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第一侯 > 第一百一十四章为一言而来,说一言便去

第一百一十四章为一言而来,说一言便去

    孟家村发生了斗殴,而且还是在英雄庙。

    孟家村原本是个不起眼的村子,因为府城把英雄庙选在这里,变得热闹又出名,投奔来的流民也比别的地方多。

    人多了难免有摩擦争执,但在官员们干脆利索的把有罪的流民赶出府界,把有罪的村民变成流民后,大家有事就你好我好大家好少起争执,就算有了争执也尽量私下解决了。

    英雄庙这边更是整个府里香火最盛的地方,乱世里寺庙道观神佛都变成了泥塑木雕,普罗大众更愿意来这些真切能守护他们的地方许愿。

    英雄庙这里一向热闹,并不是只有在清明寒食才有人来,有家人想念自己的亲人,常来这里坐坐,跟死去的亲人说说话,还能遇到其他同样的人,同病相怜的人说话要更畅快开心一些

    另外四周的村民,路过的货商路人也会来这里歇歇脚

    英雄庙是官府供养的,选了年老或者有残疾的兵来打理,免费提供粥食和热水,亲人葬在这里的可以免费吃喝,路过的人也可以免费吃喝。

    当然,大多数路过的人都不会免费吃喝,多少放下几个钱表表心意,这里的粥食虽然比不上城镇酒楼食肆,但还是很省钱,而且安心,快速方便。

    所以虽然是大清早这边就有不少人,打起来后立刻围过来很多人。

    其实这不叫打架斗殴,确切说是握着粪叉的老汉攻击拿着木杖的年轻和尚。

    年轻和尚的木杖始终垂在地上,一步两步左右轻轻的挪动,避开了愤怒又疯狂的老汉。

    “你这和尚,明明应该悲苦众生,怎么能骂同样悲苦众生的楚国夫人是恶鬼!”

    原来是和尚骂楚国夫人吗?围观的民众神情有些复杂,没有上前按住二人。

    “怎么能骂楚国夫人呢?”

    “你这出家人这样做可不对。”

    “是不是嫉妒啊,楚国夫人抢了你们的香火。”

    有劝解的,有冷嘲热讽的,七嘴八舌乱乱哄哄。

    老汉气喘吁吁寒冬里满头大汗须发散乱,不像是他在打人,而是被人打。

    “你,你这和尚,先前我给你的水,给你饼,这些都是怎么来的?”他喊道,“都是楚国夫人给的,你吃了却骂她,我还不如把饼喂狗。”

    他打的凶骂的难听,木和尚不急不恼,神情不变气息都半点不乱,微微一侧身,粪叉子从他身侧打过去。

    “老丈,你的儿是她害死的。”他说道。

    老汉一跳离地,红红的眼泪水流出来“我的儿是杀贼死了,是守护平民百姓死的,他是英雄好汉。”

    木和尚轻抬木杖,刺过来的粪叉滑向一旁,他越过老汉看庙宇“这些人,也都是她害死的。”

    四周的人惊呆,因为嫉妒骂人到也罢,竟然要颠倒黑白。

    “你这和尚,是个疯子吧!”

    大家喊道,都不知道怎么反驳这个疯话,因为这话是在太没道理了。

    有个路过的年长者听明白了,笑了笑“和尚是说,楚国夫人让大家当兵,所以才战亡的吧?”

    木和尚看向他,没有说话。

    年长者接着道“和尚你这样想就不对了,叛军横行的乱世,不战都会被杀死,一家子都要死,当了兵虽然被叛军杀死了,但守住了家人的性命,一家人能活下去,他是为自己为家人而死的。”

    木和尚道“你有没有想过,他和他的家人原本都不会死呢?”

    什么?原本?这谁能想得到?围观的民众一怔。

    木和尚再看向殿内黑压压的石碑和名字“他们中很多人原本都不会死。”

    年长者看木和尚像疯子,同情无奈一笑“这世上可没有原本,也没有如果,大师,你连这个都参不透,可对不住这一身衣服。”

    木和尚身如修竹,双目如深潭“是因为你们看不到,参不透,混混沌沌把恶鬼当神仙。”

    老汉粪叉捅过来“你个胡言乱语的疯和尚。”

    木和尚衣衫微动,人向后一步,粪叉半点不沾身。

    四周也再次纷乱,夹杂着脚步声。

    “竟敢在英雄庙斗殴。”

    “都让开。”

    “官差办案。”

    原来是官府的人来了,民众们立刻找到了主心骨,纷纷看去大喊“在这里,在这里。”

    淮南道楚国夫人说官差与兵士一样,兵在外战守民,差在城内安民,所以给民众对官差也很尊敬,路很快让开。

    人群分开,一群手持锁链刀枪的官差疾步而来。

    “差爷,快抓住这个疯和尚。”老汉喊道,用粪叉一指。

    诸人的视线看去,却顿时愕然,原本握着木杖的和尚不见了!

    “他跑了。”一个民众喊道,伸手指着一个方向。

    诸人的视线看去,见一角青袍消失在殿后。

    这和尚跑的好快!

    官差们立刻追去,待来到殿后并不见和尚的身影,两个官差身手灵活,攀爬上围墙眺望。

    “大人,在那边。”一个官差转头喊,手指向外边。

    “好快啊!”另一个官差没有回头大喊。

    回头的官差将头转回来看去,愣住了“不见了!”

    而墙下的官差头领刚开口说“追。”

    “我第一眼看到,他走在田地里,再一眨眼,就到了更远处的树林。”

    “他不是在走,像飞。”

    “也不是飞,就是一闪,一闪就不见了。”

    “我小时候听人讲过神怪故事,就有那种,缩地成寸”

    两个官差你一言我一语,直到官差首领喝止“不要胡言乱语!”

    再看四周的围来的民众此时神情惊骇,所以那个和尚是,神仙?妖怪?明明就在他们眼前,说不见就不见了,官差们都可以作证,都在说是神怪!

    “我当时一抬头他就从雾里冒出来了。”握着粪叉的老汉也回忆着喊,“一点声音都没有听到。”

    尽管心里惊骇,但想到这和尚的话,老汉还是愤怒的下定论。

    “一定是妖怪!”

    只有妖怪才恨楚国夫人这个神仙,所以才诋毁楚国夫人,诋毁他们这些死难的勇士。

    围观的诸人纷纷点头赞同。

    “现在这乱世人少了没了人气,妖魔鬼怪都冒出来。”

    “我听人说在大西岭有野狼精化成人,在路上对人作揖,你一回礼,就把头咬掉了。”

    听着民众们越来越乱的话,官差首领重重的咳嗽一声“不要胡说,大西岭那是有贼作乱,披着毛裘吓人抢劫,兵马已经过去剿杀了。”

    他再瞪了眼两个官差,带着几分警告。

    “这和尚是个有功夫的,走路无声快步如飞,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奸细。”

    两个官差惭愧,他们见到高手没有警惕是奸细,反而讲起了鬼怪,引得民众恐慌。

    “诸位乡亲,最近官府接到其他地方通报,有一个和尚在我们淮南道境内到处窥探,并诋毁楚国夫人,散布谣言吓人。”官差首领对民众们肃容道,“没想到他到了我们这里,大家再见到此人,一定要及时上报。”

    原来这和尚不止出现在他们这里,虽然日子过的很太平,但现在是乱世,淮南道四面都有叛军,而且前不久还有叛军跑进淮南道偷袭了楚国夫人

    “这和尚一定是叛军,上次偷袭楚国夫人不成,又来了。”

    “好好的一个和尚,怎么投了叛军,祸害百姓呢。”

    “他不一定是和尚呢,他可能是是叛军假扮的。”

    妖魔鬼怪被抛开,民众们开始认真又警惕的分析,官差首领松口气,再次肃容,尤其是盯着粪叉老汉“我淮南道境内人人如楚国夫人乐善好施,慈悲流民,路不拾遗,但此时毕竟战乱不休,我们这里越太平就越被人觊觎,大家见到可疑人等,存善心也要存戒心,夜晚不留宿,白日不引路,可以赠与水粮,但决不允许谈论村庄住处,尤其是城中兵马布防”

    这些话自从楚国夫人遇袭后各地的官府就常常这样说,传达到每一个村落,原因也没有瞒着大家,那群袭击楚国夫人的叛军乔装打扮,有些村落民众不提防,村子被屠了。

    老汉被官差首领说的红着脸垂下头,他太贪图那一口粮了,又看此人是个和尚,忘记了官府的叮嘱,这乱世,穿着僧袍的也不一定是佛祖,野狼还能披件衣服化成人呢。

    安抚了民众,官差首领带着人回城汇报,见到县令,官差的神情就没有那么轻松。

    “前几天还说在乌江见到这个和尚,此时竟然出现在我们这里,乌江那边没有发现他离开的踪迹,我们也没有发现他进来的消息,这个和尚真的不一般。”

    说实话,今日所见,他心里也咯噔一下,认为这和尚不是神仙就是妖怪了。

    县令是由原先的老吏提拔来的,据私下消息说,他给楚国夫人的一个门客送了很多钱

    不过老吏圆滑也沉稳,活的时间长见过的怪事多,听了神仙鬼怪也不惊讶。

    大夏都能乱了,这世上什么事都见怪不怪了,老吏常常这样淡定的感叹。

    听了官差的话,他捻须淡然“这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再严防死守也有漏网之鱼,这和尚既然有心行事,自然能避开关卡,他人有本事,也不用灭咱们自己的威风,做好我们的事,至于能不能抓到,看天意了。”

    官差只能领命,这个县令是只做上官交代的事,其他的事一概不理会,不奋进也不尽善尽美,只要府县不乱民心安定就可以了,老吏都是这样,他们滑头只求混日子不求功绩,偏偏上官不嫌弃

    官差便也只能跟着县令做让上官放心的事了,将这边的发现和尚的事仔细的写好,上报给上一级官府就不管了。

    他们有太多的事要做了,一个奸细是很吓人,但不能因为一个奸细荒废了成千上万的民众。

    新年到了,淮南道境内噼里啪啦的爆竹声不断,没有淮南道安稳的宣武道境内一座小城里,也偶尔有爆竹声响起。

    陈二将一根竹筒扔进篝火,听着砰砰的爆竹声,咧嘴一笑,然后才拍拍手缩缩肩头走进室内。

    室内灯火下项南也正在笑,手里拿着一封信。

    陈二嘴角垂下来“你不怎么喜欢楚国夫人啊,她的信你竟然还没有背过,还要拿出来看。”

    项南对他一笑“见字如面,只背过有什么意思,当然要时刻拿在眼前看到才好。”

    他如此不要脸,陈二被噎的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