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玄幻魔法 >美男榜 > 第六百三十八章月白发飙

第六百三十八章月白发飙

    肖劲听见动静,从屏风后走出,刚要张口说什么,却见羽千琼坐起身,晃了晃头,含糊地道:“怎……怎还不睡?”拍了拍头,“对对,王爷休息了,走,我们……我们换个地方继续喝。”爬起身,去拉秋月白。

    就在羽千琼的手即将触碰到秋月白时,秋月白十分平静地睁开眼睛,坐直身体,一把攥住唐佳人的手腕,一手将布兜挂在肩膀上,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肖劲当即道:“秋城主,你这是……?”

    秋月白头也不回地道:“睡觉。”一脚踢开门,大步走了出去。

    睡觉?

    这两个字怎么感觉充满了未知的变数呢?

    肖劲看向羽千琼,问道:“霞光姑娘可卖身?”

    羽千琼回了句:“区区卖身,她卖艺。”言罢,抱着酒坛子就追了出去。

    肖劲对霞光姑娘倒是有些兴趣,但他不会为此争夺女人。尤其是,这个女人招惹了秋月白。不是惹不起秋月白,而是……为个女人,没有必要。

    肖劲关上门,返回屏风后面。

    端木焱并没有睡,而是揉了揉额头,问:“都走了?”

    肖劲回道:“是,都走了。”看向寒笑,“你带人去厨房,给主子做碗醒酒汤。”

    寒笑应道:“诺。”

    端木焱摆了摆手,道:“不用了。这样挺好,许能睡个好觉。”

    肖劲道:“主子对唐姑娘之死耿耿于怀,唐姑娘的一颗芳心给了秋月白,也不过是喂了白眼狼罢了。”

    端木焱误以为肖劲此言是要哄他开心,倒也没细想。他放下手,声音里染了悲凉和苦涩,道:“她就是个傻的。明知道……算了……”

    寒笑道:“原本属下以为,秋月白对唐姑娘情深不寿,不曾想,他转身便结了新欢。”

    端木焱冷笑,道:“秋月白又岂是什么痴情男儿?”微微一顿,“你刚才那话什么意思?”

    寒笑回道:“属下说,唐姑娘尸骨未寒,秋月白就抱起了其他女子。”

    端木焱皱眉,慢慢坐起身,问:“他抱着谁了?”

    寒笑立刻搀扶着端木焱坐起身,回道:“刚才那位霞光姑娘。”

    端木焱诧异道:“她?”

    寒笑回道:“秋城主喝多了,倒在了霞光姑娘的身上。奇怪的是,下一刻,他又清醒得仿佛没有醉过,攥着霞光姑娘的手,就往外走,还说出睡觉二字。”

    端木焱微微垂头,嘀咕道:“是啊,他说睡觉。他……还攥着她的手腕?”

    肖劲察觉到不对劲儿的地方,问:“主子可是想到了什么?”

    端木焱突然一抬腿,就向地上奔去。不想,因为眼睛看不见,没能掌控好距离,他这一脚迈出,直接摔在了地上。

    肖劲和寒笑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微愣过后,立刻搀扶起端木焱。

    端木焱却顾不得那些,撒腿就要往外跑,连鞋子都顾不得穿。

    肖劲拦着端木焱,安抚道:“主子有事,只管吩咐属下去做。”

    端木焱见无法挣脱,气得直跺脚。他很想自己去追,却知道自己的现状,追出去也不会有结果。当即颤声吼道:“快!快去找秋月白,把那女子给老子带回来!”

    肖劲对寒笑点了点头。

    寒笑隐约猜到了什么,立刻转身奔出房间,去追秋月白。

    端木焱肖劲道:“快快,我们也去。”

    肖劲道:“主子如此激动,唯恐对眼睛不好。若那女子是唐姑娘,早晚也有相逢时。”

    端木焱静了静,声音沙哑地道:“她……不想见我。”

    端木焱说得没错,唐佳人是不想见他,且……秋月白也不会放开她。

    秋月白的手好似铁箍,为唐佳人的手腕量身打造而成,不大不小,刚刚好。她若乖乖不跑,铁箍如同手镯,紧贴着她的肌肤,不留一点儿空隙;她若挣扎想要逃跑,手镯立刻变成铁箍,钳在她的手腕上,紧紧的,恨不得入骨三分,令人无法挣脱。

    唐佳人被秋月白这么一攥着,就知道东窗事发,自己怕是暴露了,一颗心随之缩了又缩,差点儿暴起伤人,恨不得将抓挠啃咬那一套都招呼到秋月白的身上,借此摆脱他那铺天盖地的怒火。

    是的,她绝对没有看错,他正在怒火中烧。

    唐佳人不明白他有什么资格生气?应该愤怒的是她,好吧?!

    秋月白攥着唐佳人,走出百娆阁,一路急行,看那样子,竟是要离开这个小地方。

    唐佳人越想越生气,直接从头发上拔下锋利的发簪,照着秋月白的手腕就刺了过去!

    发簪入肉,秋月白停下脚步,看向唐佳人。他的眸光,仿佛浮云遮月,偶尔沉得骇人,偶尔却是露出璀璨寒星。那变化莫名的眸光,正如他此刻的心情,明明充斥着狂喜,却又载满了愤怒。明明是两个极端,却又诡异的重合在一起,生生拧巴成现在这个他。然,无论怎样,他的手……却是丝毫不松,紧紧攥在唐佳人的手腕上。就好似驯兽师,被野兽抓伤后,非但不能退缩,反而要以气势上压住它。

    唐佳人拔出发簪,鲜血从秋月白的手臂涌出,穿过衣衫,落在地上。唐佳人举着发簪,威胁道:“松手!”

    秋月白直接转回头,拉着唐佳人继续前行。

    唐佳人第二簪扎下去,吼道:“放开我!”

    秋月白攥着唐佳人的手又紧了紧,却压根就没有松手的意思。

    唐佳人内心的怒火节节高涨,瞬间失了冷静,拔出发簪,恶狠狠地威胁道:“你再不放手,我废了你这条胳膊!”

    秋月白终是停下脚步,看向唐佳人,问:“为何要放了你?”

    这话问得,实在是气死个人呐!

    为何?!你说为何?!

    唐佳人险些被气笑了,却也恢复了三分理智,道:“我与秋城主并不熟,怎知你为何拉着我不放?”

    秋月白明显也有气,沉声道:“不熟?”

    唐佳人微扬下巴,靠近秋月白,呵气如兰,眼含秋波,翘着兰花指调笑道:“秋城主如此孟浪,不是被奴家迷了心智吧?你将奴家扯出来,想在光天化日下做些什么,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