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第一侯 > 第五十八章城门从内开

第五十八章城门从内开

    快马疾驰险险的越过壕沟,人也随之从上跳下来。

    周献看到来人身上背着的楚字令旗,站起来道:“夫人有什么吩咐?要全员攻城了吗?”

    扬州城已经围住这些日子,对战是一直在楚国夫人那边,始终没有全体攻城的命令,他带着这么多兵马只能摆着。

    “夫人那边马上要攻城。”令兵道。

    周献大喜:“东南方向我一定拿下。”

    令兵摇头:“不是让将军协同攻城,是趁机派几人潜入扬州城。”

    潜入?周献看前方的城池:“几人?几人进去能干什么?开城门吗?”

    刺杀主将打开城门然后攻破城这种事,只有在戏台酒楼茶肆说书人口中才有。

    令兵道:“城里有些问题,夫人让你们进去看看。”

    “什么问题?”周献继续问。

    如果知道什么问题,还进去看什么,令兵有些动怒了,周献对他来说是陌生的,都称作振武军,但这位是爹生的,而且又远在沂州,日常没有来往。

    虽然听命过来了,但看起来也不是有命必遵。

    两方僵持气氛有些凝滞的时候,有人轻轻的飘过来,似乎好奇探身说:“将军,扬州城围了这么久,进去看一眼也好,知己知彼。”说着又笑,“要是能看到他们的辎重潦草库房,点把火烧了它。”

    周献道:“城池的辎重粮草跟在外行军不同,不好烧,烧了也没多大用。”

    那人便应声是:“我不懂这个。”

    这打岔让凝滞的气氛散去,令兵看这个男人,穿着兵袍,很瘦,年纪也不算小,面白无须,长眉长眼脸上似乎总是带着笑意。

    不是副将也不是亲兵,根本就不像个当兵的。

    “我是未大人手下一小吏,此次负责运粮草。”那人主动自我介绍,又笑,“三句话不离本行了。”

    令兵对他点头没有说话。

    周献便转头看副将:“梯架入城。”

    副将应声是,令兵自然也不再说话,那位粮草官也悄无声息的退下了。

    周献倒也不是不听命令,只不过心里堵着一口气,这个女人会不会打仗?看起来是来添乱的。

    本来大家势如破竹所向披靡,一口气拼上十天半个月拆也能把扬州城的城墙给拆了,结果她竟然一直不下令攻城。

    就因为看到民众被当做肉盾,就不忍心了?神仙慈悲可不能用在打仗上,要不然为什么乱世不见神佛呢。

    地面震动传来,旋即是厮杀声如雷滚滚,夹杂着哭声。

    周献看向远处的天空,可以想象那边的画面,跟先前没有什么不同,怎么就城里有问题了?

    既然不是攻城,只为了潜入,就不能有大规模的对战,人数也不能太多,借着那边对战的厮杀,周献的兵马在付出十人的代价后,有三人成功了翻进城内。

    城内的情景让三人震惊。

    街上到处都是人,原本被驱赶的人们都在跑在喊在哭,有冲向家宅关上门,也有撞到兵马的刀枪死在当场。

    将兵们在杀人。

    城内的叛军会杀人不奇怪,但不会像这样屠杀。

    城中几十万的民众,如果要杀是杀不过来的,所以要像猪羊一样分批,既省力又能震慑。

    一群人被拉出来,剩下的人会因为死的是别人而庆幸,庆幸让他们心存奢望,奢望和恐惧让他们不敢去反抗。

    如果叛军乱杀,只有恐惧没有奢望,人群就崩溃了,几十万人如果崩溃,几万兵马也难以控制。

    叛军自然知道这个,所以就算被围城几乎绝望了,也没有疯狂的乱杀人,就是因为还存着一丝希望,有希望他们就不想让城内崩溃。

    那现在是为什么?城外的对战明明还在进行,他们还占据着优势。

    “淮南军攻城了!”

    “快拉肉盾们上来!”

    “要多少?”

    “怎么办?人呢?”

    城墙上的将官们也是一片混乱,看着远处的厮杀随着倒下的人越来越多,军阵向城池这边移动。

    城墙下被捆绑驱赶的民众还有很多,接下来该怎么做也早有安排,但心神慌乱无人下令。

    “马大人跑了?”

    “马大人跑了!”

    “马大人怎么会丢下我们!”

    当然也有将官挥动的双手继续要打要杀要驱赶民众兵士,但却挡不住混乱的蔓延。

    站在高高的城墙上可以看城里到处都是人。

    原本锁着门躲在家里勉强自我以为安全的民众都被马江死了,叛军要败了,快逃命啊,这样的喊声将引出来。

    乱跑的人群被叛军们阻挡,但没有像以前那样抱头蹲下,有的尖叫着想冲过去,有的干脆想夺下叛军的刀枪,大多数死在刀枪下,但也有靠着人多杀了叛军的,还有扑过去抓住叛军哭喊的

    “你是七里乡的!我听出你的口音了!大兄弟,我也是七里乡的啊!我们是乡亲啊!”

    马江手下的叛军大多数都是淮南道卫军,也多数都是淮南道当地人。

    此时这个小兵被眼前的男人抱住,听着用乡言发出哭喊,举着刀的手突然就砍不下去了。

    “楚国夫人说了,只要能为她而战,就是她的兵马!”

    “楚国夫人收复扬州城,缴枪投降不杀!”

    大街上响起喊声,隐约见其中有穿兵袍的男人在高喊。

    叛军自己都叛了吗。

    那男人将身边的叛军们一扫而开,如猛虎一般向前冲去,振臂高呼。

    “大家去开城门啊!”

    人群如潮水向城门涌去。

    城内的喧哗也传到了城墙上,马江死了?马江死了!为楚国夫人开城门?

    城墙上做肉盾被驱赶的民众也顿时发出喊声。

    “楚国夫人说了,为她而战的都是淮南道英雄!”

    “我看到了!楚国夫人的兵马还为他们收尸了!”

    “为楚国夫人而战!大家开城门啊!”

    原本要被推下城墙的民众纷纷先一步砸向这边的叛军,争夺着刀枪,或者干脆抱着叛军跳下城墙。

    他们冲着城外发出哭喊,就像夜晚被打杀逼迫那样再次喊救命,这次的喊声更大,更有力量,哭声里隐隐含着喜悦。

    “救命啊!楚国夫人救命啊!马江已死!马江已死!”

    淮南道兵马踩着被叛军尸首填平的壕沟,越来越接近城池。

    城墙上如先前那般可以看到被推搡的民众,也有弓箭射过来,但又跟先前不同,这一次身后的战鼓还没有停。

    这是要攻城吗?要试一次攻城了吗?

    他们的脚步不由加快,虽然高车梯架还远远没有跟上来,但气势上终于能反击了。

    城墙上有民众掉下来,发出惨叫哭喊。

    身后的鼓声似乎缓慢了,但还是没有停

    兵马们的速度便越来越快,他们握住了弓弩对准了高高的城墙

    “马江死了!马江死了!”

    喊声从城墙上宣泄倾倒,砸的近前的军马都嘶鸣着扬蹄

    喊声如浪滚滚,就像先前喊楚国夫人的话那样,但这一次是从前方传来。

    马江已死,马江已死。

    中五面色震惊,真的假的?

    “城墙上的民众在和叛军打斗!城内也有巨大的喧嚣。”信兵急报。

    中五道:“会不会有诈?”

    信兵还没答,李明楼喊了声包包:“擂鼓,攻城。”

    包包放下黑伞从李明楼的手中接过鼓槌,用力的挥动。

    战鼓,令旗挥舞,号角吹响,天地间静止的兵马瞬时鲜活。

    车架粼粼,马蹄滚滚,脚步踏踏,成方成圆。

    李明楼站在高车上白纱飘飘目送军阵向扬州城奔去。

    周献一跃而起,终于等到攻城的号令了。

    “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他喊道,“攻”

    城字未喊出来,远处的号角变了,周献举着刀不可置信。

    “是不是吹错了?”他问,“怎么吹的是城池已破?”

    令兵看着远处的令旗:“没有错,说城门被从内打开了。”

    周献神情古怪的看令兵:“派人潜进去真打开城门了?”

    早知道这么容易,他就早点派人潜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