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第一侯 > 第三十四章真真假假假戏真做

第三十四章真真假假假戏真做

    耳边嘈杂声比先前更大,吵吵闹闹还有骂声。

    “你踩了我的鞋。”

    “草,这鞋子还没穿你脚上呢,怎么就是你的了”

    “这把刀归我了,你滚开。”

    “这是给马吃的还是给人吃的不管了,先让我吃个饱。”

    铠甲哗啦被胡乱的往身上穿,兵器相撞被你争我抢,粮草包被撕开麦豆被人抓着往嘴里塞。

    没有人再理会李明华三人,李明华手里紧紧的握着刀,眼中有些茫然。

    其实长这么大她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也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

    “明华小姐,他们没有要杀我们的意思。”有三个胳膊上绑着绳子被扔在地上的兵说道。

    这是先前去探路的发出警报的三人,原来并没有被害。

    一个兵将手里的刀一挥割开了三人绳索,旁边的山贼也没有理会。

    理会不理会其实也没有意义,他们五人杀又杀不过这么多人,逃也逃不出去。

    “他们早就埋伏在这里了。”一个兵揉着胳膊,低声道,“看到我们落单才出来抢。”

    现在山贼抢东西需要这么麻烦吗不杀了他们,还把铠甲兵器穿戴起来,李明华不知道该想什么,她也没有什么主意可拿。

    “喂,这位小姐。”先前那个清亮好听的声音再次响起,男人也催马来到她面前。

    他也穿上一套铠甲,遮住了**的胸背,整个人变得也不一样了,两把刀背在身后,威风凛凛。

    五个兵将李明华护住。

    男人浑不在意,同样是骑在马上,他高的像座山:“可以下令出发了。”

    下令他似乎对这个小姐是做主的没有什么疑问,李明华看着这个男人,然后视线越过他。

    “出发。”她果然说道。

    说话有什么可怕,她也不怕他们戏耍。

    四周一片嘈杂。

    “....你少吃点你再搬一包。”

    “那几把刀放马背上,都归我了。”

    山贼们还在吵闹争抢,李明华的声音在其中划过然后湮灭,就好像小孩子扔小石子砸入湖水,连个水花也没有溅起。

    扔石子的李明华神情没有尴尬,骑在马上的男人则跳了脚。

    “听到了没有将官下令让出发”他恼怒的喊道,“列队,列队”

    山贼们这才停下嘈杂,然后又掀起了新一轮的嘈杂,整队,列队。

    “我站哪里”

    “谁挨着我”

    “你滚一边去,你不是我们队的。”

    “都给我快点”

    高山一般的男人也加入其中,喝骂脚踹捶打,一番混乱后山贼们列队站稳。

    男人带着几分满意来回审视几遍,再转头对李明华一笑:“怎么样不错吧。”

    穿上铠甲的山贼.....其实还是很像山贼,纵然李明华这边只有五个兵,也跟他们气势不同。

    李明华没有说话。

    男人也不介意这几人眼中的戒备,抬手轻抚鬓角,不知什么时候插了一朵野花,随风轻轻摇摆的粉嫩小花映照他的脸。

    “我们这也算是一支千人强兵了。”他说道,将刀一挥,“平叛,杀敌”

    山贼们也跟着都将兵器一挥。

    “平叛”

    “杀敌”

    虽然夹杂着笑,声也不齐,但一千多男人叫喊还是很有气势。

    李明华眼中的茫然被激荡的变成恍惚,这些算不算就是她刚才想的,有人了

    可是这些山贼到底是怎么回事真的要跟他们去平叛杀敌

    直到疾驰上路,李明华还是想不明白。

    “明华小姐,这些人看起来经过训练。”一个卫兵低声说道。

    卫军的训练吗李明华收回神看前后左右,如同先前跟随剑南道卫军一样,他们六人被安排在中间,此时大路上排列两队,在骑马的山贼后,还有一群没有马的跑着跟随,马匹老胖瘦大小不等,人不一样穿着一样的铠甲,看起来也依旧不一样,总看着有些混乱。

    李明华不懂这个兵马,看不出来什么。

    “他们的队列是训练过的。”另一个卫兵也看出来了,低声解释指点,“横竖都成队,只是有些不熟练所以看起来有些乱,还有那些后边跟随的....”

    几人回头,这些山贼没有马匹,来的晚了也没有抢到多少东西,有的只有铠甲有的只有兵器,大大小小更凌乱。

    “他们的步伐是一致的,他们拿兵器的手法也是一样的。”

    “经过训练的人不管是走路还是跑动,还有拿着兵器,身形姿态都是不同的。”

    李明华道:“山贼也训练吧。”

    “山贼也训练吧,但训练的都是个人。”一个卫兵道,“只练个人勇武,不要求每个人都练一样的。”

    山贼没有团体作战的需要,跟官兵是不同的。

    听他们这样说李明华也看出这些山贼的动作的确像是经过雕琢的。

    “那他们是逃兵”她猜测。

    叛乱后有很多卫兵当了逃兵野兵,落草为寇占山为王也有不少。

    这个猜测就多了,卫兵们没有办法回答。

    “也可能是逃兵,也可能是叛军。”一个卫兵低声道,“不管是什么身份,最关键的是什么意图。”

    或者趁乱要捞好处,或者干脆就要投靠叛军,前者还好,后者的话就很危险了。

    李明华握紧了手里的刀,他们几个人要怎么样才能阻止这种危险

    一阵风刮过,耳边同时响起声音。

    “我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

    那个男人不知什么时候飘了过来,李明华几人不由都汗毛倒竖,嘈杂混乱人多中无声无息的靠近也是很骇人的,更别提他们明明还很警惕。

    这个男人很厉害

    可怕的男人绽开笑脸,露出白白的牙,鬓边的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换了一朵,依旧鲜艳。

    “我们应该有个旗号。”他说道。

    什么意思李明华看着他。

    “就是来历啊,比如你们是剑南道卫军。”男人解释,伸手摸着下颌,“那我们应该是什么”

    不知道是真疯还是装傻,李明华干脆道:“你们可以说是剑南道卫军。”

    男人思索,神情认真的摇头:“不妥,我们应该有个厉害的。”

    意思是剑南道卫军不厉害五个卫军眼神不善看着他。

    不过这男人根本不在意别人的眼神。

    “而且用一个旗号也不好,不热闹,只有你们一个援军,吓不到叛军,你们不是说还有东南道淮南道援军吗那我们就称是淮南道楚国夫人的兵马吧。”男人说道,然后一击掌,哈哈大笑,“就叫楚军了”

    说罢纵马滑走,高声喊着什么拿旗来,把这个旗上的字改了,引得行进的队伍更加骚乱。

    李明华等人还怔怔没反应过来。

    什么要称作是淮南道的所以这男人是认为淮南道比剑南道厉害不是,淮南道那叫振武军,不叫楚军啊。

    这些山贼到底是干什么的啊

    为什么她会遇到这么奇怪的人和事她现在是醒着还是做梦或者说,她是生,还是死

    其他人是生还是死江陵府城是生还是死

    ......

    ......

    哗啦啦的军旗在烈阳下飘扬,其上的狼头忽而展开忽而卷起,变得更加狰狞。

    大地的震动一直没有停,城外冲击的浪潮也似乎从未停止咆哮,一次又一次。

    街上的民众还在继续奔走,房屋不断的被推到,砖石木头热水都被运上城墙,但城门下没有了那个和尚,气氛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被抬下来的伤者死者哭喊声更大,等待上城墙支援的民众握着刀枪停不下发抖。

    “这些都是先前积下的力气,就消耗殆尽了。”木和尚站在街头说道,“大人,你再迟疑,死的人会越来越多。”

    知府神情茫然,双眼满是疲惫,嘴唇抖了抖:“大师,你真不救人吗”

    “我这就是在救人。”木和尚说道,将木杖一顿,“大人,随我出城吧。”

    知府要说什么似乎没有了力气说不出来。

    木和尚目光清亮平静:“大人,是怕死吗”

    知府露出苦笑:“谁不怕死呢”

    木和尚伸手抚了抚他的额头,温暖又冰凉,知府不由闭上眼。

    “生即是死,死即是生,凡所有相,皆是虚妄。”

    空灵禅音沁人心脾,无休无止,抚平了一切惊恐惶然。

    “开城门吧。”

    知府睁开眼,看着街道尽头,街道似乎无尽头,城门在视线里变的忽远忽近,他抬脚迈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