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第一侯 > 第四十七章无事并不可得闲

第四十七章无事并不可得闲

    天气炎热一日胜过一日,李明华不出门也有些难耐,婢女们送来各色消暑的点心瓜果,室内时刻有婢女摇扇送风。

    进出的人虽然多,但室内安静无声,李明华没有闲散无事,虽然不出门,送到她跟前的信以及前来汇报的人不断。

    江陵府叛军被击退之后,李明华就给李家的人写了信,李家人顺利到达了山南道,现在收到了回信。

    李奉常的信里没有再提当日冲突的愤怒,但也没有夸赞李明华英勇,只写了多亏项云在,让李明华一切听从项云的吩咐。

    母亲林氏哭骂了一张纸,让她快点到山南道来,这里吃得好住的好,兵马又多。

    李明冉则简单的多,请李明华看看自己埋在花园假山下的一盒子宝贝还在不在,帮她收好。

    李明华或者面无表情或者一笑将这些信看完放在一边,然后才拿起李明玉的信,这还是她第一次收到这个堂弟的信,拆开看字迹清秀,语言灵动,看着信恍若那个孩子站在面前,一双大眼表达着震惊,惊喜,激动,担忧......

    李明玉说见到李明华的血书请兵,很是震惊,他当然同意,并感激明华姐姐这样做,他没有嫡亲的兄弟,家中的其他人也没有从军,父亲去世后,他一个人虽然不惧艰难险阻,但心里还是有些孤单,尤其是战乱后,更是分身乏术,姐姐在太原府也不得不领兵布守,现在好了,又多了一个姐姐领兵迎战。

    “淮南道有楚国夫人替夫领兵,我有姐姐们领兵为左膀右臂。”

    李明华似乎看到那孩子手舞足蹈的高兴,她不由也抿了抿嘴,他这意思是要她领兵当大将驻守江陵府了吗

    有楚国夫人在先,女子领兵也没有什么奇怪了。

    “江陵府就交给明华姐姐你了。”

    信末李明玉郑重写道,随信寄来的还有一枚刻着剑南道大印的铜鱼令牌。

    李明华拿起令牌翻来覆去的看,这是领兵将官的身份牌,持此可以调兵,她这就成了领兵的主将了

    这里已经有项云,她是堂姐,项云是姻亲长辈,甚至论亲疏,对李明玉来说项云比她更亲近......

    李明华再低头看信,李明玉的信上半点没有提项云,就好像不知道他在江陵府......

    门帘轻响,婢女轻声道:“小姐,冯校尉来了。”

    冯校尉是随同李明华来江陵府的剑南道主将,如今按照项云的安排驻守彭城大营,每隔三天就会来汇报一下军情。

    李明华先前跟他说过这些事跟项云说就可以了,冯校尉虽然答应了,但每次还是来。

    “也要让明华小姐知道。”他说道。

    李明华便随他了,婢女们也都习惯了,禀告一声后,冯校尉在后直接进来了。

    这次禀告的除了日常的兵马被抽调布防动向,还有剑南道的信。

    “都督有令,让我们听命明华小姐。”冯校尉说道,拿出鱼符,“项都督前几日下令说要拜访吉州卫,要抽调我们三百兵马,我来合同。”

    李明华在书上见过这种事,但从没想过自己也有做这件事的一天,她拿起桌上的鱼符递给冯校尉,看着冯校尉将两个鱼符合在一起。

    “末将领命。”冯校尉将双鱼符双手捧起行礼。

    李明华伸手拿起属于自己的鱼符,这种感觉还不错,那个楚国夫人也有这样的鱼符吗想到楚国夫人她又想到一件事。

    “我需要给楚国夫人写封信道谢吗”她问,毕竟淮南道援助帮了忙,不过她又笑了,“项伯父肯定已经写过了,明玉也应该写了。”

    冯校尉道:“那不代表明华小姐写了啊,还是写一下吧,毕竟那时候楚国夫人的援兵最直接解除的是明华小姐的危险。”

    李明华点头:“你说得对,我应该写一封信表达感谢。”

    冯校尉含笑道:“那我去请周都尉来。”

    李明华摇头:“还是我亲自去见他吧。”

    正好顺便也问问向虬髯有没有消息,那群土匪兵怎么样.....

    冯校尉告退后,李明华用了一天的时间写信,写了改改了写,她和闺中姐妹们也常写信,但楚国夫人不是她的闺中姐妹,而且她就算以李明华的身份写,也不是曾经简单的江陵府李家二小姐。

    她是领了剑南道五千兵马的,手握剑南道一道鱼符的李家二小姐。

    她要写给一个从未见过的手握重兵的获封爵位一道之主的女子。

    她这辈子都没有想过自己会做这种事,就像当初喊出我来领兵那句话,喊出了那句话,走出了那一步,眼前的世界都变了。

    这应该相当于官方的书信来往,李明华慎重又慎重,让胡知府送一个文吏来指点怎么写。

    花费了两天的时间终于写了一封既正式又私人的信,李明华拿着出门去找周石,还没见到周石,就看到负责城防的土匪兵们由土蝗带着头哗啦啦的乱跑,引得一片喧闹。

    李明华恼怒的喊了声土蝗。

    土蝗不情不愿的停下,先发制人:“明华小姐,我们忙着呢。”

    李明华看着他们一身铠甲,骑着马举着刀枪,甚至还有人背着绳子,神情激动眉飞色舞,一副要去抢劫的样子......

    “你们忙什么城防要出城吗”李明华皱眉问。

    土蝗还没说话,身后有个土匪兵不耐烦:“你是剑南道的,管不了我们。”

    土蝗立刻喝骂那土匪兵:“闭嘴,你懂个屁,剑南道和我们是一家人,明华小姐当然能过问。”再李明华认真道,“我们要出城了,去吉卫军那里。”

    吉州吗因为有冯校尉密切的汇报,很少出门的李明华也清楚的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

    承庆虽然退走了,但叛军依旧在江南道外窥探伺机,所以还要联合余下的四州卫军,才能确保整个江南道的安稳。

    按照安排,项云会亲自去拜访这四州。

    “抽调的是剑南道的兵马。”李明楼道,“你们出什么城。”

    这种大事,是不会让土匪兵们去的。

    土蝗嘿嘿一笑:“明华小姐你不知道,项都督不去了,他不去,我们去。”

    怎么可能李明华大惊也顾不得去找周石,急忙去见项云。

    ......

    ......

    项云已经搬回原来的住处,额头上的伤正在愈合,只是伤疤不雅,戴着儒巾遮挡一下。

    听到李明华的询问,他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让李明华来看舆图。

    “明华你来想想江南道如今怎么布防。”他说道。

    李明华有些拘束:“我不懂这些。”

    项云和气又严肃:“你要学学,现在跟以前不同了,明华,你也不要把自己当做女儿看。”

    李明华有些微微的感动,握紧了手重重的点头,随着项云的指点看舆图,这是她第一次看,有些茫然,项云很耐心的指点,让她知道叛军在哪里,卫军如今又如何。

    “大方向先不说,如今江南道四周的形势你看懂了吧”项云问。

    李明华摇摇头又点点头:“看懂一些。”

    项云笑道:“你来说说,现在江南道怎么布防最有效”

    李明华是个大胆的姑娘,也不想辜负项云的看重,想了想便伸手指点:“叛军的主力在彭水以东,江南道紧邻淮南和东南道,叛军无法从这两边突围,所以最重要的布防在彭水一线。”

    项云点头道:“说的很好,就是这样,当时彭城将军和四卫将军都是这样考虑,所以才集结在彭城大营,只是可惜尚未集结成功,又被叛军突袭乱了军心,以至溃败。”

    李明华道:“现在有项伯父在,再加上承庆被击退,我们的军心不会乱了。”

    项云哈哈一笑:“主要是承庆被击退,稳固了军心。”他伸手点了点彭城大营所在,“我们还是要在这里布防,要让四卫军都到这里来,所以与其我去见他们,不如请他们过来相谈,这样还可以造成四卫军重新集结的假象,震慑叛军,彻底断绝他们侥幸之心。”

    李明华明白了,再看舆图点点头:“项伯父说的对。”又迟疑一下,“不过,去请四卫将帅的人马还是要慎重。”

    项云笑道:“那是自然,胡知府亲自去,我安排剑南道的三百兵马护送,胡知府和剑南道的兵马,明华你可放心”

    李明华笑着点头,终于缓了眉头。

    “有项伯父安排,我怎能不放心。”她说道。

    .......

    ........

    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