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咣~”

    一声巨响让寡妇镇都狠狠晃了晃,宿舍区的浓烟跟烈火冲天而起,但后山的大火还尚未熄灭,虽然把镇子给烘的暖洋洋的,可冲天的黑烟就像巨石一样压在寡妇们的心头,她们真的害怕再死男人了。

    “谢谢!给我看住他们,任何人都不准离开这……”

    大芋头直接把步枪扔给了谢谢,用最快的速度往老宿舍区冲去,远远就看到周子言家被炸出了一个黑窟窿,烈火正在迅速吞噬着整栋楼,但两男一女却灰头土脸的从路边冒了出来,正是狗根带着周子言他们。

    “你们没事吧……”

    大芋头急匆匆的跑到了三人面前,狗根吐了口吐沫后才怒骂道“咱们的预感果然没错,狗杂种真在周医生家放了颗炸弹,我本想先进去排查一下,但老丁头正好追羊跑进了楼道,结果连人带羊一起被炸死了!”

    “老丁头?”

    大芋头微微一怔,老丁头正是昨晚摸他大腿的老基佬,他之前还怀疑过老丁头的十全大补酒有问题,不过等他快步走到爆炸的楼前一看,一具面目全非的男尸被半埋在瓦砾当中,大火把他的皮肉都给烤的滋滋作响。

    “赶紧叫人过来救火,这些房子要是都烧起来可就麻烦了……”

    大芋头解开衣扣走到了周子言面前,邢男赶紧跑回去叫人,但周子言早被吓的魂不附体了,拽住大芋头瑟瑟发抖的说道“他……他为什么要杀我啊,难道是因为我家里那些病历吗?”

    “对!镇上的遗腹子都不是亲生的,而是那个凶手的种……”

    大芋头有些疲倦的蹲在了路牙子上,满脸震惊的周子言也蹲了过来,而大芋头点上一根烟后又说道“这家伙的智商非常高,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侵犯了那些寡妇,让她们怀了孕都没有察觉!”

    “老丁!老丁啊……”

    两个小老头忽然哭喊着冲了过来,正是老丁头的两个同性老恋人,不过两人对老丁头的感情倒是非常深,居然想冲进大火中把尸体给抢出来,要不是被一群妇女硬生生给拽住了,两个小老头已经一头冲进火海了。

    妇女们花了半个多小时才把大火扑灭,各个都弄的满脸黢黑,大芋头终于起身说道“大家都看到了,凶手既然想杀了周医生灭口,说明遗腹子都不是你们老公的,他留着你们就是为了帮他传宗接代!”

    “可我们没有被人强暴过啊,一点感觉都没有……”

    一群小寡妇惶恐的泪眼婆娑,望着自己怀中可爱的宝宝又急又怕,连泼辣的韩大雯都哭的不成样子,但等她们把孩子给凑到一块之后,忽然惊觉有几个孩子几乎长的一模一样,小鼻子小眼都是一个模子。

    “妈呀!咱们怀的还真是野种啊,这可怎么办呀……”

    小寡妇们臊的都没脸见人了,心里更是纠结的不行,毕竟这些孩子可都是大仇人的种啊,但一位熟妇却说道“我有长期失眠的毛病,可有阵子我都是一觉睡到大天亮,怀孕之后又开始失眠,我会不会让人给迷了?”

    “我也是……”

    一名少妇也赶忙站出来说道“我以前都是夜猫子,可怀孕之前我居然回家就犯困,持续了一个多星期呢,而且我的裤子绝对被人脱掉过

    ,因为我从来不给睡裤打蝴蝶结,结果那几天我的裤腰带都变成了蝴蝶结!”

    周子言扫视着她们狐疑道“身子有没有被人进入过,你们难道一点感觉都没有吗,即使让人给下药迷晕了,第二天也会感到异常啊!”

    一群小寡妇全都满脸茫然的摇了摇头,可韩大雯却说道“我做那事之后第二天就会酸胀,但这种情况并没有出现,而且我的内裤一直很干净,绝对没有男人的那种东西出现,除非……”

    “人工授精……”

    周子言忽然握拳大喊了一声,急忙说道“凶手恐怕并没有实质性的侵犯你们,而是用细针管注射进你们体内,如果他一次只注射几毫克剂量的话,你们自然不会有任何察觉,但男人的种子只需要一颗就够了!”

    “嘶~”

    上百个女人齐刷刷的吸了口凉气,而大芋头又接着说道“恐怕不止这些遗腹子是他的种,灾难之后出生的孩子都有可能,诅咒女的老公不能生育,但她却莫名其妙的怀了孕,我估计他早就对你们下手了!”

    韩大雯纳闷道“可他为什么一直不现身呢,说句不好听的话,咱们镇上这么缺男人,姐妹们还不让他随便挑啊,他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让我们怀孕,搞这么下作的手段是为了什么呢?”

    “会不会是害怕咱们找他报仇啊……”

    一大群女人议论纷纷,可讨论了半天也没什么头绪,大芋头便摆手道“讨论这些也没用,现在最关键的是要把他找出来,我只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舍不舍得杀了他,毕竟他是你们孩子的亲生父亲!”

    “杀!有什么舍不得的,他可是杀咱们老公的大仇人……”

    小寡妇们义愤填膺的嚷嚷了起来,韩大雯更是恨声说道“这个恶魔杀光了咱们的男人,只是想让咱们当他的生育机器,这个仇咱们必须得报,否则咱们老公死不瞑目!”

    大芋头说道“好!从现在开始,你们分成四组去寻找他的踪迹,他只要在活动就一定会留下痕迹,而且虎毒不食子,他肯定不会对自己的亲骨肉下手,孩子就是你们的护身符!”

    “姐妹们!跟我走,他要是不出现咱们就揍哭他的孩子……”

    韩大雯气势汹汹的拿起了一把猎枪,背上孩子就开始带人行动了,但谢谢刚想开口说话,大芋头却抬起手来说道“我知道你有新发现,但你千万别干扰我的思路,这次我一定要靠自己把他给找出来!”

    “加油!你行的……”

    谢谢用力点点头后转身走开了,大芋头则独自走到了角落里,凝视着宿舍楼上的一扇玻璃窗户,冲着玻璃中的自己说道“二嘎!如果你在这里的话,你究竟会怎么做呢,我肯定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疑点,到底是什么呢……”

    随着大芋头不断的苦思冥想,玻璃中的身影也随之模糊了起来,居然逐渐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然而这并不不是他最想模仿的夏不二,而是一个比他还要胖的大胖子,如同弥勒佛一般冲着他慈爱的微笑。

    对方笑着说道“儿子!你不是当军师的料,我也不是,所以你不要总把事情想的太复杂,你记住干爹一句话,大事不考虑,小事要干脆,不大不小的事一定要认真。人心虽然叵测,但千变

    万化都离不开两个字——利欲!”

    “利欲!利欲……”

    大芋头嘴里不停的来回重复,任何人做事都是冲着这两个字去的,哪怕清心寡欲的修道之人他也想成仙,于是他迅速剥离了乱七八糟的小细节,把所有重点都放在了最后的结果上,瞬间就让他的眼前一亮。

    “有传宗接代的,却没有睡姑娘的想法,这不是基佬是什么……”

    大芋头猛地转过了身去,两个老基友已经拖出了瓦砾中的焦尸,用窗帘裹了正往山边的墓园里抬,他迅速追上去拔出了手枪,二话不说就朝着尸体上放了一枪,大声吼道“站住!不然……”

    “咚~”

    两人突然扔下尸体飞扑了出去,等大芋头愣了一下之后,两人已经纵身扑进了楼后,矫健的身手让他个大小伙子都自愧不如,但他却急忙大叫道“快来人啊,死基佬就是杀人凶手,快抓住他们!”

    “邦邦邦……”

    大芋头追上去边跑边开枪,可他并不是不死天王夏不二,他很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胡乱放了几枪便躲到了楼边,等狗根他们全都跑过来之后,他才敢冒头朝宿舍楼后看了一眼,但正前方又突然冒出了一个人影。

    “老丁!!!”

    大芋头的双瞳猛然一缩,刚刚才死的老丁头居然复活了,还一改帅气做派穿了件破旧的军大衣,但是老丁却突然撩开了军大衣,竟然从腋窝下甩出了一杆八一杠,一把按住枪管握把直接朝他们开了火。

    “卧槽!!!”

    大芋头连滚带爬的扑到了楼前,根本没想到干瘦的老家伙会这么猛,几乎在亮枪的同时就开了火,这行云流水般的动作绝对是精锐老兵,他们三个大男人被压制的连头都抬不起来,他手忙脚乱的扔了颗雷也没炸到人。

    “叮叮叮……”

    一地弹壳落地的声音清脆响起,女人们全吓的躲在远处不敢露面,大芋头他们也屏住了呼吸,这老玻璃可不是什么土匪流寇,从一系列的行动来看,这绝对是身经百战的高智商老兵,不比他们山狼军来的差。

    “哈哈~小崽子们!怎么全当缩头乌龟啦,老家伙们不比你们差吧……”

    老丁头猖狂又得意的大笑了起来,但谢谢却突然在后方大喊道“你们三个死基佬给我看好了,你们的亲生儿子在我手上,你们要是不乖乖放下枪投降,我每隔五分钟就宰一个,连他们老娘一块杀!”

    “哼~”

    老丁头重重的冷哼了一声,说道“虽然你们是杂牌军,可你们也算是保家卫国的军人,拿小孩子当人质算什么本事,带种的咱们就一起扔下枪,三对三白刃战,敢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我先扔……”

    大芋头毫不犹豫的把手枪给扔了出去,白刃的话他们变异人才不害怕,而老丁头也爽快的把步枪给扔在了花坛中,大声说道“来吧!来一场爷们之间的对决,生死由命,不服就干!”

    大芋头偷偷露出一只眼睛朝外看去,另外两个老头从楼后走了出来,可他却不由的狠狠一怔,两个小老头不但换上了老旧的草绿色军装,胸前甚至还挂满了闪亮的军功章,而老丁头的军大衣里也同样挂满了军功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