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第一侯 > 第二十四章辞别归来

第二十四章辞别归来

    姜名背着包袱来军营。

    相州城可以说都是军营。

    先前被安康山叛军占据时杀了官员和一半的民众,占据时征丁民夫又消耗了一批民众,武鸦儿率军攻打时剩下的妇孺老幼被叛军当牛羊盾牌牺牲。

    振武军掌控相州,虽然不伤害民众,但不会养着他们,更不会像武少夫人那样吸引流民来养城。

    对于振武军来说,最主要的任务是征战。

    幸存的民众跋涉离开了相州,向远处的麟州,近处的漠北山西散去,期望在这乱世里能活下去。

    街上到处奔走的都是兵马,城外驻扎的军营一片一片,安康山的叛军虽然退了,但大家还在僵持中,大大小小的对战不时的发生,都在等待对方出现懈怠,收复失地或者再得城池。

    姜名先去找小碗,小碗和三个女孩子都在治疗伤兵,还没走近就听到此起彼伏的声音。

    “小大夫,小大夫。”或者两三个或者一群兵丁抬着架着抬着伤兵飞奔。

    然后小碗便从一个地方走出来,就地让他们停下查看,一个伤兵骨头从肉里叉出来贯通前后很是吓人。

    小碗抓起一把刀左右两下切断了两头骨肉,用瘦弱的手在伤者身上摸了摸,然后用力一按将叉出的骨头硬生生按了进去。

    “七姐八姐。”他喊,“九妹。”

    一直跟在他身边的两个女孩子立刻举着密密的竹片将这伤兵前后身子紧紧的缠住,另一个女孩子则将黑糊糊的药膏涂抹在竹片上。

    这救治快速利索行云流水,伴着其他人喊小大夫的声音,小碗奔了过去。

    “小碗,小碗。”有人奔来喊道。

    但被身边的人提醒:“要叫小大夫。”

    又有人迟疑一下:“叫小公子和小姐吧,是都督的义子女呢,是少夫人特意给都督送来尽孝帮忙的。”

    “还真的能帮上忙呢。”在一旁目睹好久的兵将感叹。

    但也有人撇嘴:“救好救不好还一定呢。”

    流血止住了,骨头装回去,翻着血肉的皮缝起来,但能不能活下来还不一定呢,活下来有没有残疾更不一定,这些都需要时间验证。

    需要验证也是接受的过程,姜名露出欣慰的笑,其他的孩子们也很快都过来了。

    他们换下了来时的锦衣华服香囊珠宝,穿着有些不合体的兵袍,拿着大大小小的兵器,在楚国夫人那里养胖红润的脸蛋变得灰扑扑。

    姜名看着他们:“我就要回去了,你们谁改变了主意想走,现在是最后的机会。”

    十三个男孩子女孩子看别人低头看自己脚尖或者看其他地方。

    “虽然在家的时候你们都想好了,但真身体验这里跟在家想是不一样的。”姜名温和说道,“你们再受了苦觉得累,可不能说回家就回家了。”

    他的声音又变得凝重。

    “而且,对这里的人说,你们是外人,甚至敌人。”

    不管是外人还是敌人,日子不会好过。

    十三人再次你看我我看你看自己,脚步挪动身形微晃。

    “虽然有夫人在能保证你们的性命无忧,但其他的事尤其是生活日常细微,就鞭长莫及。”姜名的声音继续:“被视同外人多久,什么时候能被认同,全靠你们自己。”

    他的视线一一扫过眼前的孩子们。

    “你们这几日对这里的生活已经多少有体会,所以夫人让我临走前务必再问你们一次。”

    一个孩子抬起头笑嘻嘻:“名叔,多谢你了,我们都想好了。”

    “在家的时候都说好了呢。”另一个男孩子道,“这时候如果再说回去,回去和留在这里没什么分别了。”

    在这里会受苦,但如果因为害怕畏惧选择回去,这样的孩子回去后还能留在武少夫人身边吗?武少夫人不在意养一个废物,其他人会怎么看他?他要么去军营,要么寻个角落自生自灭。

    姜名笑了笑,这两个孩子一个叫阿进,一个叫阿孝,他们是改姓为武的几人之一。

    这十三个孩子按照年龄排了序,但在序列中的地位又渐渐跟年龄无关。

    武进年长,武孝最小,但他们在十三人中明显为首。

    姜名看着他们带着几分意味深长:“你们能想明白这个,留在这里我丝毫不担心了。”

    大小姐心善不介意养闲人废物,但大小姐身边的人可不是,人力资源只有这么多,你不行就要让开路。

    如果这些孩子们真有要跟他回去,他当然会带回去,但这样心性不稳的人也没必要留在大小姐身边了,给一口饭吃可以,上进的路和栽培的机会是绝对不会有了。

    有个孩子笑了笑:“更何况,爹爹和娘亲是一样的,娘不在,爹爹在,这里也是家。”

    姜名笑的更满意,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头:“阿信,你能这样想就对了。”再看其他人,“少夫人临行前叮嘱你们的话,让你们真心以其为父,你们不要听听就算了,一定要记在心里,你们先认同了别人,别人才会认同你们。”

    武进等人肃重神情齐齐的应声是。

    姜名对他们以下人身份抱手施礼:“公子小姐们,都督这边就有劳你们了,姜名拜别。”

    看着姜名离开消失在视线里,武进转过头喊了声阿信:“你刚才的话很对。”

    武信笑嘻嘻。

    “爹娘一样亲,但先有娘才有爹。”武进看着大家说道,“大家也要谨记这个。”

    男男女女的孩子们都应声是。

    “好了,大家都去做事吧。”武进甩甩手里的马鞭子,“做事认真做,不过,也不用被名叔的话吓到,我们是战士也是孩子,而且还是武少夫人和武都督的小公子小姐们。”

    辨识度也是一个人存在的关键,他们是来做子女的,不能真的沦为众人,而是要众人都知道记住。

    “那我累了可以休息。”

    “那我们不开心了也可以发脾气。”

    “那我想多吃些肉。”

    有孩子们立刻领会七嘴八舌喊。

    “阿帽!你可以休息,但是不要把你的臭袜子扔我床上!我不会给你洗的。”

    “阿圆阿静你们不开心去对别人发脾气,不要欺负我们。”

    “杨思,你别再想偷我的肉吃!”

    也有孩子们反应过来七嘴八舌的说。

    这边的孩子们吵吵闹闹嘻嘻哈哈一团,远处站着的兵将们忍不住挖了挖耳朵。

    “孩子多了好吵啊。”他们说道,“把孩子给都督带,少夫人可清净了。”

    姜名东突西走回到光州府时,田地里已经冒出绿油油的庄稼,一场小雨洗刷着城池。

    李明楼依旧住在府衙内宅,没有搬去长史选好的黄氏家宅,她这里人少清净,除了姜亮刘范日常来说说话。

    这些日子姜亮刘范也很忙,有些州城的官员来拜见楚国夫人,有些因病啊因事啊等等因没有来,姜亮和刘范便奉楚国夫人命令来探望,带着大夫带着兵给他们解忧驱烦。

    这次武鸦儿送的东西不多,一个小包袱一封信。

    李明楼听了姜名的汇报,其实不听也知道武鸦儿的态度,信懒洋洋的打开随便扫了一眼,比以前写的多,无非是那些客套的话道谢啊什么的,不过还写了道歉的话。

    “因为事关紧要,请你诱敌而没有明说,此举有愧。”

    事关紧要,意思就是说不相信呗,怕说了她不肯做诱兵,不想出现这个结果,干脆就不给它出现的机会,直接骗了,李明楼撇撇嘴。

    “我们有儿有女,以后你奉养母亲,我教育子女,有牵有挂,携手共进。”

    李明楼将信扔在桌子上,那要看怎么携手共进了。

    内里响起咯哒一声,然后金桔咯的一声笑。

    “小姐,你快来看。”她喊道。

    李明楼走进来,看什么?

    金桔拆开了武鸦儿送来的小包袱,里面摆着一双皮靴,这是给武夫人的,还有一个盒子,小盒子已经打开,地上蹲着一只木头组装的小狗。

    什么东西?

    金桔蹲在地上:“小姐,你看,这个东西会动。”

    她说着伸手一拍木狗的头。

    木狗发出咯哒一声,向后一翻,落地吐着舌头,舌头是布条做的,上面还写着三个字,不生气。

    伴着咯哒声落,舌头收了进去,木狗恢复了蹲坐。

    李明楼愕然,她矮身伸手拍了下木狗,木狗便再次翻个跟头吐出舌头。

    李明楼看着小狗伸出来的舌头,哈哈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