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第一侯 > 第八十八章有所想有所不想

第八十八章有所想有所不想

    此次偷袭很危险,死里逃生,是个人都会害怕,李明楼也不例外。

    此战五千兵马只活下来不到两千人,李明楼也会心痛。

    但她不会陷入害怕和心痛的泥潭,而是要解决害怕和心痛。

    淮南道的防线开始严查,死伤兵马的抚恤也在进行,李明楼日夜料理战后事,连休息都顾不上,更不会沉浸悲痛害怕

    此时此刻战事善后要结束了,她才坐下来歇息,所以就有空思索感叹了?

    但这神情也不像是悲痛害怕

    元吉走过去直接询问怎么了。

    李明楼被打断回过神,看到他想起来“有件事我还没告诉元吉叔呢。”

    武鸦儿潜藏奔袭来救的事要瞒着世人,她身边的亲信当然不用瞒着。

    听到这只莫名冒出的叛军来自范阳,那个被单独装起来的年轻人头就是安康山的义子野猪儿,而解决这次危急的人竟然是武鸦儿,再见多识广的元吉也震惊的一时无法言语。

    范阳,安守忠,相州,武鸦儿,听起来很遥远,但一切却又都在眼前。

    元吉不由环视一下四周,夜色中来夜色中去,除了惨烈的战场叛军的尸首,什么痕迹都没有。

    他这么理智冷静的人,也忍不住要冒出一个不是做梦吧的念头。

    “他还说了什么?”元吉问。

    李明楼摇头“就说了为什么来,要我们保密,然后就走了。”

    他们见面说话前后不过一刻钟。

    元吉看了眼包包,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包包就退到一旁。

    “他看到你的样子了?”元吉低声问。

    李明楼想了想,那时候她摘下了面纱,那时候夜色浓浓,但四周有燃烧的火光,应该看到了吧,他们又离的那么近

    “他没有说什么?”元吉又问。

    “说什么?”李明楼不解。

    当然是你是谁的事,从那么远奔来,终于能面对面见到

    李明楼笑了“元吉叔,这个又不是什么大事,没有必要说。”

    他知道她不是雀儿,但他既然肯为了她这么远奔袭而来,她是谁根本就无关紧要。

    李明楼嘴角抿了抿莞尔。

    是呢,她到此时也才想起来,武鸦儿没有问她是谁,没有当着天地当着她的面叫破她不是雀儿

    如果当时叫破了她的身份,她会怎么样?天上打雷劈死她?还是身体腐烂痛死她?

    “小姐?”元吉道,看着又走神的李明楼,紧张问,“想到什么事?”

    李明楼摇头笑了笑“没想什么。”

    这样子像没想什么?元吉怀疑。

    “武鸦儿此次勇武对小姐有救命之恩,但此人奸猾,他说的话要多思量一下。”他提醒道。

    李明楼嗯了声点点头,神态乖巧。

    “当然他对我们的大恩也实实在在。”元吉又道,“相州那边有什么需要,我们可以帮忙。”

    武鸦儿在相州与安康山对战必然很多困难,李明楼点头“我写信问问他。”

    目前也没有别的事可做来感谢,消息也要保密。

    “就先把安守忠的人头送去,给朝廷报捷。”元吉说道,“捷报要怎么写?”

    李明楼想了想“就说范阳安守忠逃窜至此,被我们斩杀了。”

    元吉笑了“这样好,范阳道被收复也有我们的功劳。”

    那个梁振,李明楼道“本来就是我们的功劳,按照武鸦儿说的可以得知,安守忠就是为了我舍弃了范阳潜行来,要不然梁振怎能拿下范阳,他靠着我得到功劳已经算是得了便宜了。”

    元吉道“那么明显的纰漏他都看不出来,放跑了安守忠而不知,可见当初被大都督举告免职是一点也不冤。”

    这种才能疏浅的人还活着,大都督却早早不在了,元吉神情怅然。

    这些就不想了,想也没用。

    “小姐,死难的将士都收殓好了,进城歇息一下吧。”元吉低声劝道。

    李明楼便细问“家属的安置也都在进行了吧?”

    元吉应声是“身份已经核查,死伤者由军营通知其籍贯所在官府,官府出面通知家人。”

    李明楼道“淮南道也建个英雄庙,那些籍贯不清,故土太远的,还有武鸦儿带来的振武军死难者都安葬在这里吧。”

    元吉一一应是,再次让李明楼进城,对包包招手,包包撑开伞牵着马过来,李明楼上马再看了眼这边的营地

    “我有时候想”她说道,说到这里又停下。

    元吉问“想什么?”

    想如果不是她,这些人是不是不会死,李明楼想,但又想她不应该这样想,摇摇头将面纱带上“没什么,我们走吧。”

    人长大了,便会想很多,想的事情也不会都说出来了,小姐不想说就不说吧,元吉没有再问,跟随李明楼向最近的城池去。

    楚国夫人斩杀范阳逃贼安守忠的捷报送向麟州,也传遍了四周。

    知道楚国夫人遇险的城池州府兵马松口气,再感叹震惊楚国夫人的威猛,不知道这短短两天发生什么惊险事的城池州府兵马则欢喜又平静,楚国夫人能杀叛军也能杀叛军变成的鬼,杀一个安康山的儿子也没什么可奇怪的。

    周献除了松口气和震惊外,还有些尴尬。

    “相州去还是不去?”他问。

    未了神情没有半点尴尬,道“当然不去,我们立刻去见楚国夫人。”

    周献恼怒道“见什么见,她都没事了,还见她干什么!哪有那么闲。”

    未了道“安守忠潜入淮南道,有一部分叛军是从东边过来的,将军没有察觉,这也是失误,当然是要去领罪了。”

    周献更怒“明明是这个女人自己乱跑,才让自己陷入险境,关我什么事,我为什么要领罪?”

    未了温声道“当然是为了武都督。”

    沂州打下来,周献领兵,振武军也是出了大力气的,他替武都督守住这里也是理所当然。

    楚国夫人的声名越来越大,他作为武都督的大将,也应该努力建功立业,不能让天下人只知楚国夫人,不知武鸦儿。

    “那我也没必要去讨好那女人。”周献虽然还是反对,但火气小了很多。

    “这不是讨好,这是不给别人把柄。”未了道,看着周献笑了笑,“如果夫人借这次遇险,追究将军你的罪过,你是武都督的人她不会把你怎么样,但把你赶回去,你又能说什么?武都督又能说什么?”

    他还真什么都不能说,武都督只怕也不能说什么,周献涨红脸不说话了。

    未了看着周献温声道“将军心里一直牵挂夫人,去看看吧。”

    周献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渐渐恢复了冷静,再看未了,好奇又嘲讽一笑“你倒是能屈能伸,人死了不去看,人活下来了就立刻去看,你心里一点也不觉得不好意思吗?”

    “不觉得啊。”未了笑了笑,“楚国夫人可不会在意我们好意思还是不好意思,她只在意我们有没有能不能做好该做的事。”

    不管是松口气还是尴尬,至少听到这个消息还是开心的,而对于安康山来说,则只有悲痛。

    皇宫里大殿里传来响亮的哭声,哭声绕梁三日不绝。

    “我儿有什么罪过要杀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