了将事情牵扯到魏国公府头上,想要给外国功夫下这么大的绊子哇,下这么大的坑还被人家给听见了,不找你找谁

    不得不说唐华尧这粗暴简单的行为效果十分的好,但是书生不过就是一个就是不中的落第秀才,在京城里面勋章就是给人代写书信维持生活。

    别人拿到银子来找着他说这些话被你就做了,这人没什么大才更没什么胆子,要不然也不会在刚才小胖子等人朝他过来的时候吓成了那副模样,现在被打成这样浑身的疼痛都提醒着他,银子在好烫手的事儿也不敢干啊,自己便断断续续说了出来。

    “小生实在是不知啊,今日下午我给人代写书信,收摊回家碰见一穿着考究的中年人就给了我50两银子让我来望江楼说这些话的不管小人的事儿啊。

    不是小人要来败坏郡主的名声。”

    这书生原本便没有什么大财让她来说这些话他也没有想过背后之人的目的是唐华瑶还是为国功夫只单纯的以为对方是想抹黑长华郡主的名声这才干了这事儿,否则的话别说是50两,就算是100两,他也不一定敢说这些事儿的。

    毕竟牵扯到女儿家的名声,他觉得魏国公府都会息事宁人,不会将事情闹大,但要是这事儿牵扯到魏国公本人,那可就不一样了,有时候不知者无畏啊。

    失声痛哭,留涕泗横流,恶心的不得了,脸上糊成了一团侧着地上的灰尘更是将一张原本还清秀的脸弄得一副狼狈模样。

    原来是这样。

    这下众人都不觉得唐华要做错了,反倒是有那自认为是正义之士的跳出来,禁止这内地上痛哭流涕的书生骂道。

    “你这个奸贼,竟然敢故意出来败坏郡主的名声,简直是死不足惜,郡主大恩大德没打死你,真是你八辈子修来的造化。”

    可不就是女儿家的名声多么的重要啊,别说是进入了就算是一国公主,那名声也是相当的重要的,这人竟然收受别人的赢钱来故意抹黑郡主可不是心烂透了,心肝都是黑的。

    在场的许多人那都是有女儿的,要是自家女儿的名声被谁这么败坏,那定然是要出来揍死那人的,推己及人,甚至只觉得这书生面目可憎了起来,甚至有人提议要将他扭去送官。

    上官当然是不必要的在收受了赢钱,那谁给他的零钱背后的人又是谁呢故意这般来抹黑唐花园,无限外国功夫,希图谋不可谓不大了,这件事情由官府去查又怎么比得上唐家人自己去查呢

    让身边的丫头将这人扭送去魏国公府之后,唐华瑶便重新和小胖子等人坐下来喝茶聊天那凳子都还是刚才用来打人的长条形板凳,小胖子坐着甚是舒服,甚至发出感慨。

    “以前我还觉得那些椅子垫上软垫,坐着才舒服,近日才知道这硬邦邦的长条凳也是这样爽快,特别是用来揍人,走完人之后再坐下,简直就是一样神器。

    不行,回去之后我得让家里人给我打两条这样的凳子放在门口,谁要是敢惹小爷,小爷就拎着这凳子出去砸死他,还将凳子放在他身上,坐在他身上看她痛哭求饶,那场景想必才是大快人心。”

    小胖子说的手舞足蹈,脸上满是兴奋之情,似乎在长条凳即将成为他的一项揍人利器,心里受伤得不得了,就连边上的王子阳也是一脸赞同的模样。

    刚才他也上场去揍了那家伙,虽然下手没有,陈锦歌和萧军如狠,但同样让他挨了好几。

    那打人感觉真不是盖的以往,他总是被人揍的那一个,现在他也能揍人了,那感觉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特别是这些日子,因为王芸的事儿,王家气氛低迷,她心情也不是很好,总是有一层阴霾盖在心头,好像随着刚才打的那几下,那阴霾都减轻了不少,因此他居然也带着一些兴奋的样子说道。

    “老大你还没有没有看谁不顺眼啊,要不我们去揍人吧,还有刚才我瞧见那边的家伙也在那说三道四的,要不然我们再揍他一顿,说不定他也是被人指使过来说这些的呢。”

    他暗搓搓的往旁边角落里一张桌子看了,过去认识一个年近六旬的老头儿,头发都花白了,方才只是议论了几句西戎人此番有备而来,视为强敌这样的话根本没有说什么其他的语句。

    那老头似乎有感看到王子阳暗搓搓的盯着他,吓得赶紧叫来了小二,付了钱跑人了,那腿脚麻利儿的一点都不像年近六旬的老人。

    这是被逼的呀,纯粹就是害怕他们真的听了他的话,一言不合就暴起打人,他可没有说什么不好的话,更没有说别人的赢钱来诬陷谁啊。

    这要是真的被揍一顿,他找谁说理去啊你说你没议论昙花园这人家要说你饿了,刚才那么多人说话,大家都不记得对方说了些什么。

    而且就算有人记得谁又会为了他一个糟老头子去得罪唐华尧这位郡主呢,更别提边上还有这么一群狗腿子了,最后挨打了还不是白白挨打,现在不逃更待何时

    似乎这老者的逃跑成了一个信号,望江楼大堂之中刚才参与了议论的许多人尽是分分放下银子急匆匆的跑了。

    看到这样的场景,唐华瑶不由得郁闷,瞪了始作俑者王子阳一眼,这家伙摸摸脑袋似乎还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都走了,不过走了也好,反正他们想要听到的议论成马红说的都已经听完了,现在这些人走了也无所谓了。

    只有望江楼的掌柜的有些欲哭无泪了,好在这银子都是收到了,否则今天可真是让人忧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