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第一侯 > 第一百零三章知道的和不知道的

第一百零三章知道的和不知道的

    李明琪原本是要写信让项南回来的。

    安东有关项南的谣言,是其他人家的女眷们委婉透露给李明琪的。

    几个富家女眷让侍女在李明琪经过的地方议论,然后她们出面呵斥这些蠢话流言。

    李明琪听到谣言后没有去项家打听,也没有直接写信给项南她写信给姜会。

    姜会很快就回了信,说这谣言是河南道传的,因为项公子占据安东不走而恼恨诋毁,虽然项公子跟楚国夫人的确很熟,楚国夫人救过项公子,项公子也助过楚国夫人,项公子留在安东那是对楚国夫人最好的镇守等等,但他们两人是清白的

    李明琪将信扔到一边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坐不下来。

    “项公子肯定不会有什么。”念儿在一旁安抚,“那个楚国夫人,听说喜欢美男,到处勾引人,不是说和那个韩旭”

    李明琪瞥了她一眼:“这种事怎么能只是女人的事,天下的男人谁不喜欢美人。”

    念儿看着她的脸

    “这不是谁比谁美的事!”李明琪将手帕扔在念儿脸上,“爱美是多多益善,永无止境。”

    念儿用手帕捂住脸:“小姐,写信问问项公子,或者叫他回来吧。”

    李明琪手戳她的额头:“这事不能我来问,这信也不能我来写,否则岂不是说我不信他?”

    恶人当然要别人来做,念儿点点头:“要项家来写?”

    “项家写,南公子还会以为受我所迫。”李明琪道,“让四叔来写。”

    李氏高高在上强迫也好质问也好都是理所当然,这就跟她无关了,她也是被李家人所迫嫁过来的嘛。

    “等项公子回来,小姐就可以告诉她你是相信他的,再与同诉悲苦,你们同病相怜都是受害者。”念儿拍手道,“项公子会更念小姐的好。”

    李明琪对她展颜一笑,如鲜花盛开。

    念儿捧脸赞叹:“小姐真美。”

    但娇艳如花的李明琪还没来得及安排李奉景做这个恶人,就有了现在新的变故。

    这事可比与楚国夫人谣言恶多了,那边只是传言,这边人都进家门了。

    李奉景不做恶人都枉为人。

    这时候不仅应该李奉景写信,李明琪也应该写信,但李明琪却不是让项南回来,而是不让他回来,为什么呀?

    李明琪握着暖暖的小茶杯,冬天的日光透过一层层的帘子罩在她身上,帘子上金丝银线勾勒的山水花鸟变成点点金光。

    “因为我想,南公子要么是不知情,要么是拒绝的。”

    要不然不会新人都进门了,项南还没回来。

    这种事太荒唐了!简直是乱了伦常!

    “我当然要让他千万别回来,能躲就快躲了吧,家里有我撑着呢。”

    李明琪将小茶杯的香茶一饮而尽,叹气一笑。

    “我这才是娇娇弱弱又不卑不亢的解语花。”

    日光倾斜,红嫁妆的姑娘进了屋子,五六辆马车和带来的随从都被安置,项宅像暮色里的湖水平静,院子里的红布绸花偶尔随风飘动,掀起些许波澜。

    湖水下的嘈杂才刚开始。

    “大爷爷,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到底是项北娶亲还是给项南娶亲?”

    项老太爷的肩舆还没走回自己的院子,项九鼎就再等不急挤过来问。

    “什么现在是项南的,等以后有孩子就是项北的。”

    “可别忘了,项南有妻子,项北也有妻子,到时候这齐家小姐死了,也只能埋在一旁。”

    “还有,能不能埋进去,还要去跟杨家说,杨家要是不同意,齐家小姐就进不了坟。”

    项北生前结的亲家姓杨,也是太原府大族。

    杨家小姐痘疮过世,项北没多久也死了,两家娃娃虽然生前没能拜堂,死后举办了婚礼葬在了一起。

    听到这里一直闭目养神的项老太爷嗬了声,睁开眼:“这个你可说错了,你信不信,现在齐家小姐要把杨小姐的坟挖了扔出来,杨家的人半点不敢说什么。”

    杨家大族又如何,如今都龟缩在太原府城里,日日担忧太原府失守,不知道该往哪里去。

    他们怎么敢惹手握重兵的东南道大都督。

    死去的女儿还有什么用,甚至不用齐小姐动手,他们自己就能先挖出来抬走。

    这就是乱世无情,活人活的都不要体面了,谁还管死人。

    项九鼎一愣说不出话,项老太爷搭着他的肩头下了肩舆,其他人涌过来抢着搀扶他进了院子。

    “还是不对。”项九鼎回过神喊道,追上去,“大爷爷,这其实不是杨家的事,是李家,李家的活人死人可都动不得,大家都看到了,今天四老爷直接带着兵上门了”

    听到这里,项老太爷想到什么笑了。

    “刚才那位齐小姐说什么?”他对项五老爷笑道,“说她也带了些兵马来,虽然不如剑南道李家的多,看家护院还是足够的。”

    项五老爷苦笑道:“这些武将家养的女儿,说话都是夹枪带棒的。”

    “东南道的兵马,应该真不如剑南道的多。”项九鼎愣愣的随着说,说完了回过神,“不是,大爷爷,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今天也不是跟大家说这个的时候。”项老太爷打断他,神情肃穆的扫过其他神情复杂的家人们,“我只能告诉大家,这件事关系朝廷大局。”

    朝廷大局,这四个字让众人安静下来,眼神闪烁,难道说,齐家小姐不妻不妾不人不鬼的是朝廷的决定?

    “你们都回去吧,齐家小姐来的不喧哗,你们私下也不要喧哗,外人问呢也不要乱说。”项老太爷道,“等过些时候,会给大家说清楚的。”

    诸人忙应声是,项九鼎一肚子话也只能憋着,跟着诸人不情不愿的退下去。

    项五老爷让人关上院门,扶着项老太爷进了屋子,年轻貌美的侍女们铺好软塌,端来热茶,将脚炉垫在项老太爷脚下,这才退开。

    “父亲,您看齐家小姐怎么样?”项五老爷迫不及待的问,“这件事这样安排,她真不恼怒?”

    “她是真不恼怒,也没有觉得这件事办的仓促简陋,更没有觉得羞于见人。”项老太爷喝了口茶,想着适才与齐阿城的座谈,满脸赞叹:“真的就是真的,大小姐就是大小姐,处处透着与生俱来的大气。”

    “看起来很凶。”项五老爷想着自己的感受。

    说的话听起来平易近人,但言辞直白犀利,有些吓人。

    项老太爷点头:“你说得对,她不在意所以看起来平易近人好说话,要是触犯了她在意的,她可是会很凶的,因为她没什么好害怕的。”

    那齐阿城的一切不计较,是因为这一切在她眼里什么都不算,不影响她吃不影响她穿,更不影响她的目的。

    不像那个李明琪,害怕的是失了大小姐的气势。

    齐阿城本就是大小姐,没有人能夺走,威胁到她的身份。

    项五老爷明白了,忍不住走神,那位真的李大小姐,也很凶吗?说不嫁就跑了,什么都不用怕,也没有人敢指责,只能闷头装傻。

    “所以,对那个李明琪,像以前那样,捧着,哄着,顺着就行了。”项老太爷叮嘱道,“而对齐阿城,一定要开诚布公,有什么就是什么,否则,她可是会咬人的。”

    项五老爷郑重的应声是,神情再次忐忑不安。

    “其实这件事关键倒不是齐小姐,她都同意嫁过来了,肯定是没问题的。”他说道,李家小姐更不是关键,反正是她自己跑了,“关键是,阿南。”

    项老太爷的眉头也皱了起来,捻着胡须重重的吐口气。

    “这件事是有些难。”他说道,“云儿这次干脆没有说服阿南就先把事办了。”

    所以项五老爷才愁,他可管不了他这个儿子,以往都是项云安排好,这次项云都没有安排

    “这事也瞒不住阿南啊。”他说道,“也不能瞒着,总得告诉他。”

    等项南知道了,他会怎么样?

    项老太爷甩开胡须,手拍在椅子上:“能怎么样?不管怎么样,他都是姓项,都是我们项家的人。”

    狂风卷着乌云飘过,奔跑的陈二有些迷眼,他抬手挡了下,感受有密密麻麻的雪粒子打下来。

    今年冬天安东的第一场雪来了。

    陈二是个不识字的乡下人,对风花雪月没什么感触,只觉得更冷了,他将领子用力的裹了裹,看到前方山坡上的白色身影。

    “知道你喜欢穿白袍,但这大冬天的,白斗篷也是白袍。”他跑过去喊道,将手里的斗篷砸在项南身上,“你穿这么少,是给谁看呢。”

    项南顶着白斗篷没有动,只有声音从内传出来:“没有人要看我,二狗,我其实不是人。”

    陈二一怔:“那你是什么?”

    项南举起手,撑开白斗篷,抬起头对他一笑:“我是个,工具。”

    撑开的白斗篷下,有两张信纸呼啦啦的飞出去,跟雪粒子缠绕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