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第一侯 > 第一百零一章别后与现在

第一百零一章别后与现在

    李明楼不再骑马,与武夫人携手上了车,光州知府跟随在车边说话。

    光州府境内早已经不见叛军,就连淮南道都平稳了很多,与安德忠的叛军以及淮南道观察使的降军在其他地方相遇,交手过几次,但并没有打到光州境内来。

    再然后安德忠的叛军分走了很多,去了东南那边跟齐山打,淮南道的降军就更不敢来光州府,倒是光州府的兵马常出去,把能骂的城池骂回来,骂不回来的就打回来,打不回来也不强求,抢了粮草和流民就跑了。

    你来我往渐渐的城池兵马以巢湖为界,西边归顺听命光州府,南边则听命府道投降了的观察使。

    “我们的兵马已经扩充了一万五千多人了。”光州知府眉飞色舞,又带着几分羞涩几分得意暗示,“当初府道实际上也不过是这么多兵马,登录造册的人数多,是虚假的。”

    这些一万多兵马当然是听从振武军的命令,但那个收服他们的振武军大将元吉是住在府衙的,除了练兵别的事都要他这个知府来管,所以如今他的地位等同于淮南道观察使了。

    就差一个朝廷任命的文书了。

    窦县县令的文书他可以颁布,但任命自己的文书就不能这样了,不过光州知府觉得这不是什么问题,他看着马车里坐着的武少夫人和武夫人,她的丈夫她的儿子现在率着大军护着朝廷去鲁王的封地。

    昭王已经死了,太子也马上就要死了,鲁王是先帝唯一的血脉了,他就是新帝。

    任命一个观察使对于用拥立护卫之功的武鸦儿来说不是什么大事,对于新帝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

    想到先前只想进府道做个副手,光州知府觉得自己真是没有志气,所以元吉说要收留流民,他也没有意见,府道所在的扬州可是有十个光州那么多人呢。

    就照着是十个光州府这样来填吧,反正也不用他出钱。

    有人出钱养兵,有人出钱养民,他不过是多跑些地方跟官兵民众多说些话而已。

    想到这里他的马蹄轻快,那些官吏劝他不用亲自来接武少夫人,在衙门门口相迎就行了,这样显得有些失了身份,知府将他们狠狠骂了一通,才过了几天好日子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难道不知道宣武道那边哭着喊着要留下武少夫人。

    “武少夫人不过在那里停留了月余,宣武道就变得比兵乱前还厉害了,连商人都去了,甚至敢从叛军所在招摇而过。”

    “要是武少夫人留在宣武道,那元吉,还有这些兵都要跑了。”

    官吏们冒出一层汗,没了兵他们就什么都没了,于是不仅跟着来迎接,喊着城里的富贵贤人们也都来。

    除了官员富人,民众们也如潮水,与走之前的陌生和拘束不同,纵然只看到车没看到人,也发出激动的武少夫人的呼唤声,还有人唱起了赞美的歌。

    “光州府也设立很多粥缸,没有酒缸,天热了,元吉说换成消暑汤。”金桔在车里给李明楼解释。

    光州府被围城时间短,府城的民众也富足,原本不需要,但随着兵马扩张宣传流民越来越多,府城的民众不需要武少夫人养,流民都是武少夫人养着呢,而因为武少夫人养着流民,府城的民众也各有受益,所以武少夫人也就人人都熟悉赞美了。

    “卫大人也跟着凑趣呢,让窦县的富户也来这里施粥,让他们到处说自己是被武少夫人的粥缸救的一命,如今还有了田有了房子有了钱,吃得饱穿的好,所以也来施粥回报武少夫人,又对那些领粥的人说来窦县将来他们也可以给别人施粥。”

    “流民们不信他的话,有几个富户就拍着胸脯说怎么可以挣钱,他们有什么挣钱的机会,于是一些流民就被勾引着跑了。”

    “光州府特别生气,告诉卫县令不许来这里抢人,卫县令也很生气说是替州府分忧,”

    “看到窦县和府里都在抢流民,其他地方的城池也来抢,他们更逗,抢了不知道怎么养,跑来跟元吉讨要钱粮,厚着脸皮说武少夫人不能厚此薄彼。”

    “元吉真是老实,还真的给了。”

    “于是更多的地方都知道少夫人您的仁善了。”

    车厢里响着金桔唧唧咯咯的声音,光州知府在外也不觉得女子聒噪,不时的补充或者纠正一两句。

    这些事李明楼都不知道,在外行军为了不影响她,元吉很少写信,也很少说这边的事,有他在李明楼也很放心。

    元吉比她想象的还要放心,还要做的好,就像韩旭那样,前世他们都早早的死去了,没有人能看到他们的光人,他们的光人又能挽救很多人。

    “应该没有钱了吧?”李明楼问金桔。

    虽然什么事都不管,但金桔什么事也都知道,她蹙着眉点了点头:“是有点不够用了。”

    她的钱应该已经花完了,剑南道那边隔着太远,又战乱四起,运钱过来也不容易,也很容易被人发现。

    穿过城门,街上更加热闹了,李明楼透过纱帘看到有不少商人举着货物。

    “武少夫人,我这里有奇珍异宝。”

    “武少夫人,我这里有美酒。”

    李明楼道:“我们要先自己挣钱了。”她说罢掀起纱帘,看着挤过来的商人,“你们有什么奇珍异宝?”

    这些商人是第一次见到武少夫人,精美的纱帘里陡然冒出这么一个裹着头脸的人,还真吓了一跳,但钱财能抵抗一切恐惧,他们很快涌过来争先恐后将自己的货物报出来。

    货物太精美了,不能随身携带。

    这些货物的名字都稀奇古怪,四周的民众听的一头雾水,围在车旁的富户官员们也有好些没听过,但掀着纱帘的武少夫人却没有好奇。

    “这种玉雕有点太大,我不喜欢。”

    “你说的这串珠子太亮,我暂时没有用的地方。”

    “我不喜欢木雕,纵然它的确很奇珍。”

    她一一的说出那些奇珍异宝的本体,平淡的语气让那些商人都有些羞惭,他们怎么拿出这些庸俗的东西来卖给武少夫人。

    眼前这个像鬼一样的女子,果然是传说中的神仙,只有神仙才见过这么多珍宝。

    李明楼没有嘲讽这些商人:“你们有更有趣的珍宝可以再来找我,既然没有珍宝,那就卖些别的吧。”她越过这些商人看向闹市里,“哪位卖酒?”

    因为这些有奇珍异宝的商人抢过来,售卖吃喝的商人便自惭形秽的退开了,此时听到询问顿时大喜,纷纷举着手应声。

    “少夫人,我这里有美酒。”

    “少夫人,我这里有佳酿。”

    李明楼便说道:“我们奔波在外数月的经历死生归来,卖下他们所有的美酒,我请全城饮酒同乐。”

    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车旁,又似乎一直都在的元吉含笑应声是。

    四周响起了欢呼声,喧闹从闹市散开,整个府城都洋溢着欢乐。

    “少夫人归来,整座城都如同花开了绚烂。”光州知府丝毫不觉得不好意思的夸赞。

    唯有金桔坐在车内有小小的不解:“少夫人不是说要挣钱了?这是花钱啊。”

    烈日似乎能将人都蒸干,徐悦低头嗅了嗅胳膊,酒的香气还能闻到,想到那一日站在酒缸下被淋湿的一刻,还忍不住咧嘴笑,好玩极了。

    有人在耳边轻咳一声:“徐大人,我们今日可要歇息?前方有一处驿站。”

    当然驿站已经荒废了,不过房屋都在,不用露宿野外。

    徐悦转头看姜名:“姜老弟,我们还是快马加鞭去寻武都将吧。”

    姜名点点头,伸手拍了拍身前背着的包袱:“是啊,夫人和少夫人十分挂念都将,不知道一路是否平安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