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第一侯 > 第五章三言两语
    A ,最快更新第一侯最新章节!

    刘范将姜亮拉回屋子里,将镜子再次塞进他怀里。

    “照照你的脸。”他再次提醒,“你说过是来当门客的,不是当媚客的。”

    姜亮年纪大了从来不生气,哈哈一笑:“我是真的谢夫人把我抓进来。不过你不用担心,不管是做媚客还是做门客都可以,就算不做事白吃白喝,她也不会在意。”

    刘范皱眉:“什么意思?”

    “这位夫人还真是个仙人。”姜亮捏着胡须道,“也只有仙人能这般吧?你没有看出来吗?”

    刘范看着他。

    姜亮哈哈一笑:“你还年轻看不出来。”

    刘范看着他不说话。

    姜亮收了笑拉他坐下来:“大家都认为夫人劫富济贫,对富人和百姓区别对待,对百姓仁慈,对富户冷酷,百姓们称她为仙人,富户们则暗恨她为鬼魅,是不是?”

    “当然不是。”刘范道,“她这么做不是仁慈或者冷酷,与心地无关,而是手段,百姓人多穷困,富人少米粮充足,而人性本恶,不会有人真愿意倾家荡产去养护别人,要想让更多的人活下去,度过难关,就要有一个人站出来,劫富济贫。”

    姜亮微微一笑:“是啊,是手段,无关心地,百姓们赞她不是她所求,富户们恨她她也不在意,同样我谄媚,你倨傲,甚至我们做不做事,她都不在意,只要别阻止她的事就好。”

    人做事总要有所求,她不求利禄不求立业不求善名,那她到底要求什么?她又要做什么样的事?

    刘范思索。

    “未知,才最令人期待,从未有过的女子,我们遇上了,多有趣。”姜亮眼睛亮亮道,将镜子扔回刘范怀里,“你也应该谢我,要不是我那天故意踩你一脚,哪有我们今日。”

    刘范大怒:“你终于承认那天是故意踩我的!”

    .....

    .....

    送走了沂州的新城守,听完了姜亮刘范的说笑,李明楼并没有休息,她丈夫的人也来见她了,带着皇帝的使者太监。

    接圣旨的时候大家已经见过了,送完圣旨天子的使者并没有立刻离开。

    “光州府发生如此大事,不能隐瞒陛下,请公公在这里等待事情落定再回麟州,也好能详细给陛下汇报这件事,以免陛下忧心。”知府请求道,“而且此案还涉及一个陛下的令官。”

    麟州来的太监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一直安静的等到现在。

    护送他来的兵马是禁军,当然,禁军也是振武军中挑选的人担任,日常是振武军出去打仗,皇帝需要的话就当来禁军。

    有官员说这样不合规矩,陛下身边需要专门的禁军,皇帝拒绝了,说这个时候所有人都要当战兵,哪能浪费在自己身边,他自己都想亲自去杀敌呢。

    带队的是大家熟悉的王力。

    “都督担心的就是夫人在外被人欺负,所以求了陛下给诰封。”他大声的感叹,“果然,果然,还好,还好。”

    又介绍这位太监。

    “都督又请陛下安排宣旨,这位公公主动请命,一路跟着我们不惧艰苦跋涉而来。”

    王力是个说话举动粗野的军汉,但一句话里两个请字让李明楼明白这件事的不容易。

    颁布诰封还好说,宣旨就有些麻烦了,这种时候,而且要来光州府必须穿过叛军所在,太危险了,官员们肯定不肯来,或者不让皇帝为难,或者要交好武鸦儿这位太监勇敢的站出来了。

    虽然只振武军送来诰封也没有什么区别,但能有一位皇帝的使者宣旨,更显得郑重以及威慑。

    李明楼对他施礼:“辛苦公公了。”

    太监忙还礼,称赞了一番武鸦儿怎么英勇,武少夫人巾帼不让须眉,又愤愤表示外边真是太乱了,连没有兵马的世家大族都敢杀人反叛了,幸亏这边有武少夫人在,回去一定告诉陛下,传令各地警戒,最后表示那个陶然就不用带回去了。

    “他擅离职守,跑到这里来就是其心可疑,咱家可不敢带回去给陛下,免得害了陛下。”他摆着手说道,“他在淮南道,那就由夫人处置就行了。”

    李明楼便没有再客气。

    元吉请太监:“准备了一些淮南的土产,还请公公看看合适不合适。”

    这话的意思太监心里很清楚,只不过以前这种待遇被全海的人把持,现在终于轮到他了,太监高高兴兴的跟着去了。

    厅内只剩下王力,李明楼让金桔带着武夫人过来。

    “鸦儿让人来看你了。”李明楼坐在武夫人身边说道。

    王力便跪下叩头喊了声婶子,武夫人看着他笑说声好,又补充一句:“我很好。”

    先前他们人来也每次都能见武夫人,但都是说话要结束的时候,最多见一眼说两句话就告辞,这一次是说话刚开始,看来武少夫人对都督的礼物很满意。

    “乌鸦也很好。”王力大声说道,将拎着的包袱打开,“这是乌鸦给你带的东西,都是好东西。”

    武夫人伸手,王力忙将东西拿出来亲自一一的递到她手里,感受武夫人仔细的摩挲。

    “是好东西呢。”她感受后说道,脸上的笑散开。

    王力吸了吸鼻头,想到什么又补充:“都是乌鸦自己挣来的,婶子你放心。”

    武夫人脸上的笑更柔和:“我放心的,鸦儿长大了。”

    王力忍不住激动:“乌鸦封了大官了,特别特别大,比他们还要厉害.....”

    他们?李明楼耳朵竖起,他们是谁?为什么要跟他们比?

    王力一口咬在舌头上咕咚将话和口水一起咽下去:“......乌鸦建功立业了呢。”

    “只要付出有回报,就是功业。”武夫人说道。

    王力重重点头:“我会转告乌鸦的。”他擦了鼻头,从贴身里拿出一封信,递到李明楼身前,“这是都督给少夫人的信。”

    李明楼伸手接过,倚在长椅的另一边打开看信,也没有说让他告退,似乎让他继续跟武夫人说话。

    王力却不敢再说了:“我们这就回去复命,怕是已经有消息传到京城了,都督会很担心。”

    李明楼也不留他应声好:“元吉那边准备好了,你们就回去吧。”

    王力应声是退了出去,金桔便高高兴兴的翻看礼物跟武夫人凑趣,李明楼在一旁倚着椅背看信。

    这不是家信,没有需要念给母亲听的那些琐碎日常,这是写给她的。

    信很短,寥寥数语。

    “兵重当师出有名,否则时间久了会有麻烦。”

    李明楼抿抿嘴,这个武鸦儿什么都懂嘛。

    “多谢你的礼物,注水很好用,你费心了。”

    是啊,这个礼物可是翻看了很久才选出来的,她不需要,卖也卖不出去多少钱,正好物尽其用,李明楼抿嘴一笑。

    “我欲夺安东,此处叛军薄弱,请你相助,不知可否?”

    信到这里便戛然而止,一句话说为什么给她请了诰封,第二句谢了她的礼物,前有礼后有谢,所以最后就可以说要求了。

    这就是交易和合作,清楚明白有来有往互惠互利。

    “小姐,你笑什么?”金桔问,掀起遮面一脸好奇,“什么事这么开心。”

    李明楼将信收起手拄着头,眼睛弯弯:“有个丈夫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