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第一侯 > 第三十八章君前有新人

第三十八章君前有新人

    当知道结果,尤其是不好的结果,等待总是格外的漫长。

    最先听到动静的是那些兵士,宫墙上的守卫们面色惊恐的回头向宫内看,他们没有机会再回过头,等候在宫门外原本松散说笑的振武军再次恢复了虎狼之态。

    嗡嗡的破空声响起,宫墙上的守卫倒下不少,箭矢上还带着铁钩绳索,一些瘦小的兵士飞奔借力在宫墙上攀爬而上。

    这一切生的太快,崔征等官员回过神的时候,宫城门已经打开了,振武军的嗷嗷叫着冲进去。

    看守他们的兵士没有跟去,只跟着出呼喝声助威。

    为什么杀了这些宫城的守卫?不是蛇鼠一窝吗?崔征等官员们惊惧。、

    这一次宫城里没有惨烈的战斗,厮杀声才起就停了,宫门的守卫们没有抵抗而是向内跑,但迎来从皇宫内跑出来的兵士,前有狼后有虎顿时更加慌乱。

    “全海已经伏诛,尔等被蒙蔽胁从立刻缴械。”

    听到这个喊声,慌乱兵将们再无反抗之心,纷纷弃械跪地。

    宫门里的喊声杂乱,外边听不清,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的崔征等百官心乱如麻,他们没有等多久,就见那些跑进振武军又跑出来,没有如狼似虎扑上来他们撕碎,而是列队站在宫门前。

    一个颤颤巍巍的面色白的太监走出来,看到崔征也不知道是激动还是惊吓,喊了声崔相爷就哭了。

    崔征的心就碎了,难道下一句要听到的是皇帝驾崩了?

    皇帝驾崩这个结果的确也在他们的预料中,但不是他们作为阶下囚的时候。

    “相爷,大人们,陛下请你们进去。”还好太监哭没有耽误说话,“全海贼人已经伏诛了。”

    崔征向后两步腿脚一软,身后有官员们搀扶住他。

    什么?

    真的假的?

    是不是阴谋?洞开的宫门,就像野兽张开的大口,走进去是不是把他们都一口吞掉?

    “不过我们现在跟进去也没什么区别。”一个官员苦笑。

    是了,现在整个京城都在这些人的掌控下,想吞掉他们,宫门外和宫门内有什么区别,更何况进不进也由不得他们做主。

    “快些遵旨。”

    “快些进去。”

    “你们这些大人竟然不听陛下的话吗?”

    粗鲁的士兵们用刀枪推搡他们驱赶。

    他们堂堂重臣岂能被一群兵士像牲口一样驱赶,崔征将袖子一甩站直身子:“为国事何惜此身。”

    他推开兵士们的刀枪,阔步向宫门走去,反正已经这样了,其他的官员们也都横了心别无选择,整理了衣衫端正了神情决然迈进了宫门。

    大夏的皇宫还如同先前一般奢华绚丽,但此时并不能让人觉得赏心悦目,到处散落着死尸和兵器,血水慢慢的渗透地面,不过见过宫门外惨烈的官员们倒也没有那么害怕了,神情只保持着震惊和疑惑。

    在外边,这些振武军真杀了吴章和他的兵马,在宫内,他们也真的杀了全海的兵马。

    跟宫外一样,宫内的兵将们被驱赶蹲着圈在一起。

    那这振武军是谁的人?

    “这位公公。”崔征开口唤前边带路的太监。

    皇帝很久不上朝,但身边的太监大家都不陌生,只是今天出来这个太监却面生,更叫不上名字,举止做派也畏畏缩缩,不知道是吓的还是没上过台面紧张的。

    那太监很明显在走神,被一喊吓的慌张的转过身应声是。

    “陛下真的平安?全海呢?”崔征问,“真的被杀了?”

    太监嗯了声:“陛下平安。”伸手指着前边:“全海,在湖里,还没捞出来呢。”

    此时他们已经走到海棠宫前,尽管已经一路适应了惨烈,看到这里的场景还是有体弱的官员撑不住呕吐,红色湖水映照下白色的桥和黄色的宫殿带着诡异的美感。

    湖水里飘着很多尸,就像进行了一场两军大战。

    一群太监正颤抖着在湖水里打捞尸体,而指挥他们的是一个美貌的女子。

    “先把全海捞出来。”她站在台阶上,裹着华丽的裘袍,用手掩着口鼻喊,“把这个老贼捞出来,鞭尸。”

    崔征看着这诡异的一幕,莫非这振武军是罗家的人?如果是罗家的人,那这结果倒也不错,至少除掉了一个,留下的外戚比太监也占不了多少大义。

    他挺直了脊背高声喊:“陛下!”身躯又弯下来,“陛下!”

    这一声鼻音浓浓含泪。

    罗贵妃看到了这些官员:“崔征,你好大胆!你让人围攻皇宫,要害死陛下,我哥哥们呢?快请我哥哥入宫。”

    崔征差点以为罗贵妃现在是主人,直到看到前边引路的太监低着头走路,对罗贵妃的话充耳不闻。

    崔征没有再理会罗贵妃,加快脚步跟上,其他的官员们也忍住眩晕急匆匆的走过白桥,跟着崔征涌进殿内,一眼就看到坐在一张龙床上的皇帝。

    皇帝正伏案挥笔写着什么,一张琴扔在旁边,地上散落纸张。

    这场面跟外边看到的又不一样。

    “陛下。”崔征喊道,噗通跪下俯身以头撞地大哭,“臣罪该万死。”

    身后咚咚响起一片跪地撞头声,哭声响彻了宫殿。

    皇帝这才被惊醒,看着跪了一地的官员,哈的笑了,双手拎着刚写好的纸:“崔爱卿,你们来的正好,快来看朕刚谱写的曲子。”

    皇帝该不是疯了吧?哭泣的百官们抬起头。

    但不管皇帝是吓傻了还是吓疯了,只要他还活着就必须立刻收拾残局,安抚人心。

    皇帝被请到许久不曾来过的大朝殿上,河南道和京营的大部分兵马都还被关着,崔征也不敢用这些振武军,还好宫里的太监还剩下很多。

    太监们在街道上骑马或者奔跑传来在家闭门的官员们,也将陛下安好要升殿的消息传开。

    全海的尸被打捞出来,摆在大殿前,崔征率领百官对龙椅上的皇帝三叩九拜,山呼万岁。

    原本安静的在龙椅上拿着琴谱和琴昏昏睡的皇帝惊醒,不知道是被满殿的官员还是被声音吓到出大叫。

    太监们忙跪地安抚,崔征也上前,但皇帝始终惊恐,忽的喊:“武鸦儿。”

    伴着这声音喊,有一个身穿铠甲的兵士从柱子边走出来俯身:“末将在。”

    崔征等人这才现他,进宫后他们也四处看,没有见到这个人的踪迹,还想着是不是也死在湖水里了,原来穿上了铠甲。

    本来就对他陌生的官员们一时没认出来,还以为是普通的兵士护送陛下来上朝。

    皇帝伸出手要挥开面前围着的人,武鸦儿便越过众人走到龙椅前,单膝跪下伸手握住皇帝的手。

    “陛下,臣在这里。”他说道。

    皇帝握住他的手坐下来。

    殿内一片安静,场面陷入凝滞。

    武鸦儿打破凝滞:“陛下,大人们都来了,请议朝事吧。”

    皇帝坐在龙椅上,散乱的眼神渐渐凝聚,视线扫过面前,似乎这才认出他们都是谁。

    “你们,都来了。”他说道,声音带着疲惫,但总算不再怪异。

    崔征俯哽咽:“陛下,臣等来迟了。”

    “来了,就不算迟。”皇帝说道,“到底生了什么事?”

    “此事说来话长,陛下被全海蒙蔽,容臣等禀告。”崔征说道。

    皇帝道:“奏来。”

    恢复了君臣的对话,崔征俯应声是,从龙椅前退开,其他的官员们也忙各自归位,但要起身的武鸦儿却被皇帝留住。

    “武鸦儿在御前。”皇帝说道,指了指旁边。

    第一次站到这个位置的一个太监忙慌张的退开,武鸦儿不懂也不在乎合不合规矩,应声是便站到一旁。

    已经在殿内站好的官员们看着这一幕也无人说话。

    “陛下,事情是这样的,先前臣查军部”崔征开口说道。

    殿内的官员们开始依次或者愤怒或者悲痛将事情的经过从头讲来,不过这些事他们都已经熟悉的闭着眼也能讲,所以更多的时候视线落在武鸦儿身上。

    现在这一幕是他们预想的结果和场面,除了多出一个人。

    武鸦儿。

    这到底是什么人?又是怎么冒出来的?

    冬日的原野上马蹄声脚步声震震,伴着嗡嗡的破空声,旋即是嘟嘟的撞击声。

    箭雨飞来撞到这边举起的圆盾上。

    饶是如此,还是有人受伤,受伤的人很快被拖进圆阵的正中,前后两边的兵丁已经将空缺补上,就像一个水桶齐齐而紧密,水桶会因为受伤不断变小但不会有豁漏。

    弩箭之后双方的距离更近了。

    “盾兵,退,长枪,杀。”

    两边的兵马撞到一起,刀枪兵器出刺耳的碰撞。

    一个兵士的大刀劈中对面一个兵士的肩头,兵士出惨叫,但他手中的长枪却依旧送了出去,而与此同时又有三根长枪跟过去,将握刀的兵士刺翻。

    一层一层滚滚向前,碾压着对面的兵丁,甚至带了伤也不停下脚步,除了受伤的痛苦,他们的神情麻木,动作机械,一排一排一队一队做出一个动作恍若庞然大物,似乎怎么砍也砍不透,砍不倒

    对面的兵士眼神越来越畏惧,倒下的人越来越多,他们的队形却不能及时的恢复填充,队伍越来越松散,出手渐渐不是攻击变成了防卫,一步退步步退,不知道哪一个先开始向后逃去,顿时溃散。

    鼓声阵阵,不是收兵,而是结阵。

    “前进!前进!”有号令响彻原野。

    圆形的队伍快的移动,变成了方阵,分两翼展翅向溃散的兵马追去。

    奔逃的兵士们更加如潮水,也没有了阵法,在四野上狂奔。

    再远处已经没有了援兵,这一次退走后再无力前来了。

    站在城门上眺望的李明楼轻轻的吐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