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草莽年代 > 第一千零七章馒头咸菜

第一千零七章馒头咸菜

    谢兴洋保住了自己的大奔,李亚东得到了大漠,双方都挺乐呵。

    签订转让合同,重新写欠条,这片大漠按照官方承租价格160万。还欠40万,谢兴洋说给他一点时间,三两个月的样子。

    原本这事儿指定不能答应,但在他的几句恭维话后,胜利哥略一犹豫,也就点了头。

    倒也不怕他赖账或是跑路。

    一份记载着他的家庭地址,以及二老婆住在哪里,三老婆住在哪里的资料甩在他面前,弄得谢兴洋大汗淋漓。

    李亚东与谢兴洋的恩怨,以及这片大漠的资源争夺战,到此,就画上了一个句号。

    当然,也或者是一个省略号。

    陕北这边的后续事情还有很多,但李亚东没有亲力亲为的打算,所幸目前手头上也就两块毛油地,便交由孙永强开发,由钢蛋和胜利哥的一帮老毛子手下辅佐他,应该不会存在任何问题。

    毛油地还要继续拿,关于这件事情李亚东特地召开了一次会议,主要任务落在了阿列夫的头上。

    做好这件事后,李亚东就准备暂时闪人了,再不走苏姑娘都敢来陕北抓他。

    此次首都那边的网络设备招标大会,弄得沸沸扬扬,竞争尤为激烈。谁都想啃下中国这片市场的第一块蛋糕,因为如此一来,后续的事情就简单了。

    没什么毛病的话,谁乐意经常更换合作商

    就是这个道理。

    听说李亚东要走,大龙村的乡亲们自然十分不舍,原本一场悲伤的告别是少不了的,但李亚东跟他们很好地解释了一番,说自己只是临时有事要回去一趟,最迟年前还要过来。

    乡亲们得知这个消息后,总算没把气氛搞得太沉闷,李亚东最怕这个。

    临行前一晚,大家在马支书家的院子里聚餐,除了这里的常客外,县里的孙永强和小四也来了。

    “反正该说的也都跟你们说了,陕北开油的生意不小,但能做多大却不在于我,而要看你们的本事。过年之前我肯定还会再来一趟,到时就该检验你们每个人的工作成果了。”

    李亚东这么一说后,在场众人纷纷收敛起笑容,重重地点头。

    “你什么都不懂,在这边要多跟着大家伙儿学习,也要照顾好自己。”齐虎望向科舍洛娃说。

    她也会留在这里,因为胜利哥注定无法在这边久待,阿列夫等人需要至少一名翻译,于是她便派上了用场。

    “放心吧,我会的。”

    她也挺乐呵,来中国这么久了,终于有了一份工作,而且待遇挺不错。

    毕竟一直花老公的钱也不是个事儿,她知道体谅人,有时候遇到想买的东西,也不好乱花钱。

    要是自己的钱就无所谓了。

    “来吧,再喝一杯就算了,我的酒量不能跟你们比,喝趴了明早起不来。”李亚东提起酒杯笑着说。

    大家纷纷响应,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走咯,回家收拾行李咯。”酒足饭饱后,胜利哥拍着肚皮说。

    “干嘛,你也明天走”李亚东问。

    “对呀,跟你一起,东方红号坐了还想坐啊”胜利哥呵呵笑道。

    “行吧。”李亚东点头说,“回趟首都看看你妹妹和侄子也好,毕竟过年都没回去。”

    “嗯。还得去趟香港。”

    李亚东疑惑,“去香港干嘛”

    这家伙在那边可没什么亲朋好友。

    “什么干嘛呀,你不记得了,买房啊,哥们儿总算攥够钱了”

    “”

    这是不是也像谢兴洋那厮对他的那辆虎头奔一样的执念

    “嘿嘿”胜利哥凑到跟前,只用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你大气啊,谢兴洋的钱不要,那可不就便宜了我10口井,整整3000万,哦不对,是2800万。分给了阿列夫400万,爱莎库娃300万,其他人每人100万,我自己落下1600万。再加上我自己的存款告诉你,哥们儿现在也算半个亿万富翁了。”

    “5000万”

    李亚东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瞧他那一脸的嘚瑟劲儿,呵呵道“别怪我打击你,听说太平山那边的别墅最近又涨了一大截。”

    “什么不能够吧,再涨都上亿了”胜利哥吓得一哆嗦,直接一嗓子,吸引了院里所有人的视线。

    李亚东白眼一翻,很稀奇吗

    前不久他跟潘笛生通了一次电话,据说刘銮熊那家伙送了一栋别墅给一位女明星,都花了六七千万。

    “奶奶个熊,东哥,借我点儿,必须得买,再不买这辈子都买不起了”胜利哥显得痛心疾首地说。

    个把月赚一两千万的人,居然还买不起一套房子,说出去都没人敢信。

    李亚东点点道“想好了干嘛非得住在香港,想跟我做邻居我现在又基本不在那边住。不如在首都搞一套,还能跟你妹妹待一起。”

    “不行我就看中那地方了,必须搞一套,首都这边好说,房子便宜,随时都能搞。”

    便宜你妹,再过二十年你试试。李亚东心想。耸了耸肩,一副随你便的意思。

    鬼知道胜利哥看中太平山的啥玩意儿了,或许因为它高吧

    能俯瞰整个香港岛。

    翌日清晨,在大家伙儿的欢声笑语中,李亚东一行驱车离开了大龙村。

    其实也就四个人,他和齐家兄弟,外加胜利哥和司机胡广源。

    “胡总,你出门这么久,真不耽误事”李亚东饶有兴致地问。

    “那有什么好耽误的,我手下有人的嘛,再加上还有我老婆在呢。不早就说了,我闲人一个的。”

    信你才有鬼。

    他想要什么,李亚东门清。

    鉴于他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汽车到了有信号的地方后,李亚东摸出摩托罗拉,往首都去了一通电话。

    “喂”接电话的是张春喜。

    “春喜,我啊。”

    “小东哟,稀客啊,还记得给我打电话。”

    “滚蛋说件正事,茜安这边的老胡啊,他公司的车源你帮忙留意一下,尽量满足”

    李亚东说这话的时候,胡广源耳朵竖得比兔子还高,脸上情不自禁地浮现出一抹傻笑。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功夫不负有心人啊

    哪怕是别有用心又怎样

    这个世界上有多少关系是纯洁无瑕的

    朋友之间的相处其实就是建立在上不上心之上。

    他并不因为车源的事情高兴,而是因为那声“老胡”。

    在他看来,这声称呼比源源不断的车源都金贵。

    到茜安时与上次所用时间相当,下午两点钟左右。

    “吃什么啊老胡,到了你的地盘,肚子饿得咕咕叫。”胜利哥指着干瘪的肚皮说。

    “那边巷子里有家胡辣汤馆儿,还有肉夹馍,地道得很。咋样”胡广源伸手指向窗外说。

    “”

    胜利哥心说你丫的还能不能再抠一点

    倒是李亚东会心一笑,道“好啊。”

    有时候特别是不差钱的时候,大鱼大肉只是场面,馒头咸菜才是情谊。

    茜安,这个十三朝古都,他总算有了一个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