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第一侯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二章大事化小

第三十二章大事化小

    整件事就因为一个珠串。

    李明琪眼泪停了下来,再挣扎:“不可能吧,这么小的事。”

    “对于孩子们来说,小事都是大事。”李明华道,“谁让她不高兴了,她就让谁不高兴。”

    对于剑南道来说,李明楼再小的事也是他们天大的事。

    “你想如果你是李明楼,你会不会这样做?”

    她当然会!李明琪想都不用想。

    报复,她在报复,这个可怕的家伙,因为一个珠串她竟然挑拨伯父伯母来报复祖母。

    李明琪将眼泪一擦从床上跳下来:“我去告诉祖母和伯父伯母。”

    李明华将她揪住:“你有证据吗?李敏说了这是大伯父的安排,有谁证明是她的安排?”

    李明琪胸口剧烈的起伏,剑南道的人根本不会揭穿她。

    “虽然没有证据,让祖母伯父伯母起疑心就够了。”她咬牙恨恨,“竟然如此算计祖母,亡父也能随意拿出来做幌子,真是坏透了。”

    “起了疑心又如何?祖母不想要钱?还是伯父伯母不想要钱?”李明华将李明琪按回床上坐下,“你怎么还是不明白,李明楼跟我们不一样,有些孙女不用讨好长辈。”

    长辈反而要讨好她。

    她的父亲不在了,但剑南道还在她手里,她还是李家的大小姐,不受委屈也不用讨好别人的大小姐。

    李明琪坐在床上嘴瘪了又瘪:“她又不是大伯父,她是个小女子。”

    都是小女子为什么跟她们不一样,李明琪将袖子一摔再次呜呜大哭。

    李明冉不懂也不在意别人为什么跟自己不一样,但知道李明琪为什么这么生气,小手剥着干果仁:“你就是看她不顺眼,不用担心,她在家不会太久,她要嫁人了。”

    李明琪想着今天见到李明楼,这是第一次见受伤后的样子,简直就像个鬼,而这个鬼样子也还能继续嫁人……

    李明琪哭声更大了。

    委屈又愤怒的李明琪只是哭了几天,并没有去找祖母告状,李明华的劝说是一个方面,她自己也想明白了,事到如今去告状与她的处境不会有什么改变,因为这件事还是因为她借珠串引起的。

    李老夫人就算对李明楼恼怒,火气还是会迁怒到她的身上。

    被骂一次就够了,这件事还是快点过去大家遗忘为好。

    李家的女孩子们没有再出现在李明楼这里,她们越发安静乖巧,不去打扰家里大人们。

    李老夫人让仆妇又来了两次送些吃喝用品,李明楼道谢收下,第三次李老夫人也表明了所求,让李明楼告诉剑南道家里以老夫人为尊,那么接收钱财也只能由她,李明楼回答会去告诉剑南道。

    李老夫人暂时松口气。

    左氏没有再来找李明楼,也没有嘘寒问暖送吃送喝,李老夫人的动作她都知道。

    “这是一个交易,我相信仙儿的承诺。”她对不安的丫头解释,“而且我此时去她跟前,将来事情成了对她不好,老夫人会知道是她帮了我,老夫人是长辈跟她闹起来,她晚辈吃亏。”

    “大小姐答应老夫人会去告诉剑南道,如果事情不成,老夫人还是会怨恨她。”丫头皱眉。

    左氏笑了笑:“大小姐只是答应会去告诉剑南道,但并没有说同意。”

    丫头想到了李明楼对左氏的回答是一个好字,好是明确的回答,而去告诉只是转达下意思,万一剑南道坚持李奉安的安排呢,李大小姐也不能违抗父命。

    丫头提着的心放下,左氏在内宅掌握的钱越多权越大,谁不愿意做当家主妇的大丫头。

    剑南道的消息还没有传来,送钱的车马先要到了。

    “要谁接?二老爷啊,李敏没有告诉你们吗?”押送的管事年纪大看上去有些糊涂,尤其是走进院子就被一群人围住。

    “李敏难道没有告诉你们这件事要重新定论?他回剑南道去请示了。”李老夫人的管事恼怒的说道。

    “李敏没有跟我们说,我们也没有遇到他。”押货老管事很不高兴,“大概是他走的急忘了。”

    这也能忘?

    “反正我东西带来了二老爷快与我交接,我还要赶回去,误了日子就是违了军令要挨罚。”

    剑南道的人动不动就治家如治军很是烦人。

    “我不管剑南道再做什么决定,我现在到了就要按照原本的安排,二老爷不接,我们就带着东西回去了。”

    误期当斩的剑南道押货管事强硬,李老夫人的管事无可奈何,李奉常的管事安静如鸡。

    还好有一件事可以达成一致。

    “不能让他们把东西拉回去。”李奉常对李老夫人请求,“剑南道现在太乱了,一来一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李老夫人也认识到李敏并不是个多重要的人物,这些人似乎各有各的主意,各有各的听命,东西拉回去下一次送来大概就到年底了,虽然她也不缺钱,但到了眼前的钱谁舍得送走,早一天拿到比晚一天拿到好。

    “母亲可让人与我同去,我给他们签了章收了东西,母亲即可拿走,儿子半点不留。”李奉常对母亲跪下。

    李老夫人淡淡道:“我也不要你的半点,你拿你大哥给你的,我拿我儿子给我的。”

    这件事暂时解决,母子二人恢复了先前的融洽。

    “没有我的章东西半点不能被人拿走。”李奉常叮嘱自己的手下。

    “你们都看好了,我的东西立刻就拿在你们手中,我可不想我要从其他人手里拿我的东西。”李老夫人对侍立的仆妇们下了命令。

    “我要做的就是一直在场。”左氏安安静静的告诉身边的丫头们,“这是一个仪式,只要这一次有二老爷接收这个名义,不管东西在不在手里,这件事的性质就定了,以后就好办了。”

    所有人都打起了精神应对眼前的事,剑南道的李敏,内宅里的大小姐暂时都被遗忘。

    李明楼不需要她们时时刻刻记着自己,只需要她们记得不要挑衅自己就可以,在时隔十五天后,李明楼又来到了季良家。

    车还没有到门前,元吉就看到那个差点被打死的少年背着箩筐跑了出来。

    “小姐,他的伤好的真快。”元吉忍不住惊讶。

    李明楼掀起车帘,所以她找对人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