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都市言情 >捡漏 > 2273又是一轮新的明战

2273又是一轮新的明战

    小÷说◎网 】,♂小÷说◎网 】,

    犀利的眼神让马文进一阵心悸,抬起手来指指金锋无奈的说道:“再这样下去,三大院都要被你搞垮台。”

    金锋轻描淡写的说道:“清理毒瘤还错了?”

    马文进眼神一蹬,直逼金锋,半响咬着牙重重的冷哼出声:“你旷工了好几个月。我没查到你的请假报告。”

    “明天自己滚过来。把这事给我说清楚。”

    马文进走后,奕平川坐镇,唐安军一帮人急速将量子鉴定机拆卸打包运走。

    至始至终,金锋没有进门,没有上手一件东西。

    虽然自己背了那些个奇葩的几个处分,但金锋却依然把许春祥内裤都扒光扒尽。

    事情到了现在,许春祥已经大势已去,金锋平静的点上烟深吸一口,吐出一口长长的烟柱,背着手悠然转身,孤零零的走出院门,消失在众人的视野。

    罗挺一帮人已经收拾好了姜社盘齐齐转身走人。看也不看地上瘫着成为你行尸走肉的许春祥。

    沈玉鸣走在最后,路过许春祥身边定住脚步。用力的冲着许春祥吐了一口口水。

    “许春祥!师尊当年手把手教你摸瓷看字,手把手教你洗画补缺,手把手教你……”

    “你他妈,你他妈把师尊交给你的东西全忘了。全忘了!”

    “你把师尊的脸都丢光丢尽!”

    许春祥呆滞的看着地板,突然间爆发起来冲到门口,冲出院门冲着金锋消失的方向厉声痛骂。

    “破烂金你不得好死。我诅咒全家不得好死。我诅咒你生儿子没屁眼。”

    “你个杂种,你就是杂种啊杂种——”

    “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许春祥凄厉的怒吼和诅咒在秋日高朗的天空中飘荡,然而却是于事无补。

    听说了吗?

    帝都山那头独狼今天又放了个卫星。他把许春祥的量子鉴定中心给端了。

    天都城早就传遍了。

    现在驻扎在夏老故居里边儿的各个金字招牌的单位人人自危,好些个协会直接关门。

    这算什么。

    你摸出手机查查,好几个协会和单位都他妈注销查不到了。

    自动注销?算他们还有点觉悟。

    刚刚白家传来的消息,画院上上下下几十个号人吓破了胆,刚去了香山别墅,找老战神负荆请罪去了。

    安?

    还有这事儿?

    那头毒狼让沈老炮放消息出来,说是他要拆了夏老的亲王府。拆不了的话,那他就把办公点儿设在亲王府的单位协会统统干掉。

    我操!

    收破烂的真有这么狠?

    可不!

    那就好玩儿了。

    可我怎么觉摸着这小子不像是想干掉这些单位,而是想干掉这个行当。

    可不是咋地。

    那些个国粹戏曲研究协会、汉文化清明文化研究协会,还有那些个玉石协会、易学学会全他妈把招牌拆了,也全部散了。

    这头毒龙,这是赶尽杀绝的节奏呐!

    不搬能行吗?不撤能行吗?

    谁他妈也不想跟书协那帮人一样,来个八十岁了还要从基层再考横折竖撇不是。

    照我说啊。这群人就是他妈欠收拾。

    书协画院那都是他妈一群挂羊头卖狗肉滥竽充数的老东西,其他协会同样都是一群渣滓蛀虫硕鼠王八。

    活该被神眼金收拾。

    这就叫恶人自有恶人磨!

    看似神眼金在搞那些协会,其实都知道他是在搞夏玉周。

    我看这回夏玉周怕是药丸。亲王府没准儿还真要被神眼金给拆了。

    什么话呐。

    恶蛟龙前有阉人的案底,又背了几个天大的处分,他要真敢拆了夏老的亲王府,那就是触红线。必死无疑。

    那也不一定,我看破烂金这德行,怕是真要拆了亲王府。

    这头恶龙携着港岛大赢家和希伯来国大恩人的威风杀回天都城,背着处分愣是自己不出面,三五两下就雷霆掃穴干掉几个最牛逼的协会。

    这个人,现在……权势滔天只手遮天了呀!

    但,他也是如日中天呀!

    那混蛋看似挨了大处分,实则屁事没有。

    分封一分院这种大快人心的事,很多人嘴里不说,心里对恶蛟龙佩服到了骨子里。

    他的成就,已经超出了夏老太多了。

    立言立功都被他做了,就差那一步了!

    我还他妈还真不信这个收破烂的能走到那一步。

    他这些年干的那些恶毒事罄竹难书,好人杀绝坏事做尽。得罪了无数人。

    现在看着如日中天,没准儿哪一天说倒就倒。

    前天起高楼昨天宴宾客今天楼就塌了,这事儿,咱们看得太多了。

    江湖上的事儿,谁他妈又说得清楚。

    最新消息最新消息,画院那边儿有信儿了!

    啊!赶紧说!

    看官网,看官网,官网已经出来了。

    “从即日起,画院停止接收新晋会员。已有会员重新审核会员资格。”

    “一个月后,画院将会重新进行会员考核。”

    “考核委员会名单……”

    我操!

    我操!

    我操!

    这一个平静祥和的九月,不知道有多少个我操在天都城的上空飘荡。

    太阳照常升起,天都城最美的九月依旧笑迎着世界各国的游客。

    在夏鼎故居,这一天依旧火爆。

    只是有从各个地方赶过来交流的人们到了这里突然发现,自己加入的协会招牌没了。夏老故居里各个协会的办事处也没了。

    这些会员包括国学、玉石、国粹、建筑、音乐、古董、易学等等等等各个行业的爱好者和资深从业者。

    缴纳了不菲会费的会员们抱着自己的作品茫然的站在亲王府的门口,看着一天前还琳琅满目的几十个烫金大字的招牌。

    现在,仅仅只剩下一个夏商周断代工程和夏鼎生平研究学会两个牌子孤零零的一左一右的站着,撑着最后的尊严。

    一轮暗战虽然已经暂告一个段落,但明打明的交锋却是从来就没停止。

    前天金锋欠了曾子墨女士一万次的任务,到了今天早上,在金锋的努力下,把这个恐怖惊人的五位数终于缩减到了四位数。

    剩下的九千九百八十八次的义务却是无法再履行下去。

    因为,曾子墨女士今天已经出发去了直升机工厂。

    同行去的,还有002聂长风和曾天天两个大佬。

    金锋的另外一位红颜知己梵青竹则回到魔都。

    今天的金锋又恢复了单身。

    跟几个世祖吃完路边摊的早饭,金锋步行去了自己的单位报到。

    今天同样有一出好戏上演。

    八点半社科院办公大楼映着阳光庄严而肃穆,当金锋迈步上了三楼出现在大会议室的时候现场竟然一片清风雅静。

    大会议室里坐满了不少人。朱天、宋院士几个人金锋的老熟人倒是跟金锋笑着点头打招呼,其他院士们对金锋只是微微点头,露出一抹敬佩和欣慰。

    在这些敬佩欣慰的人群中,还有无数怨毒的目光。那种恨意足以将金锋撕成碎片。

    量子文物鉴定机在许春祥的手下横空出世。牵头人是许春祥,但还有三院其他几个大院士掺杂在其中,更有故博国博几个大师参与。

    这个东西能成功研制出来并顺利通过验收又顺利取得发明专利,最后还能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市场上。

    其中的利益瓜葛,不言自明。

    昨天许春祥爆雷,今天就开三院大会。

    这个会是为谁开的,同样也不言自明。

    马文进昨天说的三大院迟早要被金锋搞垮,这还真不是吹的。

    金锋这个混蛋,动了太多人的奶酪了。

    很多人巴不得金锋死,但,金锋却是活得比任何都滋润。

    八点五十,三大院的三个**oss齐齐杀到。一场最特殊的三院院士大会正式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