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第一侯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姑娘欺负人

第四十七章姑娘欺负人

    项南说出这句话,神情平静又决绝,不可亵渎。

    李明楼忍不住笑了。

    “项公子多虑了。”她含笑道,“我对别人的心不感兴趣,也从不想得到它,我只要得到人就行了。”

    李奉安长女李明楼小名仙儿,寓意高楼之上如仙,娇生惯养伸手可得星星月亮,不食人间烟火更不知疾苦,说出这句骄横霸道得话也不奇怪。

    项南没有悲愤,默然一刻:“明楼小姐是因为我先前的话生气报复吗?”

    说一个姑娘你丑了,所以我不会喜欢你的确很伤人。

    “我知道明楼小姐会生气,但我以为骄傲如明楼小姐会不屑于再与我这种人来往。”

    没想到她会死缠烂打,他也不信李明楼是真的喜欢他。

    “明楼小姐何必为了报复我而毁掉自己的人生。”

    李明楼的回答简单利索:“我是个很知足的人,我喜欢你,只要得到你的人就足够了,不奢求更多。”

    知足本是个好词,项南看着头脸裹住阴暗中的女孩子:“我先前的恶意本是好意,但看起来我做错了,我不该跟明楼小姐说真话。”

    李明楼没有说话。

    “那我只有将这件事的真相告诉两家的人了,既然都是糟糕的结果,我就只能做个恶人”项南道,“以死相拒了。”

    李明楼哈哈笑了:“项公子,你知道我的地位是说一没人敢说二,只要我说我要嫁给你,你就是死,你的牌位也要跟我拜堂。”她的笑声淡去,“你生是我的人,死也是我的鬼。”

    项南拂袖转身拉开门走了。

    李明楼的声音在后跟来。

    “项公子聪慧能明白我的意思,也知道该怎么做,李明楼,不再赘述。”

    当日他给她说的话,今日她悉数奉还。

    李明楼不管是那一世还是这一世都没有受过委屈,不过她还是第一次欺负人。

    项南不是项云,想要凭几句话阻止她嫁入太原府断了她的生路,他还不是她的对手。

    解决不了命运,那就解决人。

    “小姐,项南公子来说什么?”金桔在外探头笑嘻嘻打趣。

    李明楼对她一笑:“他来说我太欺负人。”

    金桔咯咯笑了:“这就是打情骂俏吗?”

    没有人相信李明楼欺负人,也没有人觉得李明楼嫁给项南是在欺负人

    “因为我们项氏非李氏不可吗?”项南问道。

    在屋子里忙来忙去的项九鼎被问的一头雾水:“什么?”

    项南看向他:“六叔只有攀附李氏才能建功立业?”

    项九鼎吓了一跳:“什么攀附!六叔与李都督那是莫逆之交!”

    项南嘴角弯弯:“最初同在一地为官,李都督比六叔还小几岁,一飞冲天平步青云,原本平起平坐还稍微高一级的六叔成了李都督的下属,这一当下属就当了十几年,现在李都督不在了,六叔还要唯剑南道马首是瞻吗?”

    项九鼎瞪眼:“你想什么呢!”

    “六叔何不离开剑南道?东南西北都有大好的机会,比如今次崔相爷以京畿重地抽调河南道兵马要委以重任,宣武节度使不太想离旧地,如果叔父自荐..”项南道。

    项九鼎打断他,叉腰哈哈笑:“你小子才在外边几天,就开始指点六叔的前途了。”抬手一拍项南的肩头,“不要想东想西了,新郎官,多想想你的亲事吧。”

    说罢搓着手转了几圈,嘀咕着还有什么要带还有什么要带出去了。

    项南坐在室内,看着手里凉了的茶,他的亲事,他想也没有用啊,正因为他想了反而是弄巧成拙了。

    他当然不是因为李明楼毁容,不想要个丑媳妇才拒绝亲事的,李明楼没毁容是天仙的时候他也不想。

    这跟相貌无关。

    当他听说李明楼在去太原府的途中离开,然后又返回家中,便猜到了一个可能,李明楼并不想嫁给他,并不想要这门亲事。

    既然如此就好办了,他立刻启程赶过来。

    项云给他的信,是他在来的路上接到的,至于军务在身不得请假,原本就是不存在的。

    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是不是适得其反了?如果他不来,李明楼是不是一直拖着不去太原府,直到婚约被大家忘记。

    为什么呢?项南看着手里的茶水,茶水清冽照出他的脸,倒影俊美,难道真是因为脸?

    念头闪过,项南自己笑了,将茶水一晃摇碎。

    当然不是,是因为激怒了她。

    一个被人捧在手心里的女孩子,突然遭到拒绝,这是无法忍受的,她暴怒而失去理智。

    这个李明楼就是个骄横的人,有些东西她可以不要,别人不能拒绝她,自己高估了她的性情,这一次是适得其反了。

    不过项南没有后悔,既然有机会总要试一试,结果无非两种,成功以及失败。

    失败了,他当然不会真的像被恶霸欺压的烈女一样,以死表清白。

    失败了跟没有试结果一样而已,他的生活也不会受到什么影响。

    那就如她所愿,将来的日子的苦可不是他来尝,项南将茶水一饮而尽。

    明天李明楼就要离开家了,虽然是再次,李家还是急急忙忙的在晚上办了一场家宴。

    这一次李明楼没有拒绝,在李老夫人派的四个管事婆子拥簇下,以及正好出门问几个菜做得如何的左氏撞见然后携手将她带进了厅堂。

    李明琪坐在角落里对李明华嘻嘻笑:“比祖母出来的阵仗还大呢。”

    李明华没有理她,和屋子里的所有人一样将视线停留在李明楼身上,李明楼依旧裹着头脸,穿着暗色的衣裙,随着她的走动,提前得到叮嘱的丫头们纷纷将两边的灯熄灭。

    原来灯火通明喜气洋洋的厅内,瞬时变得昏暗不明。

    李明楼坐了下来,她也看着厅内满满当当的三桌人,影影绰绰叠叠晃晃。

    这些人后来也都死了吧。

    李明玉和李家的诸人后来几乎断绝了来往,去太原府参加她婚礼带的是李氏宗族中的一些人,但项氏杀他们时的罪名是反叛。

    老皇帝死在了安氏叛乱中,新帝是从大乱中登基的,最痛恨的就是叛乱,那时候的但凡扣上叛乱罪名的,皆是判死株连九族。

    虽然他们自己闹的断绝了关系,在世人眼里还是一家人,活的时候没有拧成劲活在一起,死的时候还是串在一根绳上死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