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玄幻魔法 >盛宠弃妃:夫人,太嚣张! > 第五百九十四章:我终究还是来晚了

第五百九十四章:我终究还是来晚了

    “还需要一段时间。”缓缓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

    有些话不用说得太清楚,大家都是聪明人,知道是为什么。

    得到缓缓的回答,君慕寒轻轻勾起唇角,那笑容仿佛盛开的罂粟,让人着迷无法自拔。

    转过头,深邃的眸光看向窗外,让人猜不出他此时在想什么。

    心中难免有些小小的失落,其实他们认识的时间比她知道的还要长,只可惜,她的眼里永远看不到他的存在。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虽然是问,但是君慕寒知道,以如今缓缓和墨昱珩的能力,根本就不需要他帮助。

    想到这里,君慕寒不着痕迹苦涩一笑,心中生起一抹悲凉。

    不管前世今生,缓缓从来都不需要自己的帮助。

    这一刻。自己似乎成了一个多余的人。

    不禁想起过去,他真的后悔当初当她离开,若是他坚持不让她走,那么她是否会留在自己身边一辈子。

    那怕是囚禁,折断她的羽翼,至少她是在他的身边,她能依靠的人只有他。

    可惜没有若是,更没有后悔药,错过了,就再也回不到原点。

    缓缓内心也很复杂,她是很想将君慕寒拉拢,将来让他为澈儿所用。

    可是现在的情况她又不想让他参与进来。

    缓缓轻轻摇了摇头,道“我不希望你参与进来,澈儿身边有你,我更放心。”

    原本阴沉的心情因为这一句话晴朗起来,看来他在她心理也不是完全一点位置都没有。

    至少,她能放心的将澈儿交到他手里。

    澈儿是谁,那可是西元的储君,缓缓和墨昱珩的嫡长子。

    缓缓可以为其放弃生命的存在。

    果然和他猜想的一样,他们在为墨允澈清理道路。

    缓缓不知道君慕寒心中已经千转百回。

    若是知道了她一定会一笑置之。

    她是活过两世的人,并不是那些情窦初开的小女生,并不会像前世一样即使撞了南墙也不回头。

    和墨昱珩的种种也不过是因为澈儿的牵绊,她做不到忍心让澈儿没有父亲。

    后来走了汐儿,她更狠不下心。

    因为这一世对她来说,爱墨昱珩已经是放下的事了,现在澈儿和汐儿才是她的全部。

    或许这就是为母则强吧!

    若是可以选择,她醒来的当初根本不可能嫁给墨昱珩。

    若不是失忆,她怎么会在此爱上墨昱珩。

    或许这就是造化弄人吧!

    将两个原本相看两相厌的两个人硬生生的绑在一起。

    越是想斩断,越是理还乱纠葛不清。

    君慕寒大概待了一刻钟的时间就离开,缓缓亲自送他到大门之外,算是报答那一份不算很深的交情。

    站在大门外,君慕寒看着缓缓欲言又止的样子,最终还是开了口“我还是来晚了吗?”

    “什么?”缓缓没有听清楚君慕寒说什么,他的声音轻得仿佛微风一样,轻轻拂过,能感受得到却又不是很清楚。

    “没什么。”君慕寒轻轻一笑,道“回去吧,天开始变凉了。”

    说完,君慕寒就转生上马,转身那一刹那,眼神阴翳阴冷,却只是一闪而过,让人捕捉不到。

    我我终究还是来晚了。

    不过你放心,他们欠你的,我会帮你一一讨回来,谁也别想逃脱。

    包括墨昱珩,他也不会例外。

    这都是他少你的。

    作为一个男人,他该为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并不能因为你喜欢他就成了例外。

    只要是曾经伤害过你的人,都不能原谅。

    看着策马离开的人微微愣神,不知道刚刚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怎么好像看到了君慕寒心中那复杂的情愫还有那一闪而过的阴翳。

    她刚才好像听到他问他是不是还是来晚了?

    为什么要用还是呢?

    他们虽然认识,但是交情也没有那么深,何况他根本就不欠她什么,没有必要为她做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说。

    这种感觉和之前一样,哪种和她一样,重活一世的错觉。

    缓缓摇摇头,将那不切实际的想法甩出脑外。

    或许真是她的错觉吧!

    凤凰涅槃,起死回生的事又不是种大白菜,谁都可以来一次。

    若是这样,那满大街都是重生的人,这世道且不是乱了套。

    “娘娘,回去吧!”半夏跟在缓缓身边,见马都看不到影了,可是缓缓还站在原地,看着马儿离去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什么。

    “嗯。”轻轻点了点头,转身进了山庄。

    刚走进大门,就看见墨昱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不远处正看着她。

    “走了。”虽然是问,但是却很肯定。

    刚刚缓缓一直看着君慕寒离开的背影发呆,他不是没有看到。

    之所以只字不提,而是因为他怕。

    缓缓已经不是过去那个爱他死心塌地的缓缓了。

    他前世的所作所为已经耗尽了缓缓对他的爱,之所以现在没有离开,不过是为了澈儿和汐儿。

    不过他知道,就算缓缓对君慕寒有什么特殊的情愫,也绝对不是男女之情。

    若是他们两人真的有那个心。不管是他们其中随便一方的能力,都能排除万难在一起。

    “嗯,走了。”缓缓轻轻点头,也没有想过要解释什么。

    有些事情根本不需要解释。

    若是那个人真的信任你,那么就算真的有什么,那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站在你这边。

    相反,若是他不信任你。那么你解释再多,也不过是徒劳而已。

    她上一世不就是最真实的生活写照吗?

    事实就是这么的让人无奈,当初她在乎的时候,不管怎么努力。也得不到墨昱珩的心。

    如今她已经不在去在乎了,那颗心却向她靠拢了。

    有时候想想还真觉得讽刺可笑。

    “回去吧,不然等下汐儿见不到你又要闹了。”墨昱珩也不去追究,走到缓缓身边,很自然的为她拢了拢氅衣,牵着缓缓的手往回走。

    缓缓有些不自在的想抽回手,可是才一用力,墨昱珩就握的更紧,仿佛在宣誓自己的主权。

    无奈一笑,也就没有在挣扎了。

    他们是夫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