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看齐中文 >玄幻魔法 >绝世巫医 > 第一五七七章难办的案子

第一五七七章难办的案子

    赵启武的“汉餐厅”是附近最有名的高档餐厅,在整个湘南市拥有不小的名声,许多人都喜欢来这里就餐。

    于是,“汉餐厅”也就成为了派出所重点的关照对象。这个“关照”不是去找茬,而是快速解决纠纷的关照。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赵启武的父亲是体育局局长,另外一位股东则是湘南市财政局局长的公子。体育局局长这个官位听起来不怎么样,权威有限,但是财政局局长的威名可不小,掌管着湘南市的财政大权,这就不能不慎重对待了。

    所以,“汉餐厅”一直都受到辖区派出所的照顾,很是相安无事,而餐厅的纠纷通常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加上两位局长公子都很在意自己的面子,对“汉餐厅”的投入很实在,“汉餐厅”始终都没有爆出更严重的问题,所以派出所也乐得给一些照顾,反正掌握尺度地是自己,稍微偏向一些“汉餐厅”,客人也挑不出什么毛病。

    原本,小高以为这一次跟平时没什么两样,还是一些小矛盾,于是就懒懒散散地来了。谁知道,刚一进来就看到一个大一样的存在,当时就被吓住了。

    地上躺着“汉餐厅”的老板、体育局局长的儿子,而打人者是全国都有名的林董林毅晨,小高这一次感觉到了麻爪,两头都是惹不起的人,虽然体育局局长的儿子不是什么大人物,可是另外一位股东可是财政局局长的儿子,同样惹不起,怎么处理是一门学问。

    “现场是怎么个情况,谁来说一下啊?”小高一张口,就泄了气。

    平时执法的时候,小高指着谁回答,就得谁回答。这一次可不同,他不知道该指着谁回答,只能问出来,看谁愿意说就听谁说。

    林毅晨主动说道:“我来说吧。”

    “那好,你先说吧。”小高客客气气地请林毅晨说话。

    “是这样地,我跟朋友们真正吃饭,我的这位朋友跟他认识,他过来说了两句不中听的话,还打到了我的头,于是我警告了他一句,接着他又挑衅我,我忍了。知道第三次他还想要对我动手,我实在忍不住,就踹了他一脚,然后又还了他两巴掌。至于另外一个,当时他也在背后冲着我挑衅,我一时冲动,也把他给打了。”

    林毅晨很简单地把整个过程都说了出来,简单明了,小高记得很认真。不过这里面还有许多细节需要对照,便对随行来的同事吩咐,让他去取餐厅的监控录像。

    “没事,我们这里有录下来的视频,你可以看看!”有热心的围观群众对小高喊道,同是还对林毅晨进行了声援:“林毅晨说地没错,这两个家伙满嘴酒气,找林毅晨朋友聊天的时候,举止很轻浮,动作很粗鲁,当时打了林毅晨头部两下,一直都在挑衅他。林毅晨忍了两次,直到第三次忍不住了才动手。我认为林毅晨当时踹了那个家伙一脚纯属正当防卫。”

    小高面带微笑地听着围观群众地介绍,心里吐槽着他只不过又把话说了一遍,脸上却还得面带微笑,笑着说道:“谁又录像都可以给我们拷贝一份,同时记录下你们的联系方式。”

    一般群众听说还要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都会觉得麻烦而不愿意出面作证。这一次却不同,小高的话音刚落,立即就有人从外边挤了进来,很积极地配合小高的工作。

    小高只是随口说了一句,没有料到有许多人过来提供视频,于是只能手忙脚乱地开始登记证人的联系方式和记录视频的标号。周围的人们见出来作证的人很多,一些犹豫的人们都站了出来。

    小高不禁后悔自己没有多带两个人过来,等到去取餐厅监控录像的同事回来,他也没有登记完毕。

    林毅晨看着业务不甚熟练的小高,不耐烦地对他说道:“到底还需要多久的时间?我和我的朋友还没有吃饭呢!”

    一听说林毅晨还饿着肚子,小高立马撇开身边剩下的几位热心群众,关心地对林毅晨说道:“要不然您就在附近找一家餐厅先吃饭,等到吃完饭之后,来我们派出所做一个笔录,就可以暂时告一段落了,再有什么情况需要您的配合,我们会提前通知您地。”

    林毅晨听说可以先吃饭,便满意地点了点头,准备招呼宁小璐她们离开,眼睛瞥到地上装死的两个人,心想不能就这么放过这俩货,便又看向了小高。

    看到林毅晨又转回身来,小高立即集中精神倾听。

    “这两个人该怎么处理?”林毅晨冲着赵启武挑了挑下巴,问小高。

    小高为难地看着林毅晨,眼神在周围瞥了一眼。根据小高的经验,这种案件通常都是当事人双方托关系找人,最终坐在一起商量如何和解,当然不可能因为一点儿“小事”,就对当事人进行处罚。

    所以,当林毅晨当众询问会如何处理赵启武的时候,小高心里很为难,一旦在公众场合讲话,那是会留下证据地。而且工作程序也不允许他擅自、随意地做出判断,需要做出大量的调查才能判定案件的性质和责任。

    “这个,我们需要先进行详细的调查,在证据详实的情况下做出判定!”小高态度良好地为林毅晨解释道。

    态度不能不好啊,要是敢在林毅晨的面前嚣张跋扈,说不定当晚他就会停职查看了。

    这可是一尊万万惹不起的“大佛”啊,在小高的心中,如果这件案子真地闹僵了,非得判出一个子丑寅卯来地话,那么他心里是倾向于林毅晨这边地。

    第一,林毅晨这边站着道理,有物证又有人证,小高初步判断林毅晨说地没错,这就让他站在了优势方第二点就实际了许多,即使“汉餐厅”的另一位股东是财政局局长的儿子,在林毅晨的面前也不管用。现在湘南市许多人都知道,林毅晨与钟家的关系匪浅,尤其是在公安系统,都流传着林毅晨和钟承军“穿一条裤子”的传闻,谁闲着没事干去惹钟家不高兴啊?

    这些都是小高在心里经过盘算的结论,当然,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是两边都不愿意得罪。

    林毅晨一眼就看穿了小高心里的小算盘,林毅晨不觉得他的小算盘有什么不对,每个人都有自己生存的准则和方式。

    “那行,我们先去吃饭,你先把他们给带回派出所吧,等我们吃完饭了之后,再去跟他们对质。”林毅晨接着跟小高开玩笑地说道:“不会还没等我吃完饭,你们就把他给放回去了吧?!”

    小高心里微微一颤,琢磨着林毅晨这画外音是要他们把赵启武和他的同伴全都留在派出所,不准私自放掉啊!

    心里发苦自己摊上了这么件难案,可是还得面带微笑地解决这件事。

    “按照原则,我们做完笔录,就可以放他离开了,因为双方都没有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不需要拘留处理。”小高小心谨慎地回答着林毅晨的问题,一边说还一边看着林毅晨的脸色,生怕自己惹怒了林毅晨。

    林毅晨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久久地看着小高不说话。

    小高受不了林毅晨眼神的压迫,只能硬着头皮对林毅晨说道:“正好,他们两个人的酒还没有醒,我们都会等当事人酒醒了之后才做笔录,因为这种情况下做的笔录更加真实有效。”

    林毅晨嘴角勾起了微笑,伸手拍了拍小高的肩膀,对他竖起一根大拇指,夸道:“不错,业务能力真地很棒!”

    小高脸上堆满了笑容,心里为自己的机智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