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第一侯 > 章节目录 第八章不能改变的命运

第八章不能改变的命运

    她不是活着的李明楼,是死去的李明楼。

    她本该去的是阎王殿,她是阎王殿爬回来的鬼。

    所以天降大雨,突然山石滑坡,天日火烧,身体溃烂

    天要立刻杀死她。

    人要杀她,她能反击能防备,天要杀人,人能怎么办。

    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

    十三岁的李明楼去了太原府,十年后李明楼死在成亲时,这是她的命运,如果她还按照这个命运,是不是就能欺骗天?

    现在的李明楼还是十三岁的李明楼,还是要去太原府嫁项家,还是会死,一切都没有变,没有死而复生的鬼。

    这也是为什么当她说要继续去太原府去嫁项家的时候,身体的疼痛消失了。

    接下来她就这样做了,脑子里不再想回江陵府,不让方二询问往哪里走,也不直接往江陵府的方向来,装作迷路漫无目的的乱走绕啊绕。

    当然,她并不是真的乱绕乱走,看似乱走绕路偏离,其实是在慢慢的接近江陵府,绕过的路经过的乡镇府她其实都是清楚的,虽然她没有来过这里,但看过地图,父亲留下的详细清晰的府镇图。

    在太原府的十年,翻看父亲留下的书是她最主要的消遣,只是没想到消遣有一天还会有用。

    就这样她顺利的接近了江陵府,伤口虽然还在但没有增加也没有再疼痛。

    果然这样做就可以了。

    李明楼不由欢喜,但欢喜之后便悲戚。

    她必须去死才能现在活着。

    死,是李明楼不可更改的命运,要么现在立刻,要么十年以后。

    炙痛从指尖传来,李明楼回过神看到天亮了,晨光投在窗户舔上她扶着窗棂的手指。

    李明楼收回手垂下。

    “我会去太原府,我会嫁项南,我安排好弟弟,把他送回剑南,我就去太原府。”她平静认真的低声说道,人退回室内深处阴影里,感受着伤口的疼痛渐渐退去。

    天光大亮,睡好吃饱的李明玉面色恢复了红润走出来,身边跟着金桔。

    “姐姐没有事。”他对已经等候多时的李奉常等人说道,“不用请大夫,养一养就好了。”

    没有人相信他的话,李奉常含笑点头:“那就好那就好。”

    大家的视线越过李明玉,屋门已经关上了,内里悄无声息。

    “项大人。”金桔说道,视线看向李奉常身后的项云,虽然她并不认得项云,但从站在李奉常身旁的地位以及气势上也能分辨出来。

    项云的视线也看向她,金桔对他施礼。

    “大小姐说多谢大人护送小公子回来。”她说道。

    项云点头:“这是应该的,大小姐放宽心养身体。”

    金桔对他施礼,然后视线寻找,微微皱眉:“元吉。”

    这态度和对项云完全不同,元吉从下人们后边走出来,应声是。

    “大小姐问当初大人是怎么叮嘱你的?”金桔道。

    元吉低头:“照看大小姐和小公子周全。”

    金桔道:“大小姐出事,你来探看就好,为什么要带小公子来?路途遥远,谁又能保证万无一失。”

    元吉单膝下跪:“我有罪。”

    大小姐在发脾气了,满院子寂静。

    李明玉似是有些不安回头看屋门喃喃喊了声姐姐。

    李奉常轻咳一声,虽然他也不满元吉的行事,但当众责罚总归是有些不好看,点到为止,这时候这里也只有他这个长辈能说话了。

    “元吉这次是莽撞了,不过我相信他也是思虑周全后才护送玉哥儿回来的。”他看向屋门的方向,放缓声音,“事情已经发生,仙儿你不要生气了,好好养身子最重要。”

    李明玉跟着点头。

    “是,辛苦叔父了。”屋门后传来李明楼的声音,“还有三叔父,一路辛苦了。”

    李奉耀没想到自己也被道谢,忙笑呵呵:“不辛苦不辛苦,自己家人见外了。”

    内里李明楼没有再说话,金桔代替李明楼对李奉耀施礼。

    李明玉道:“叔父,我休息好了去见祖母。”

    李明玉半夜进门,没有惊动李老夫人,不过天亮之后李老夫人肯定就知道他回来了,晚辈应该主动去拜见,但鉴于李明楼姐弟的情况,李明玉要是不去的话,也没人敢斥责他,那就只能李老夫人跑来这边见大孙子了。

    现在李明玉主动说要去见,李奉常松口气。

    “休息好了去见更好,免得你祖母担心。”他说道,“老夫人已经起了吧?”

    有仆妇应声是:“正在用饭。”

    李明玉便走过来牵住李奉常的手:“那太好了,叔父带我过去,我和祖母一起吃饭。”

    李奉常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孙女也有了,不过讲究尊严从不与子女肢体上亲近,突然被这个十岁的孩童拉住手,很是惊讶,尤其这个孩子是李明玉。

    李明楼在家里长大住过几年,李明玉是生下来不满周岁就被带走了,回来的次数屈指可数,住的天数也很短,说是李家的长房长孙,但对李家的众人来说其实很陌生。

    而李奉安对两个孩子极其的娇惯,两个孩子说是回家来,更像是做客,还是高高在上的客人。

    他从来没有对家里人亲近过。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失去了父亲的孩子们,最亲近的可以依靠的只有李家的人,总不能靠着外人以及下人吧。

    李奉常含笑握住他的手:“你祖母见了你高兴能多吃两碗饭。”

    李明玉一晚上睡好了,他们虽然疲惫并没有敢多睡,早早醒来便等候这边的情况,饭也没来得及用,李奉常亲自带着李明玉去见李老夫人,李奉耀陪项云用饭,至于元吉管家自会安排。

    老爷大人们散去,元吉跟着管家向下人们所在的院落走去,不知道是李奉安不在了还是刚刚被大小姐指责,管家看他的眼神有些同情更有些倨傲。

    元吉垂着头没有看到他的神情,看到了也不会在意,听到大小姐指责的话之后,他不安的心终于放下了。

    大小姐指责他,词句冷静,可以得知她的精神很稳定。

    大小姐指责的是他带李明玉来,而不是他来,所以大小姐是需要也很赞同他回来的。

    大小姐说没有人能保证万无一失,也就是说事情会有一失。

    大小姐这次出事是真的有事。

    元吉没有惊慌,精神安定脚步更加沉稳,李奉安的亲随从来不怕事,怕的是不知道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