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齐中文
    楚河一大早的就不见人影。

    只有东皇太一与东君,一副花颜绽放的惊艳,红润娇羞,美绝风华,一夜幻化的改变,几乎像是变成了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太一妹妹,东君妹妹,这是夫君吩咐厨房给你们炖的营养汤。”郭夫人带着杨红娆,带着几名女卫,从门口走了进来。

    见好些人都在,又说道:“大家不必等老公了,老公早早就起来了,说是功法上有所感悟,需要闭关几天,大家各司其职,做事去吧,等老公出关了,再聚吧!”

    众女一哄而散,星空集团的众女上班去了,不仅如此,还带走了不少人,比如对集团公司有兴趣的大唐几女,跟着去了,想要见识一番,比如说婠婠,比如说武媚娘,比如说李雪雁,她们很有兴趣知道,这个世界的商会是如何运作的,又是如何赚钱的。

    血卫的训练,又加重了几分,虽然平日里,有狐狸与许红燕她们这些第一批血卫队员负责监管,减轻了梅彩衣与沈轻雪,范红姑她们的压力,但所有的训练科目,还是由她们制定,血卫老队员负责监督执行。

    狐狸与许红燕她们这些女兵,都已经是楚家人,如果说楚家众女是妻,她们就是妾了。

    训练场中,梅彩衣与青凤正在切蹉,另一边,紫女与师妃喧也在切蹉,这一切都是因为秦林瑶与东皇太一一战引发的,众女也都羡慕不已,盼着有一天,可以达到这个境界,踏破空虚。

    连楚河都有所感悟,闭关去了,等出关的时候,也许会更强,让众女有了一种危机感,觉得自己再不努力的话,就跟不上自己男人的脚步了。

    梅彩衣与青凤停下,紫女与师妃喧正切蹉激烈,两人的实力,可是要高一筹。

    两人都是用剑,紫女的剑既险又奇,师妃喧的剑却是既正又纯,两种不同的剑气,代表着两者的习性,却是皆强得有些可怕。

    百人新血卫队员,又一次亲眼目睹了这些楚家夫人的切蹉,在外面,是难得一见的。

    “许姐,家主这些夫人,真是好厉害,一个比一个厉害。”

    “那可不,看她们一个个媚惑娇柔,还以为她们是以色惑人呢,没有想到,会这么厉害。”

    许红燕回头看了这些活泼好动的女兵一眼,说道:“这些都是楚家的秘密,你们要谨记血卫训练第一条,不准向任何人透露关于楚家的事,不然,你们就会被开除出去,没有任何人情可讲的。”

    这一条很重要,虽然几女切蹉,看着是一件小事,但从小知大,对楚家不利。

    “许姐放心吧,我们都记着呢,不会违背誓言的。”

    许红燕点头,看着这些女兵一个个羡慕的眼神,说道:“你们不要羡慕,众位夫人拥有今日的实力,也是经过最基础的修练开始的,若你们中间有人表现优秀,我们可以请众位夫人单独指点,甚至还能请家主过来给大家上课,这种机会,绝对十分的珍贵,你们要牢牢的抓住。”

    “许姐,听说你们第一批血卫,家主就给上过课,还帮着调理了身体是不是?”

    “是啊,是啊,听说可以大大的提升我们的实力,可以与龙卫一战高下呢?”

    狐狸走了过来,见这些女兵一个个心潮狂动,振奋不已,说道:“只要你们努力,一切都有可能实现,两年的训练时间,你们能被录取进入血卫,是自己一生的运气,只要是经过血卫训练的人,不管最终能不能留在楚家,都是军列各方渴望的人才,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当初第一批血卫,也离开了不少人,这些人被各方争抢,不过不管她们去了哪里,在她们的身上,都会有一个标签,那就是楚家,而且这个标签会跟着她们一辈子。

    “狐狸姐,我们一定努力,不会让楚家主失望的。”

    她们这批老血卫队员,现在都已经是姐字辈了,看着眼前这批新鲜活泼的女兵,她们还没有二十岁呢,正是人生最充满着幻想的季节,狐狸隐隐的有种感觉,自己都有些老了。

    这个时候,紫女与师妃喧也停了下来,地面上,留下了道道剑痕,留下了剑意。

    两女相视一笑,皆是敛去了真气,回剑入鞘。

    梅彩衣与青凤走来,梅彩衣说道:“没有想到,妃喧竟然可以与紫女姐一较高下,实力真强。”

    师妃喧说道:“紫女姐姐的先天剑意,犀利无比,还好接下来了,不过要是再打下去,我有可能会输。”

    紫女摇了摇头,说道:“妃喧不要太谦虚,你与梦瑶,灵珑同属一脉,剑意高超,那通明之境,是剑道大成之境,一般人可应付不了,我一生修剑,从未松懈,却还是占不了先机,你们那慈航静斋的剑典,的确相当强大。”

    青凤说道:“好了,我们就不要说谁强谁弱了,反正都比不过太一与梦瑶两人。”

    梅彩衣笑着点头,说道:“若是在她们面前说老公,她们怕也不愿意听了。”

    紫女说道:“当初在秦时,夫君就与太一有过一战,太一当时可是被称为第一高手。”

    师妃喧也说道:“我师姐也是,在当时的武林之中,没有哪个女人比得上我师姐,当时除了浪翻云的覆雨剑,我师姐的剑,可以称之第二,但师姐也与夫君切蹉过一次,败了。”

    梅彩衣说道:“听你们一说,真是往事不堪回首,想想当初老公,一个乡下的小伙子,隐居山野之中,没有想到,短短不到十年的时间,他会成长到今天这种地步。”

    紫女说道:“彩衣,我似乎听人说,你与夫君相遇最早,还是夫君的初恋情人,是不是有回事?”

    青凤与师妃喧也有了兴致,青凤问道:“关于夫君的从前,我来这里都两年了,还了解不多,彩衣与我们说说怎么样?”

    “走吧,我们去亭中歇息一下,喝杯茶解解渴,我来告诉你们,关于老公的事。”

    血卫训练营一侧,有座小亭子,亭中石桌石凳,茶香飘飘,弥漫开来,让梅彩衣有一诉心事的冲动。

    “要说起老公,我的确是最早遇上他的人,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不知道你们了没有了解过关于楚家的过往,楚家传承已经有数千年,但传至上一代,也就是楚家太爷的时候,楚家出事了,楚家的血脉出现了问题,变成了一脉单传,而且激发不出楚家血脉的力量,沦为平庸。”

    “没有办法之下,楚太爷只得用一生的修为耗尽,助儿子爆发,因此离世,楚家实力大损,无奈之下,只能激流勇退,太爷之子,也是老公的爷爷,却是承受不住这种血脉力量的爆发,仅仅只活了三年就过逝了,却也生下了楚河的父亲,楚河的父亲隐世乡野,也就是石山村里。”

    “父亲大人娶有三妻,生下楚河,也因为血脉力量的爆发,心脉俱损而亡,而咱们家中的玉婶,就是未亡人,其实楚氏血脉有一种致命的契约,女子身为修功炉鼎,一旦男方死去,女方也会随之消亡,玉婶入门来不及同房,这才活了下来,陪着楚河慢慢长大。”

    “三代单脉,时间已经过了六十年,楚氏一族,除了在京城留下这座老宅,早就被世人淡忘,而我当年也创建血卫,一次任务之时,身受重伤,被楚河所救,在楚家隐世的石山村,呆了整整三年。”

    “那个时候,老公是乡下小子,未见过世面,我们这样的认识,让他产生心中驿动,不过那个时候,我拒绝了他,一者我俩年纪相差不少,二者身份相差太多,我担心一旦动情,会给他带来无数的麻烦。”

    “那个时候,老公正是少年时,我本以为,一旦离别,今生不可能再相见。”

    “我当时并不知道他的身份,更不知道楚家,而且当时的他,很是平庸,连楚家众位守护,也都不敢有太多奢求,只愿意他一生平安,无病无痛无灾,所以也没有告诉他真正的身份。”

    “一直等到,他大学毕业,命运开始发生转折,逆天改命。”

    梅彩衣将楚河的前世,慢慢的讲说着,三女听得很用心,中间并没有插嘴,楚河是她们的爱人,她们当然希望了解他更多,看着现在的楚河,很难想象,他曾经也如此低落过。

    大学之后的转折,是楚河命运发生改变的开始。

    创建星空集团,得到周紫衣,范舞儿,曲悠悠的帮助,然后入了军列,一步一步的,被挑中走进了龙卫大营,龙三大营的三年,他才真正的成长起来。

    这一切的经历,众女每人讲说一段,构成了楚河整个的人生。

    创建星空集团之时,有范舞儿她们在,很是了解,进了军列,有范红姑在,也一幕一幕的看在眼里,最后入了龙卫大营,又遇上了杨红娆,还有龙馨月。

    可以说,楚河的人生每一个阶段,都有众女相随。

    一直到离开龙卫大营,开始修练龙氏八门,然后到重建楚家,跟在他身边的女人,也是越来越多了。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故事,关于梅彩衣的故事,并不是特别的精彩,但却是很真实,很多事,都是意想不到的。

    等梅彩衣将故事说完,众女意犹未尽。

    梅彩衣说道:“咱们楚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我相信,青凤你有,紫女你也有,不过你们若是有兴趣,可以问问其她人,她们每个人与老公相遇相知,然后相爱相守,都经历了人生最幸福的时刻,所以很多时候,我们吃醋的时候,也是无可奈何,这分明就是上天的赐福,让他在承受磨难之后,享受这些福祉。”

    “夫君,的确是一个福缘深厚之人,不然我们这些来自不同时空的人,又如何聚到这里,能成为姐妹?”师妃喧有些感叹的说道。

    青凤点头,说道:“妃喧说得不错,其实在我们那龙行大陆,夫君还有几个妻子……”

    师妃喧一愣,说道:“是么,在大唐也是,大唐的逍遥王府中,也有十几位王妃未曾跟来。”