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综合其他 >快穿之这个王爷不稀罕 > 第一百四十三章牙牙遇害

第一百四十三章牙牙遇害

    楚离对于后面男人说了什么已经没有兴趣了解了,只是觉得听了一个炸雷,胸口的位置疼的难受。

    萧阳以为她眼睛又痛了,扶着她坐下来。

    楚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久久都没有吐出来。

    怎么会死了萧阳死了

    女人还是不能理解,为什么好端端的,他就死了呢明明,明明之前他还是在青州城的,难道是因为萧云重登上王位之后,知道自己是他的侧妃,所以召回到宫中,杀死了

    楚离心里很难过,但是又不能表现出来,她一阵头晕,竟然是直接昏死过去。

    楚欢从楚家离开之后,一直都抑郁寡欢,正如楚离一样,她是最不能接受萧阳死的那个一个。

    好不容易今天丫鬟带着她出来走走,她需要好好透透气了,本来上一次,她的父亲让她去见蛮夷的王子,但是楚欢状态不佳,死活都不见。

    今天情绪刚刚好了一点。

    两个人走在王城繁华的街上,以往都是萧阳陪着她的,现在好了,有的只是天人永隔。

    “玉儿,墙上是什么画像”

    丫鬟顺着画像的位置走过去,上下看了看,竟然是悬赏百两黄金,寻求此人的下落。

    “小姐,好像是王宫下的命令,悬赏人的。”

    “是什么人,那女子看着倒是有几分眼熟。”

    最近楚欢每天都是以泪洗面,连人都看的有些不清了。

    等被丫鬟搀扶过去之后,楚欢整个人都不好了,她瞪大了双眼,恨不得用眼神杀死她。

    如果是别人她就不会这么激动了,但是这是楚离啊

    她一度以为这个女人已经死了,没想到,竟然没死,被谁画了这么美的画像,竟然还是全城都在寻找。

    楚欢气的一把直接将画像撕下来,浑身都在发抖,这个楚离,到底有什么本事

    丫鬟见状,简直是吓的要死,这可是撕毁皇榜啊

    不一会儿就有几名侍卫过来,看到楚欢,本来想着是百姓随意接下来的,但是看到楚欢的容貌之后,心中也有数,长的如此美艳动人,势必是王城中的贵胄。

    “请问这位小姐是哪家千金擅自掀告示,可是有画中女子的下落”

    楚欢冷哼了一声。

    “我是楚家大小姐,楚欢。”

    侍卫两个人相互耳语了一句,已经知道楚欢的身份了。

    “这画像中的人是楚家的女儿,也就是我的妹妹,难道我不能掀下来看看吗”

    侍卫知道楚欢不能得罪,况且,还是这女子的姐姐,更加是不能为难了。

    “自然是可以的,如果楚家二小姐若是在府上的话,还请小姐能够让二小姐尽快的入宫,王上急召”

    楚欢冷哼一声,如果在楚家,怎么还会大费周章的到处贴告示。

    女人直接带着丫鬟离开,侍卫有点蒙,这是什么情况

    众所周知,楚家的两个姐妹同时嫁给了萧阳殿下,只是可惜了这么美的女子了,年纪轻轻就得到了休书,长的真的是美若天仙啊。

    路上,楚欢的情绪更加激动,吓得丫鬟都不敢说话了。

    “派人到楚家打探一下,楚离是否有回过楚家,如果有的话,直接将人给我带回来”

    女人恶狠狠的说,本来没有那么重的情绪,在见到告示的那一瞬间,什么都没有办法挽回这种局面了。

    楚离,当时我为何不弄死你我为什么带着你一同嫁入王府,我当时就应该直接杀了你,以绝后患

    楚欢本来是想着通过自己的能力找到楚离,但是楚家一定要让她改嫁否则,楚父楚母就不会同意她做任何事的

    想到之前蛮夷过来的王子楚欢突然让轿夫改变方向。

    单凭一己之力是不行的,既然自己的这张脸这么吸引人,那她真的要好好利用起来了。

    等到楚离醒过来的时候,感觉到头痛的不行,不知道是不是眼睛的毒素侵袭到了脑袋里,楚离坐起来也是浑浑噩噩的。

    “有人吗这是哪里”

    原本守在楚离床边的萧阳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这种感觉,竟然是似曾相识。

    不过萧阳已经被喜悦给冲昏了头脑,没仔细去想到底为什么会有这种熟悉感。

    “阿离,我在这里,我们都是安全的,没有人追上来。”

    听到熟悉的声音,摸着熟悉的手掌,楚离深吸了一口气,刚刚,她梦见了萧阳。

    她看到萧阳死在萧云重的手中,萧云重将她绑起来,然后威胁萧阳,那个男的傻乎乎的就缴械投降了。

    最后,被萧云重一剑刺死,鲜血喷到楚离的脸上,然后她就醒过来了。

    “你是不是做噩梦了”

    楚离点了点头,头还是有点痛。

    “这里是哪里我们出城了吗”

    “这是一处农家,我刚刚给了银子,大娘说这个房间先给我们住,你安心养着吧,你是不是饿了我去给你拿点东西吃。”

    楚离还是有点晕乎乎的,不是因为别的,而是想到萧阳已经死了,她一时半会解释不了这个消息。

    等到萧阳回来,她简单的吃了一点东西,然后被萧阳拉着出来看月亮。

    本来,楚离以为他是故意的,明明都已经知道她眼睛瞎掉了,还这样子,难道不是故意的吗

    没想到萧阳却说,正是因为她看不到,自己才能告诉她今晚的月亮长什么样子。

    虽然听起来很搞笑,楚离没有拒绝。

    从房东那边找来两个凳子,楚离仰着脑袋,还是能够感受到周围黑暗的气氛。

    “阿离,你抬头看。”

    楚离慢慢的扬起脑袋。

    “可是我什么都看不见啊,哈哈。”

    楚离不是故意想要扫男人的兴致,而是她真的看不见,她没有计较萧阳这种低情商就好了。

    “我知道你看不到,我当你的眼睛,我来告诉你天生都有什么。”

    楚离痴痴的低笑,她总算是觉得,自己这个穿越过来的女主好像是拿到了女主角的剧本,除了遇到的坏人,其他的男子,都是对她好的,还是不错的,这怕不是什么主角光环吧。

    “那你说说看,天上都有什么”

    “天上啊有星星,好多的星星”

    萧阳自顾自的讲,一边时不时的看向楚离,确保女人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死人脸,你看看北边的位置,是不是有一个勺子形状的一堆星星”本来楚离想说星星星座的,但是想来想去,怕他听不到,只能用最白的话说。

    “一,二,三好像还真的是哦。”

    萧阳显得很开心,“一共是七个还真的是勺子的形状,没想到阿离竟然还精通天象”

    楚离扑哧一声笑出来,她哪里懂什么天象啊。

    “那是北斗七星,我想家的时候就会看看北斗七星,无论时空怎么转变,我想我跟家里人看到的始终都是同一片天空。”

    萧阳望着楚离,这会儿,她闭上了眼睛,整个人沐浴在月光中,看起来恬静美好,他从来没过问过她的家事,想必,她应该是一个苦命的女子,但是为何会跟宫中的人扯上关系,想必也是有一定的原因的。

    “那我给你讲讲,不远处还有几个星星,好耀眼啊”

    楚离从来没觉得自己一个成年人,会这么弱智的跟别人看星星,更何况她自己眼睛还瞎了。

    但是这种感觉十分奇妙,要知道,如果现在还没有穿越的话,她是根本不会有时间来看星星的。

    女人将手慢慢的放在头顶,腾镯突然闪过一丝光芒,楚离一瞬间竟然看到了星星

    整个天空都是星星,还有刚刚自己给萧阳说的北斗七星,果然,古代的天空还是这么纯净,没有受到过那么多的污染。

    手可摘星辰。

    这句话说的还真是蛮对的,看起来,仿佛伸手就能触碰到天上的星星。

    楚离也惊讶自己为什么会看到,她转过头,发现一张俊颜在自己身旁。

    男人长长的睫毛,轻阖在脸上,这么近的距离,能够感觉到根根睫毛抖动的样子。

    这张脸,她再熟悉不过了,萧阳

    一瞬间,楚离的头皮都发麻了。

    可是明明萧阳已经死了啊

    “萧阳”

    楚离试探性的问了一句,男人回过头,楚离看到那张梦中的脸,刚想伸手去摸的时候,眼睛突然一黑,什么都看不见了。

    “阿离你怎么了”

    楚离没说话,心中的惊骇犹在。

    原来,刚刚是她幻想的,她以为自己看到了,现在,世界依旧一片漆黑,她还是什么都看不到。

    可是刚刚,萧阳的那张脸,真的是太清晰了。

    “你怎么了我看你脸色不好”

    感觉女人好像随时随地都要哭的样子。

    “没事,我想抱抱你可以吗”

    楚离忍住啜泣,轻咬了一下嘴唇。萧阳愣了一下,刚刚,他好像听到楚离在叫他。

    “可以。”

    当男人说完,楚离直接伸出手,抱住了萧阳。

    抱住之后,楚离哭了,可能是她太想念萧阳了吧,可是她明明不喜欢那个男人,为什么刚刚会看到他的样子,难道是真的日有所思了吗他怎么就会死了。

    萧阳能够感觉到楚离哭的身子一抖一抖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可能是难过吗但是因为什么,她不说自己也不知。

    等到楚离苦累了,萧阳抱着她回到房里睡觉。

    看着楚离的容颜,男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这个时候是不是牙牙已经睡着了她会不会想到自己,他其实很想回到王府,但是心中很是不舍跟楚离这段相处的日子。

    他告诉自己,只有再有几天就好了,等到她找到自己的亲人,他一定会回去,一定

    而另外一边,牙牙一个人呆在王府里,天仇一如既往的出去寻找殿下。

    牙牙像是瞬间成长了一样,从被差点卖掉到救回来,牙牙整个人开始心绪不宁,她有的时候甚至怀疑,萧阳是不是故意不回来,是去找那个女子了,香菱的小姐。

    她现在易经理烦躁到了极致,不知道该如何劝说自己的内心,她来到楚离待过的房间里,虽然她从来没见到过楚离,但是那个女子的画像,真的是要了她的命。

    曾经,她以为跟萧阳成了亲就可以了,况且,那个男人也说过,不管之前发生过什么事情,他喜欢的是牙牙。

    只要想到他说过的话,站在这个房间中,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就会变成那个女子

    牙牙摔了房间里的很多东西,她一直以为自己很冷静,但是实际上,她担心的要命。

    女人心想,如果萧阳不是去见楚离了,那她就还有机会,她要在男人见到那个女人之前找到萧阳,她要给萧阳生个孩子,两个人之间只要有了孩子,萧阳就会有羁绊,就不会离开他。

    牙牙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又再一次的擅自离府,只是这一次,再也没有天仇能够救她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走到了巷子口,不明白自己楚楚可怜的模样,会被别人盯上,然后这一次,直接被卖到了青楼里。

    翠云阁。

    是多少富家子弟来到这里挥霍的地界,也是多少娇弱女子,愤恨不平的地方。

    “老鸹,我给你送来一个人,给你看看,像是个新雏儿。”

    牙牙被迷晕在地上,像是一件商品,被人挑拣来挑拣去。

    “这是哪家的姑娘吗你可别弄个谁家的小姐给我送过来,你还记得上次你送过来的丫头,感情好是尚书老爷看上的小丫头,差点把整个翠云阁都给掀了”

    老鸹一步三摇,嘴上这么说的,但是手却很诚实,不停的在牙牙身上来回摸索,感受她的细皮嫩肉。

    “阿娘说的这是什么的话,整个王城谁不知道翠玉阁啊,别说是尚书,就算是哪家王爷来了,还不是乖乖拜倒在楼内姐们的脚下。”

    “就你这张嘴会说。”

    老鸹忍不住的扭了扭脑袋,这翠玉阁,的确是一些达官子弟私下闲聊的地方。

    “那这人我就先留下了,今天晚上刚好有个年过古稀的老爷,要个嫩的,就把她送过去吧。”

    “来人啊,把她给我洗洗,然后送到房里去。”

    老鸹毫无感情的说道。

    牙牙还什么都不知道,就被抬到了房间里。

    这注定是一个不眠的夜。

    牙牙在半夜就已经清醒了,当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床上,身上一个糟老头子的时候,吓的大喊大叫。

    “放开我放开我”

    本来老头子还觉得无趣,老鸹当初说是因为她喝了小酒才一直昏睡的,现在看来,竟然多了几丝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