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第一侯 > 章节目录 第四十八章一别而去

第四十八章一别而去

    李明楼落座,罩在昏暗里的李老夫人笑眯眯的宣布开席。

    “仙儿,这都是按照你的口味做的饭菜。”她说道。

    按理本该说一句离开故土吃不到家乡味,但李明楼会把厨子带走,她要是想从将江陵府剑南道挖土运水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这句话说不出来,离家的悲切味道就少了几分。

    李老夫人夹了一筷子菜放到李明楼碗里:“祖母没有陪你几年,以后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

    话出口眼泪涌出哽咽。

    左氏林氏忙上前,刚拿起筷子的在座的人们都放下来,人也站起来,连两个小儿也被抱离开了位置。

    “母亲,这是大喜的日子。”林氏劝道,用力的吸了吸鼻子,将眼泪塞回去。

    “太原府离这里也不算太远,母亲想他们了,仙儿就回来住一段。”左氏看着李明楼含笑道。

    对于李明楼来说,行路不是什么难事,只要她想,天边亦能见。

    李明楼拿起酒壶给自己和李老夫人都斟了一杯。

    “祖母,你好好养身子。”她说道,将酒杯递到李老夫人手里,自己先一饮而尽。

    李老夫人含泪接过连声说好:“我的儿,你也要好好的。”将酒也一饮而尽。

    李明楼点点头:“我会好好的,我好好的。”她的视线扫过屋子里的诸人,“你们才能好好的。”

    意思是大家都惦记她,她好好的大家就安心也就好好的吗?听起来有些怪异。

    不过没有人质疑她话的怪异,她说什么都行。

    李明琪更不在意,她有些遗憾不满,四周的灯太暗了,她们华丽穿戴被黑暗笼罩看不到。

    “明楼,你要出门了,我做了一个香囊送你。”李明华将一个香囊递过来。

    李老夫人一向宠爱晚辈,这一次又让李明楼坐在身边,所以孙女们也都跟着坐在一张桌子上。

    李明楼放下酒杯伸手接过,看着李明华,十年没见过了,这些姐妹在她记忆里很模糊了,想了想才对上:“谢谢二姐姐。”

    李家这一代有五个女儿,大女儿已经出嫁,家里包括李明楼在内还有四个,李明楼在女儿们中排行三。

    虽然大家都半敬半讽半戏谑的称呼她为大小姐。

    李明楼知道大家背后的称呼,不生气也不惶恐不在意。

    看到李明楼接过了,李明琪拿出一块绢帕:“明楼姐姐,我自己做的手帕,姐姐不要嫌弃。”

    李明冉跟着拿出一张画,女红她还做不了什么拿得出手的:“这是咱们家的花园四季图,我画了好久,你带着去太原府,想家的时候可以看。”

    李明楼穿戴首饰是常人未曾有的奢华,姐妹送的是心意。

    李明楼收下了,金桔送出了回礼,一人一套首饰,这也是她的心意。

    姐妹三个都是金钗耳坠项链一套,一打开在昏暗的室内熠熠生辉,就连一向不爱首饰打扮的李明华也发出惊叹。

    李明琪看着自己的一套首饰神情复杂,项链就是上次自己强行借过的那条。

    在大人的示意下,两个小侄女也举着简单的表达心意的礼物摇摇晃晃走到李明楼面前喊着姑姑送出,李明楼一视同仁,也一人一套首饰。

    “嫂子你做什么?”林氏看身边王氏。

    王氏正伸手在身上摸,叹气一声:“我看的眼热,也想送仙儿礼物,然后收回礼发财。”

    李老夫人含着泪噗嗤笑了,指着她:“你还有个长辈的样子吗?”

    王氏走过来为李明楼斟酒:“长辈只能跟我们仙儿喝杯酒了。”

    屋子里响起笑声,李明楼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你的酒量好,她可比不过你。”左氏笑,拿下李明楼的酒杯,让她吃菜。

    李老夫人笑呵呵招呼着都坐下吃饭,厅内便开始斟酒吃菜说笑丫头们穿梭变得热闹,只是如果灯光亮些就更好了,黑乎乎的厅内坐着一群黑乎乎的人,人影重重叠叠摇晃吃吃喝喝,站在院子里看总觉得有些慎得慌。

    一夜合家尽欢。

    这一夜也有很多人没有睡觉,天刚蒙蒙亮李家大宅车队涌涌,李老夫人等一众女眷拥簇着裹着斗篷带着兜帽撑着黑伞的李明楼走了出来。

    “要多写信回来,有什么想要的给祖母说。”李老夫人拉着她的手含泪叮嘱。

    祖母亲情是的确有的,只是也正是这亲情让他们觉得得到李奉安的遗产理所应当,这是人性的无奈。

    不过这不是无解。

    李奉安在世时,他们没有人敢染指抢夺,李奉安也没有跟家里割裂,因为李奉安能压制住他们。

    那一世元吉他们之所以如此强硬的对抗李家的人,主要是李明楼姐弟太小压制不住这些叔叔们。

    只要她能做到父亲那般,与这些亲人就能继续保持和睦了,至少不会被人挑拨内斗损耗。

    李明楼对李老夫人叩头拜别,又拜过左氏等长辈:“祖母就由婶娘们替我尽孝。”

    一干人忙伸手搀扶,齐齐的擦泪不舍。

    李明楼也没有让送别持续太久,礼毕便上了马车。

    李奉常和家里的男人们纷纷跟着上马会一直送出江陵府。

    项九鼎来拜别李家的女眷们,项南没有来,项南昨日已经连夜离开了,理由是军务在身,告假的期限到了,所以不能与李明楼同行。

    “他是想早点办完差事,然后早点回太原府,和明楼小姐一起过年。”项九鼎解释道。

    “这样好,这样好。”李老夫人很是满意,“他有心了。”

    李明楼笑了笑什么都没有说,自从真要启程时,她的身体上的疼痛就减缓了很多。

    既然是生路,她当然毫不犹豫的踩着项南走过去。

    马车缓缓的驶出去,街边挤满了围观的民众,上一次李明楼出嫁大家已经围观过了,但这一次不一样啊。

    “看到了吗?毁容了?”

    “是什么样?”

    “我看到了,在李家门口,裹得严严实实,青天白日的还打着伞,跟鬼一样。”

    街边的议论跟随着李明楼的马车涌涌而去。

    李老夫人等女眷站在门口遥遥相送,直到看不见了也舍不得回去。

    李明琪站在后边手掩着嘴打个哈欠,看一旁李明华神情怅然,不由抿嘴一笑低声道:“你依依不舍,她可不一定记得你,昨晚吃饭,她一时都认不清你呢。”

    李明华道:“我只是想将来我们也会分别,身为女孩子都要离开家成为别人的家人,怪不公平的。”

    李明琪嘻嘻一笑:“明华也想嫁人了。”

    到底是女孩子说起嫁人还是很害羞的,李明华抬手抓了李明琪腋下,李明琪不提防发出笑声。

    左氏回头瞪了她们一眼警告,女孩子们站好,继续目送远行的人。

    李明楼庞大的车队日歇夜行,遇店住店遇驿站住驿站,向太原府缓缓的行进,与此同时元吉派出的中五单人匹马日夜不停来到了京城高大的城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